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在异界做牧师 >  第二十一章 冥想

“你也知道**之树吗?”

当看到伊凡站在嫩芽旁,且一时看得有些出神的样子,精灵少女随之开口说道。

“。。**之树?你是说这嫩芽。”

“为什么会叫这种名字?难道有什么特别来历?”

虽然在精灵少女眼中伊凡的目光好像聚焦在嫩芽之上,但是实际上,伊凡一直用真实注意力偷偷瞄着外表可爱脱俗的精灵少女。

当听到正在给嫩芽浇水的精灵少女朝自己说话,伊凡顿时心中一虚,可随后就脸不红心不跳地做出了反应,假装好奇地问道。

“它真正的名字已经无人知晓,这**之树的称呼其实只是我们精灵一族对其的叫法。”

“我们精灵一族可以感受到嫩芽中所包含的奇特力量,当中既有贪婪又有希望,所以才称其为**。”

“为了其将来可以成长为一棵希望之树,我们精灵一族一直尝试使用族中古老咒语来洗去当中的贪婪之力,从我们族人在教会中发现此物开始,足足持续了两千余年了。”

“。。。。。“

随后在精灵少女如述故事般娓娓道来之下,有关嫩芽的信息也逐渐进入了伊凡的脑海当中。

根据教会中流传下来的说法,这棵嫩芽本来是生长于教会圣地之中的一颗参天大树。

至于教会圣地则是一个现今仅存于教会历史当中的一处存在。

按照教会历史,如今教会中的那座带有钟楼的巨大教堂在很久很久以前其实更为巨大,现在伊凡所站的这片地方当初就是教堂后半部分建筑所在。

而教会圣地就处于这后半部分之中,只不过在遥远过去的某一天,一道天雷从天而降,将当时的教堂后半部分直接击得粉碎。

处于圣地中的那棵参天大树自然难以幸免,当牧师们将各种建筑残骸搬离之后,大树已然化为了焦炭。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这焦黑的大树躯壳当中,一粒豆大的种子却被奇迹般完好地保护了下来。

之后,教堂没能修缮为原来的样子,但那颗种子却被埋在了这里,在数千年的时光荏苒下,最终才长成了这棵嫩芽。

听着精灵少女的话,伊凡心中巨震,如果这些说法都是真的话,那这几千年才长了这点的嫩芽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存在。

心中一边想象着某些画面,伊凡的注意力也从侧重于精灵少女自发转向了嫩芽本身,而精灵少女在说完这些之后也不再言语分毫了,没多久,将花洒一收,随即就离去了。

继续打量了一会眼前的嫩芽,随着其叶片随风招手般摆动,伊凡的心情也随之莫名抬升了不少。

接着,在经过了数小时的教会闲逛之后,熟悉的黄昏再现。

沉迷于艺术氛围,忘记吃饭的伊凡随即回到餐厅填饱了肚子,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虽然白天在教会中走了那么久,但是伊凡现在却没有丝毫累的感觉,随着对于教会了解得越多,他对教会的兴致也是越发得壮大起来。

悠久沉淀的历史,不拘于一族的人文,独特的艺术加上神圣的牧师本职,当这些汇聚一堂自然是绝妙的。

房间内,床上,在有了白天的经历之后,伊凡晚上自然也不会闲着,他随即就从房间书架中找到了那本冥想之法,开始一探究竟起来。

据书中所说,当拥有魔法天赋的人达到萌芽阶段后,其体内实际上已经能够自发产生魔力。

只不过对于天赋者本人来说这些星星点点的魔力难以察觉且被调用罢了。

冥想之法自然就是用来掌握自身魔力的基础,通过学习该法,天赋者能够内视己身,看到身体各处魔力的产生情况,并进行一系列调用且加快魔力恢复。

与法师的冥想法一样,战士也有一套相应的,用来调度战气的基础之法。

仔细翻看,按照书中描述的那般,伊凡随之盘腿端坐于床,放松心神,双目紧闭尝试进入书中的初等冥想状态。

没错,根据冥想的熟练度,冥想分为初等冥想与高等冥想。

初等冥想一般指的是刚刚学习冥想法所进入的冥想状态,往往对于心态还有周遭环境的要求都比较高。

而随着冥想的次数不断增加,当达到某种程度以后,冥想就会变得犹如吃饭喝水一般,随时随地一念之间即可进行,这种程度就被称为高等冥想。

不过冥想上的进阶比起魔力等级上的进阶还要艰难得多,当今人类王国范围内,包括精灵族在内人类所熟知的种族中,也只有精灵族中的大长老达到了高等冥想的层次。

当然冥想对于动作倒是没有什么要求,只不过伊凡由于深受原社会各种作品影响自然而然就盘坐了起来。

可你还真别说,在这种状态下,没过多久伊凡就感觉到了不同之处,在一片黑暗之中,他仿佛渐渐睁开了另外一只眼睛。

从黑暗到模糊再到清晰,他看到的倒不是房间里的场景,而是实实在在身体里的情况。

肌肉,经脉,内脏,魔力。

“这就是魔力!”

没想到第一次尝试就顺利进入冥想状态,伊凡自然高兴万分,当然这并不代表他的天赋有多好,书里写的很清楚,对于天赋者来说进入冥想十分简单,但难在有所突破。

大致扫过体内那些健康的器官,伊凡很快就找到了体内已经产生的那点零星魔力。

这些淡蓝色的光点此时正在自顾自地在伊凡体内遨游,有的沿着血管顺流而下,去往了四肢各处,有的则是逆流而上,爬向了伊凡的脑门。

见此,伊凡连忙冲着这些光点发出了召集之意。

顿时,所有光点随之一滞,可是当中仅仅只有一小部分光点遵循着命令朝着集合地汇聚过来,其余绝大多数依旧是一副我行我素的模样继续着各自的旅行。

一时间还真令伊凡有些无奈。

可是总体上来说,他今晚的心情还是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