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铁血战爸 > 39.师父,你嘴真甜

叶文奇抱起赵倩,把她放到床上。

这已经不是叶文奇第一次抱她,所以他表现得很熟练。

叶文奇仔细看了几眼赵倩的俏脸,然后帮她盖上了被子。

一阵模糊的声音传来。

“可可,过来,妈妈抱。”

赵倩在梦呓。

她翻了个身,伸手摸过枕头,然后搂在怀里。

汗!

叶文奇摇了摇头。

然后躺在沙发上,很快睡去。

第二天,早晨五点,天刚蒙蒙亮。

叶文奇的生物钟很准时。

此时,他从沙发上起身,去洗手间开始洗漱。

叶文奇洗漱完,赵倩还在床上呼呼大睡。

“赵倩,该起床了。”叶文奇推道。

“嗯~~~干嘛啊……”赵倩娇喘道,她微微睁开眼,然后看到了面前的叶文奇,“啊!你怎么在我房间?”

“小姐,这是我的房间。”

赵倩环顾四周,确实不是自己的房间。

她晃了晃脑袋,试图想起昨夜发生了什么。

可糟糕的是,昨天发生了什么,她全忘光了。

“什么你的房间,这都是我家的房间。”

赵倩起身,飞快出门,朝着内院自己的房间跑去。

“不讲理!”叶文奇道。

这个时候,赵府内的仆人也都开始起床。

赵倩绕过诸多耳目,很快到了自己房间。

她舒了口气。

还好没有被发现,不然一大早从一个男人的房间里出来,难免会使人非议。

床上,可可睡得正香。

赵倩走到床前,亲了一口可可,然后又用手捏了捏可可胖乎乎的小脸蛋。

然后钻进被窝,继续睡觉。

现在才五点,只有地主家的长工才这么早起床呢。

她是一个女人,又是地主婆。

懂得怎么爱自己,回笼睡个美容觉,这点不过分吧?

叶文奇正在收拾房间,却突然听见敲门声。

“师父,起床了吗?”

门外是聂晓兰的声音。

叶文奇打开门,看到一脸笑意的聂晓兰。

“怎么这么早!”叶文奇道。

“不早了,按照赵府的规定,我们要六点起床,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现在才五点多,我想着这个时候师父肯定也起来了,就早点过来给你收拾下房间。”聂晓兰道。

“你真是个贴心的小徒弟,不过,我自己的房间我自己打扫就好了。”叶文奇笑道。

“嘿嘿,师父教我练功,我也没什么好报答师父的,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早点过来给师父打扫房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聂晓兰道,“还有啊,自从昨晚师父教我练了丹田吐纳之法,我睡眠好了很多,昨晚倒头就睡了,今早起来也浑身舒服。”

“那好吧,那就麻烦你了。”

叶文奇心道:你睡得好哪里是因为练了我教你的吐纳之法,完全是因为昨晚把折腾累了。

在北境战区,每天都是超负荷训练,只要身体一沾地,整个人立马睡着。

叶文奇自然熟谙其中道理。

叶文奇看了一下自己房间。

确实挺乱的。

有个女人给打扫,也再好不过了。

这时,聂晓兰看到桌子上的酒瓶,有些疑惑。

“咦?师父,你昨晚喝酒了吗?还喝了这么多酒,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叶文奇一惊。

还好刚才赵倩早早就走了,不然让聂晓兰看到赵倩睡在自己床上,一百张嘴也说不清了。

到时候这丫头再多嘴说出去,自己的清誉堪忧啊。

“好久不喝了,昨晚突然嘴馋了,就喝了点。”叶文奇解释道。

“师父,你这哪里是喝了一点啊,你这明明是喝了一点点点点……”聂晓兰数着桌子上的酒瓶子道。

“怎么,你还要管着师父啊?”叶文奇无话可说,于是反问道。

在很多情况下,解决问题的方式很简单,那就是直接反问。

“我哪敢啊,我意思是,下次再想喝酒,可以叫我啊,我给师父倒酒,我还可以给你准备几个小菜呢。”聂晓兰道。

“这还差不多。”

“嘿嘿,师父你坐着,我先给你打扫房间。”

叶文奇坐在沙发上,看着身材姣好的聂晓兰在忙上忙下。

叶文奇的屋子不算大,聂晓兰很快收拾完了。

“好了师父,你看怎么样!”

“嗯,徒儿打扫的屋子果然不一般,整洁又干净,我都不好意思下脚了。”叶文奇调侃道。

“师父,你嘴巴可真甜。”

“没大没小!你尝过啊。”

“师父你调戏我,不跟你玩了, 我要去内院工作了,晚上见。”

叶文奇身为保镖,白天基本在外面,只有晚上才会回来。

“好,去吧,晚上见。”

聂晓兰一甩头发,蹦蹦跳跳地出门去。

叶文奇关上门,想着今天去学校的时候,是不是跟黄萍萍解释下,关于那个丁字裤的事情。

叶文奇心道:平时还是需要谨慎啊,别到时候因为一个丁字裤而引发一场血案,那可就玩大发了。

他虽然跟黄萍萍没有那方面的关系,但毕竟一起住过,甚至还在一个床上睡过……

说没有感觉,这是假的。

他是一个男人,黄萍萍长的也不差,甚至是很美的那种,他心里对她有感觉,但是他现在还不方便明说。

这时,有人敲门。

叶文奇心道是不是晓兰这个丫头又回来了。

叶文奇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赵倩的俏脸。

此时,赵倩已经洗漱打扮完毕。

一袭长发顺着肩膀随意披散,看上去落落大方。

还未等叶文奇开口,赵倩便直接推门而入。

然后跑到叶文奇的床上,上下翻找着什么。

“喂,赵倩,你干嘛呢,人家好不容易整理好的床铺,全被你弄乱了。”叶文奇道。

赵倩扭头看着叶文奇,“人家?人家是谁家?”

叶文奇顿时觉得自己说漏嘴了。

他不想让赵倩知道聂晓兰来过自己房间,而且还帮忙打扫。

收拾床铺,这是一件很暧昧的事情。

她可是老板,言多必失啊。

“呃,人家,就是指的我自己啊。”叶文奇解释道。

“人家?咦!叶文奇,你真娘炮!”赵倩鄙夷道,然后接着在床上翻找。

“你到底在找什么?”叶文奇纳闷。

突然,叶文奇想到了什么。

难道她在找丁字小内内?

于是道:“你找的,是不是很贴身的东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