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成七零恶毒后妈 > 第52章 隔壁嫂子

吃货秦洋快速地将自己手上的黄瓜吃完,然后将黄瓜直接塞进了张彬彬嘴里。

“哥哥,你先接着,我洗好手再帮你拿,然后你洗完手再吃!”

张彬彬心想:我也可以直接洗手啊!

于是,在秦洋打好水准备洗手时,张彬彬嘴里叼着黄瓜也凑了过来。

秦洋见状愣了一下,随即弯起了眼睛:“我忘了,哥哥你也可以一起洗啊!”

一旁洗好手的秦有坤和林小志,看着两个小家伙均是默契地抽了抽嘴角。

等他们回过神后,秦洋已经拽着洗好手的张彬彬往厨房跑去。

“爸爸,盆盆里的水,帮忙一起倒一下哟,谢谢爸爸!”

秦有坤:“……”也就只有这种时候,儿子才会喊他喊得勤快!

“小心点,跑慢点!”秦有坤摇摇头喊道。

秦洋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

一手抓着黄瓜,一手被拽着跑的张彬彬:“……”

他有点搞不懂,为什么要跑。

还有……

这家,一直都是这么的……井然有序的鸡飞狗跳吗?

……

终于到了吃饭的时候。

张彬彬吃到了被秦洋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红薯宽粉。

红薯宽粉透透的滑滑的,带点点干爽的辣。

在这个闷热的天气,确实吃起来很舒服很好吃。

原本还想着要慢慢吃,别失了礼数的张彬彬,瞬间只知道吸红薯粉了。

‘吸溜,吸溜!’

张彬彬和秦洋两个小家伙埋头在碗里吃着。

看着他们俩那嘴上红彤彤的样子,秦有坤和林小志狠狠地吞咽了下口水。

林小志看向秦有坤:为啥你们家还做两锅饭?怎么能让小孩子不吃点荤菜,光吃那些红薯粉呢!是不是怕这菜不够吃?没关系,他可以吃那红薯粉!

怎么也不能委屈孩子不是?

看懂了林小志眼神意思的秦有坤:“……”

无语地收回视线,秦有坤盯着碗里的白米饭开吃起来。

他突然觉得,天气惹了,这胃口确实也有点不好了呢……

并没有在意秦有坤和林小志两人之间的眉眼官司的余晚晚,在看着两个小家伙吃了好大一碗红薯粉后,竟然还要再吃时,立马阻止了他们。

这玩意,吃的时候确实不会觉得饱腹,但等停下来一会,就会感觉到撑。

更不要说,余晚晚看着两个小家伙的小肚子都已经鼓起来了。

被余晚晚阻止了之后,张彬彬立即就放下了碗筷。

而秦洋却还是有点不愿意,对着妈妈就开始用他的撒娇**。

只是这一次屡试屡胜的撒娇,注定是无功而返了。

“喜欢吃明天还做,但是今天就只能吃这么多了,歇一会如果还觉得没吃饱,就吃点这凉拌黄瓜。”余晚晚指着一桌算上腌萝卜在内六个菜中,还剩下不少的拍黄瓜说道。

秦洋瘪了瘪嘴,看着妈妈似乎真的不打算让他再吃后,立即恢复了正常。

“好的妈妈,我最听妈妈的话了!”秦洋说道,然后转头对着一旁的张彬彬:“哥哥,你也要听妈妈的话,不能再吃了哦,歇一会如果还饿,就吃拍黄瓜~”

张彬彬:“……”我没想继续吃,我比你还快放下筷子呢!

只是,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

余晚晚看了眼张彬彬就看懂了他的意思,伸手捏了捏秦洋的小鼻子:“就你最聪明!”

“妈妈!”秦洋拧着秀气的眉毛,噘着嘴喊了声。

余晚晚没有搭理他,只是伸手摸了摸张彬彬的脑袋说道:“既然是咱家的小孩儿了,有什么想说的,就要跟弟弟一样直接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也不要担心害怕,知道吗?”

张彬彬被余晚晚摸头的动作给弄懵了下。

感受着她不同于之前秦叔叔摸他头的感觉,张彬彬忽然就有点点害羞起来。

“咦,哥哥你的脸怎么啦,是不是被辣到了,红红的~”

看着小哥哥红了脸,秦洋立即惊呼一声。

这一声可把张彬彬给羞得连同耳根都红了,看向秦洋的眼里有些惊慌失措。

“好了,哥哥是热的,刚吃过辣辣的红薯粉,你不热吗?”余晚晚帮张彬彬解围道。

秦洋不相信。

但是对上妈妈的眼神后,到底还是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你早上不是还说等哥哥来了,要带他去认识二柱和大壮吗?”

“现在就去吧,正好溜溜食,一会玩回来了还能再吃点~”余晚晚见状笑了笑,随即赶忙转移小家伙的注意。

秦洋一听这话立即来了精神。

随后对着一边喝酒一边吃饭的爸爸和林叔叔说了声:“爸爸,叔叔,洋洋吃好了,洋洋先去玩了,你们慢慢吃哦~”

秦有坤已经习惯了自己是家里最后一个吃完,然后被儿子招呼的这么一句话。

但林小志可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在听到这话后,又是忍不住地在心里夸了句秦洋有礼貌。

而有礼貌的秦洋说完之后,还不忘用眼神催着张彬彬也跟着说一遍。

张彬彬:“……”

又是小脸一红,小小声地复述了一遍秦洋的话。

只不过对秦有坤和林小志的称呼都是叔叔。

秦洋听了后皱了皱小眉毛,准备开口矫正张彬彬的称呼时,却被妈妈拍了拍后背提醒他可以去玩了。

顿时,秦洋就忘了这件事,麻溜地从桌子上下来,然后领着张彬彬这个小哥哥就往外走。

两个小家伙走后,林小志的话才开始多了起来。

“嫂子,秦洋被你教得真好!”林小志先夸了一句。

余晚晚微微笑了笑。

林小志划拉了一大口饭后,又继续说:“彬彬这孩子,因为父亲去世母亲又丢下他自己跑了而总是憋着,逼自己懂事成熟起来,我看着既心疼又无奈。”

“不瞒嫂子您说,在来您家之前,我真的都觉得对不起建国,在他牺牲后,竟然都没法帮他照顾好他儿子。”

“我甚至还想过要不就我领养了彬彬算了,虽然说我的条件不是很好,家里也有很多糟心事,但搁我眼皮子底下,我多注意点就是。”

“不过。”

“在来嫂子您家后,我就知道,您家的环境才是最适合彬彬生活的地方。”

余晚晚&秦有坤:“……”这样的话,他们俩都不敢随便乱想呢,毕竟这俩小家伙,以后可是长久处在对立面的敌人啊!

余晚晚和秦有坤无意识地望向了对方的方向,但却一触即分开。

“林同志,你放心,既然我们家决定收养了彬彬,自然会把他跟洋洋一视同仁的对待,不会有偏颇。”毕竟,这样的男主被她养大了,她看他还怎么好意思对付自家弟弟!余晚晚心里想道。

林小志一脸感激地点头:“嫂子,我相信你说的话!”

余晚晚:“……”倒也没必要这么一脸信任,她只不过是有自己的目的罢了。

余晚晚尴尬地笑了笑,随即眼神看向秦有坤,示意他来处理。

秦有坤接收到指令没忍住地干咳了声:“喝酒,来,喝酒!”

林小志也不再多说,立马拿起酒杯对秦有坤敬了下,当然也没有忘记像余晚晚的方向也虚礼敬了下。

余晚晚有点坐不住了。

“你们俩同事慢慢吃慢慢喝,多聊会啊。”余晚晚站起身说道:“先前隔壁嫂子有事找我,我答应了说吃过饭就去。”

说完,也不等林小志回答,余晚晚便快步走出了堂屋门。

只是即便走得再快,还是听到身后林小志对她的赞叹:“秦同志,好福气啊!娶了这么好的嫂子……”

余晚晚的脚步更快了。

而堂屋里的秦有坤:“……”呵呵。

……

余晚晚既然说了隔壁嫂子找她有事,她自然是没有继续留在家里。

但这个隔壁嫂子是个借口,所以她只能出了门准备随便溜达溜达,混个时间再回去。

谁知道,这刚出来呢,就看到隔壁嫂子站在门口对她招了招手。

余晚晚:“……?”

一语成谶?她有这么未卜先知的吗?

余晚晚走了过去。

“听说你会画衣服?你家洋洋身上穿的都是你自己画出来的?”隔壁嫂子问道。

余晚晚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嫂子你也想给孩子做?”余晚晚问道:“那你可以直接去找庄叔帮你做,我那画样还在他那,你直接扯好布跟他说做哪个样的就行!”

隔壁嫂子立马摆了摆手:“不是不是。”

余晚晚疑惑了。

不是?那问这个做什么?

难道也是想要卖她画的衣服?

余晚晚忽然就来精神了。

这也不是不可以啊!

分销嘛,就是不同渠道卖相同的货,这她懂!

“那你除了会给小孩儿画衣服外,会给大姑娘画衣服不?”隔壁嫂子问道:“就是那差不多十**岁,准备相亲的大姑娘。”

余晚晚懂了,这是来找她定制的啊!

余晚晚想了下,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条件要先说清楚。

“嫂子你是要给妹妹做一套相亲时候穿的衣服?长啥样,尺寸知道吗?”余晚晚问道。

隔壁嫂子疑惑了下,随即张口就说道:“你不是画衣服嘛,要尺寸做什么?你就画个好看点的就行,我娘家妹子不是很白……”

余晚晚抬手打断了隔壁嫂子的话。

“嫂子,有些衣服好看,但穿上身不一定就好看,有些衣服看着就那样,但是穿对了就非常的好看。”

“你这特意找我画个衣服给你娘家妹子做,想来是很看重相亲的男方吧,所以我建议你要么让你娘家妹子来一趟,我看看她的模样,帮她量个尺寸,专门给她设计个适合她穿的衣服,保证让人男方看了眼前一亮!”

隔壁嫂子一听这话脸上立即乐了,思考都不带思考就应了下来:“行,那我明儿个就回去带我娘家妹子过来给你看一眼顺便量尺寸!”

“到时候,你可得真帮我妹子画一件让人家男方一见面就眼前一亮的衣服!”

余晚晚笑着点了点头。

虽然她并非是设计师出身,但是在现代因为爱美,看过那么多的时尚搭配视频,再加上本身的美术底子,她绝对能够包君满意!

“嫂子放心,如果你看了到时候觉得不满意,我一分钱都不要你的!”余晚晚说。

隔壁嫂子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眼里都是疑惑地望着余晚晚:“钱?你就帮忙画个衣服,还要收钱?”

余晚晚:“……”

这年代的人淳朴归淳朴,但想当然也是想当然。

“嫂子,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专门为你娘家妹子画的衣服,整个镇上县城甚至省里都仅此一件的,为什么不能收钱?”

“这可是我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

“再说了,我帮你画了衣服,你娘家妹子穿了好看,别的姑娘看了不也会想买吗?到时候,这整个村里镇上就只有你有这画样,到时候不都得跟你买吗?”

“最后,你娘家妹子相亲成功,你还能靠着这仅此一个的画样卖点钱,再不然,你还可以直接把这画样卖给厂子里,拉着你妹子穿着去露一面,人家厂里绝对会收,到那时候,你只有赚,可一点都没得亏!”余晚晚说。

搞定制加模特展示加广告效应推销,她是认真的!

隔壁嫂子:“……”

听着,好像是那么一回事!

“那你打算要多少钱?”隔壁嫂子问道。

余晚晚一听这问,就知道隔壁嫂子被自己忽悠的心动了,略作沉默思考后说道:“这样吧,因为嫂子你是第一个这么找我画衣服的,我就给你算个优惠八八折,你给个八十八块钱就行。”

隔壁嫂子一听这数字,立马瞪大眼睛骂道:“你说什么?八十八!你怎么不去抢啊!”

余晚晚:“……”

搁现代,就算没有名气的定制衣服,少说都是五位数起步,现在就八十八块,都能把人吓出个青蛙眼。

还真是……

“嫂子不愿意就当我没说!”

要不是想着送上门的生意链,不要白不要,她才不干这种‘廉价’活呢!

还不如回家逗儿子!

隔壁嫂子皱了皱眉,用着审视的眼光盯着余晚晚许久。

在余晚晚要走时,还是没忍住喊道:“哎,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