奇书 >  太古第一神王 >  第六十章:小弟弟,可否婚配?

雪天古镇。

张青山气急败坏,跌坐在地上的他不断向后移,同时强自镇定的点指着雪凝楠,“你……你,别以为你是雪家大小姐,我……我就不敢动你!”

雪凝楠凝若羊脂白玉的脸颊翘起一丝顽皮的笑意,迈动步伐,来到张青山的面前,微微弯腰,手掌啪啪的拍向张青山脸颊。

后者动作僵硬,却根本不敢动弹。

“你动我?好好想想,你张家还想不想在雪天古镇立足了。”

张青山脸上露出一丝恐惧,虽然平日间嚣张跋扈,但毕竟是靠着张家的背景,才得以如此,恃强凌弱,欺负善小,才安然无恙。

雪家是雪天古镇的霸主,地位不可动摇,两者相比,更是小巫见大巫。

想到张家因自己而衰败,他老子不得把他腿给打折啊!

“一物降一物啊,张青山这回能消停两天了!”

“别说,这小光头运气不错啊,竟然有雪凝楠小姐的青睐与帮助,算是他逃过一劫。”

许多人在低声讨论,没想到事态发展的如此迅速,原本施暴的一方突然如同夹了尾巴的兔子。

众人顺着目光望过去,发现雪凝楠朝着那个少年走去。

“小弟弟,你该怎么谢谢姐姐呢?”

雪凝楠嘴角含笑,手掌托起叶伏天的下巴,似乎带着调侃意味。

她自带魅惑,即便是叶伏天心神都有些不稳。

叶伏天向后退,道:“多谢姑娘,我也可以自己解决。”

雪凝楠微微一愣,没想到叶伏天竟然没有如其他人那般,目光充斥着贪婪和淫麝。

啪嗒。

叶伏天一愣,没想到对方竟然上前一步,绝美的脸颊也贴了过来,近在咫尺,一股蓝叶清香自其身上传来。

“小弟弟,你长得这么俊俏,可否婚配啊?”

雪凝楠直言,调侃之意甚浓,叶伏天都有些招架不住,脸色发红。

“欸?小弟弟你脸红什么……”雪凝楠伸出手,就要摸叶伏天的脸蛋,吓得他连忙后退。

叶伏天身形一闪,速度很快,随后手捏佛印,面色庄重,俊俏的脸颊略显威严,正声道:“阿弥陀佛,贫僧自东土而来,路遇贵人,此次多谢施主出手相救。”

“哎???”雪凝楠瞪大了锃亮的眸子,宝石般的大眼睛闪着光泽,樱桃小嘴微张,有着震撼,随后便是气愤,这明显是敷衍她,“你说你是僧人?本小姐驰骋江湖十六年,从未听闻动感图所谓何地,一看你就是胡诌!”

“既然为僧人,又为何没有戒疤呢?”

“还有,僧人都是身披袈裟,你这么一副江湖人士的打扮,顶多就是少年谢顶。”

雪凝楠气不过,明明是自己救了他,却还找理由敷衍自己,什么僧人,都是他娘的狗屁!

叶伏天频频眨眼,“少年谢顶”四个字眼更是让他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

一时语塞,他嘴巴张了张,不知该怎么说。

随后,叶伏天眼神一亮,只见对他出言不逊的张青山已经站起了身,深知得罪不了雪凝楠,转而将怒火发泄在叶伏天的身上。

点指着叶伏天,叫骂道:“你个孙贼,等着我啊,有胆子你就别离开雪天古镇,不然我弄死你!”

然后踉踉跄跄的往相反的方向跑。

啪!

叶伏天速度很快,可以说是瞬间而至,挪移数十米,拦在张青山面前,直接一个嘴巴子扇了过去,震天响。

清脆的响声,回荡虚空。

就算是雪凝楠都瞪大了美眸,手掌轻掩小嘴,很是震撼。

万籁俱静。

周边商铺店内的老板与伙计,全都呆若木鸡。

这少年是个过江龙不成?这可是除却雪家,雪天古镇的霸主级家庭背景,何人敢惹?

张青山捂着肿起老高的脸颊,被巨大的力带动,原地转圈,步伐踉跄,脑子昏沉,连眼中叶伏天的身影都开始出现虚影。

“你……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哥……”

啪!

叶伏天反手又抽了一记耳光。

张青山捂着肿胀的脸颊,泪水都在眼眶中闪烁,何曾受过这点委屈!

“你个孙贼,家父张天河!”

“你敢动我,我让你碎尸万段,死无葬身之地!”

张青山还在恐吓威胁。

叶伏天冷笑,根本不当一回事,接连又是数个嘴巴子扇过去。

啪啪啪!

声音震荡,所有人都惊掉了一地下巴,就算是雪凝楠都久久不言,这……也太霸气了啊!!

“好帅啊……”雪凝楠眸光中闪烁光彩,泛起了小星星,看着叶伏天的背影,好似遇见了属于自己的那个白衣神王。

“谁敢动我的弟弟!”

忽然,一声轻喝,自街道尽头传来,那是一个与眼前张青山有着几分相像的脸颊,多了一份冷气和杀意。

在其身后,簇拥着十余人,都面目不凡。

而此人的出现,也让雪凝楠蹙起了柳眉,一个令她厌恶、恶心、膈应的人,还想娶她为妻,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这是张家最杰出的子嗣,乃是张家家主张天河的大儿子,张青峰!”

“他已经数年没露面了,据传是在某一个修行门派学习,背景很深,是我们惹不起的存在!”

这些人一见事态有些严重,额头都开始不断冒冷汗,若是张家子嗣真出现了意外,怕会牵连于他们!

说不好还会把性命搭进去!

“小伙子,赶紧认个错,争取少受点磨难!”

“也不擦亮一下你的眼睛,谁你都打,找死也没这么找的啊!”

有的商贩开始冷嘲热讽,似乎是在对张家表明立场。

叶伏天冷漠以对,没有出声。

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啪!

又是一记耳光。

张青山直接被扇飞,方向正是他哥哥张青峰所在。

“好胆!”张青峰震怒,还算俊秀的脸颊上布满了怒容,手臂一揽,将弟弟接住,随后扔给身后众人。

脚下一踏,霎时,地板龟裂,张青峰宛若利剑飞出,直奔叶伏天!

他浑身发光,气血之力浓郁,离体外放浑身璀璨,宛若一轮血日在升腾。

气血化光芒,是气血化雾霭的下一阶段!

在这偏僻的古镇中有这般实力的年轻人着实不多!

“一个蝼蚁也敢在张家地盘放肆!”张青峰声音凛冽,话语铿锵,杀气荡漾。

砰!

叶伏天好似被气势所摄,身体变得僵硬,动弹不得。

“张青峰,你敢动他,老娘弄死你!”雪凝楠娇叱起来,步伐迈动,刚要出手,却已经来不及。

“哎,又是一条生命的逝去。”

“有能耐的是过江龙,没能耐的,那是纸老虎。”

许多人都闭上了眼睛不敢看,都已经可以预感到了血肉模糊的一团碎肉。

铿锵!

金属颤音浮现,张青峰准确无误的击打在叶伏天的胸膛之上!

然而,想象中对方肉身暴碎瓦解的结果却没有出现,张青峰脸色微变,好似击中在一块坚不可摧的铁板上一样。

“嗯?”张青峰忽然被一股危机笼罩,浑身胆寒,汗毛都控制不住的倒竖起来。

他缓缓抬头,却看见安然无恙的叶伏天对他露出冷笑。

砰!

叶伏天出手,迅速且果断,浑身气血澎湃,一拳就将张青峰打飞。

鲜血喷溅,骨骼在咔嚓作响,将身后十余人全部撞飞!

顿时,遍地狼藉,十余人东倒西歪的捂着伤处,哀嚎不止。

惨叫此起彼伏,特别是张青山,声音尖锐,双眼都在暴突,面色一阵青一阵红,身体在抽搐,不断痉挛,显然是承受了男人不可承受之痛。

噗!

张青峰艰难的站起身,却发现体内断了十余根骨头,鲜血自口中喷出,站立都无法维系。

他知道碰到铁板了,能够承受他一拳却无恙,好似铁打的肉身一般,坚不可摧!

而对方一拳,却让他骨断筋折,遭受重伤。

雪凝楠一双眼睛在冒着金光,她知道,自己遇见了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小辈!”

“你欺我张家无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