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系统无限升级 > 第二十章 激战吉安城

姜青花重金从系统商店里购买了两种神通,《变身术》和《龟息功》,两种功法花了他三千贡献点。

而且《变身术》是低配版的,塑灵境以下是看不出来的,《龟息功》则是一种隐秘的功法,可以让自身气息完全隐藏,包括呼吸和心跳,一旦运转和死人没区别。

有这两种功法加上一大堆的暗器,自己可以和韩家打游击战,只要击杀的人数越多自己的实力就会越强,慢慢耗也能耗死他们。

做好一切准备后,姜青又看向了徐妙音,现在的徐妙音倒是成了一个麻烦,姜青不知该如何安排她,带着她一起去和韩家干仗肯定不行,这一架自己注定是要被群殴的,肯定顾不上徐妙音,可将她单独留在这里又不放心。

姜青轻叹一声,但凡换个女人自己就不会担心这个问题,谁让她长的好看呢。

想到这里姜青顿时觉得自己有些无耻。

徐妙音看到姜青眼神怪异,又转头瞅了瞅一旁的合欢散,小声的问道:“怎么了?”

姜青见她一脸害怕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这可是堂堂妙音宫的宫主啊,好像是长生境的强者,如今居然变成一个傻白甜。

“我在想怎么安置你,一会我要出去和韩家拼命,你不会打架所以不能带着你。”

徐妙音想了想说道:“咱们不能偷偷的溜走吗?”

姜青摇了摇头说道:“整座城已经被阵法封死了,出不去的,而且韩家在吉安城势力非常庞大,相信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找过来。”

说完姜青看了一眼怀里的收妖袋,就不知道收妖袋能不能装人。

想到这里姜青决定试一试,让徐妙音单独一个人自己实在不放心。

“桂芬,我这里有收妖袋,我一会将你收进去。”

徐妙音没有犹豫果断点头,她知道自己帮不上姜青,反而还会成为累赘,若是能呆在收妖袋里最好不过。

姜青心念一动,徐妙音瞬间化作一道光没入了收妖袋,袋子里老黑还在呼呼大睡,灵源草的功效还未彻底吸收,老黑估计还要再睡个一礼拜。

姜青手里拿着收妖袋观察了好一会,确定徐妙锦安全后便重重松了一口气,没有后顾之忧自己就可以放开手脚的干了。

将所有暗器收好,一个瞬身来到房顶,晋升到蛟龙境界自己是可以御空飞行的。

姜青直接腾空而起,大摇大摆的向着城门口飞去。

在姜青出现的一瞬间便被发现了,不少人捏玉简用传音符,几名筑基境的修士直接奔着姜青的方向飞来。

“传讯家主,那家伙去东城门了。”

片刻后半个韩家的人都出动了,全部赶往东城门,这么多年了还从未有人敢如此挑衅韩家,若这次不能将姜青镇杀,他们韩家的脸往哪放?

韩林山双眼布满血丝,亲自带队,嘴中怒吼着,一定要抓活的,非要好好炮制一下不可。

姜青一路飞行十分顺利,没有任何人阻挡,只是有不少人尾随,筑基境引气境甚至连先天境的人都有。

这些人很聪明,姜青能打的韩林山这个筑基五重的修士毫无还手之力,他们这些人肯定拦不住,这群人里筑基境只有三名,还是筑基一重,其他的的大多数都是引气境,根本没法打,只能等待增援然后围殴。

这时候想要出人头地的散修异常兴奋,这可是给韩家立投名状的好时机,只要参加围捕不仅有悬赏还能有进入韩家的机会。

韩家立下重赏,凡是提供姜青消息的赏下品灵石三百,参加抓捕的赏灵石五百,抓住姜青的赏灵石五千,这些灵石在姜青眼里也就那样,可在这些散修眼里可就大不相同了。

一个个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姜青什么来头他们不知道,但是韩家的来头他们可是一清二楚,这个澜川大陆还有势力能大的过韩家的?就算有,可韩家背后还有一个四大宗之一的玄剑宗。

姜青眼看快到东城门时前方出现了一个人,来人身穿蓝色紧身武服,胸口上还有金色丝线绣着一个韩字。

姜青停在半空,战戟出现在手中,对方这人是一个筑基六重,而且气息雄厚不比那晚的黑衣人差。

姜青落地四周便围上来一群人,放眼望去有数十人,之前不敢挡姜青的去路,现在不同了,韩家已经有人来了。

身穿蓝色武服的汉子大步走来,打量了一番姜青刚想开口,就看到一道黑影瞬间来到自己面前,一把战戟正向着自己的头颅砸下。

战戟散发着惊人的威压,枪身携带风雷,战戟落下的地方有一道半月残影,连那月亮上也遍布着雷丝。

男子心中大骇,这人干架之前不说点垃圾话的吗?居然直接动手,不符合规矩啊!

男子慌忙取出一杆枪横档战戟,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力量从枪身传来,伴随而来的是一道道雷电,男子虎口瞬间裂开,长枪瞬间弯曲,口吐鲜血,双膝跪地,原本干净的脸庞此时被电成了黑炭,周身冒着白烟。

男子心中不禁大骂,这家伙上来就动全力,自己是一点防备也没有,若是准备齐全,加上一些法宝自己是可以接住这一击的。

还没等他起身,眼前就出现了一道白色粉雾,本来被电黑的脸庞现在又变成了白色。

石灰!

男子心中骂娘,把姜青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这狗东西真他妈不要脸。

可惜眼睛被撒了石灰,根本看不清,身体又遭到了重创,只能凭借着神识来捕捉姜青的踪迹,可他散开神识的一瞬间就呆住了,四周根本没有姜青的气息。

一阵破风声从耳边传来,男子脸色大变,正准备出手时就感觉一个又硬又长的东西刺穿了自己的胸口。

天可怜见,一个筑基六重的修士,在这吉安城算的上顶尖高手的人物,一招没出就被干掉了。

男子临死前的表情十分不甘,他从未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死法死去,哪怕大战一场不敌被斩杀也好,自己一招没出就被阴死了,他不甘心啊!

解决完男子姜青转头看向人群,众人身形齐齐后退,刚刚那一幕他们看在眼里,脸上带着恐惧,尽管姜青用石灰偷袭,可刚开始一击就将那蓝衣男子打吐血可是凭借他自身实力的。

姜青收起男子的储物袋,对着众人咧嘴一笑,抄着战戟就冲了过去。

这群人最高修为才是筑基一重,大部分都是先天境引气境,哪怕人数再多也没用,姜青犹如狼入羊群,没人是他一合之敌,几个呼吸间周围便躺下了五六具尸体。

正在姜青要继续追杀时,一杆箭从天际飞来,姜青感觉到那箭威力不凡,不敢大意,连忙纵身躲避。

箭羽顺着姜青脸颊边飞过,直接没入了地面,整个箭在接触到地面时犹如射进一块豆腐般,眨眼间便没了踪迹,地面只留下了一个小孔。

姜青看了一眼地面上的箭孔脸色难看,这箭不是凡物,射箭的人更是不凡,尽管自己肉身强悍也挡不住这箭,箭的材质很特殊,而且箭身上有秘法,像是针对体修的秘法。

这时从远处传来怒吼声,姜青听声音就知道是韩林山。

“给我围住他!别让这个小畜生跑了!”

“妈的,敢对我动手,给我抓活的,我要活剥了他!”

七道人影瞬间包围住姜青,而且远处一座高楼上还有一个身穿黑色软甲的男子,背上背着箭袋,手中握着长弓,此时正在张弓搭箭瞄着自己。

姜青扫视了一眼七人,最低筑基四重,最高筑基六重,远处高楼那男子也是筑基六重。

这时韩林山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双眼布满血丝,怒视着姜青。

“小畜生,你踏马的也不打听打听,在这吉安城谁他马敢动我韩林山!”

骂完之后扫视了一眼四周,脸色有些难看,又对着姜青吼道:“你妹妹呢?”

姜青根本就没看韩林山一眼,你若是和白痴争辩别人会认为你也是个白痴。

见姜青根本不搭理自己,韩林山脸色更加阴沉,对着众人怒声道:“砍死他!”

高楼上的男子瞬间放箭,箭羽对着姜青的大腿射了过来,毕竟来之前韩林山交代过要抓活的。

姜青运起扶摇步,身形快若闪电,修为低的人只能看到一些残影,躲过箭羽后姜青一击横劈迎上七人。

这七人也知晓姜青实力强大,不敢有丝毫大意,七人配合全力迎战。

一对一姜青不惧七人中任何一人,可现在是群殴,这七个狗东西配合还挺默契,交战片刻后身上便多了几道伤痕,而且自己还得防备远处那个神箭手。

让这七人砍一刀没什么,可挨上那箭手的一箭自己就麻烦了。

姜青一对七,虽然略显弱势,可还是硬生生挡住了,这让周围的吃瓜群众大为吃惊,就连韩林山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知道这家伙能打,没想到这么能打,八打一居然拿不下。

而远处高楼的箭手心中更是震惊,他能感觉到姜青十分防备自己,和七人交战还能分出这么多精神防备自己,这份实力已经让他心里发毛了,若是一对一他丝毫不怀疑姜青能秒杀了自己。

箭手不敢隐藏,全力射出三箭,速度非常快,三杆箭几乎是同时射出,前两箭封住姜青退路,最后一箭是奔着姜青的头颅。

这时他不在去想韩林山的嘱咐,这种人能抓活的?若是留手搞不好会发生意外。

姜青察觉到了箭手的杀意,三杆箭位置和时机选的非常好,自己被七人围攻,能活动的空间本来就小,如今又被两箭封住了去路,若是回手挡住那必杀一箭,自己肯定会被七人联手重创。

姜青怒吼一声,蛟龙技,神龙吟。

蛟龙之前的境界是没有血脉技能的,达到蛟龙时会有两个血脉神通,一个是龙御九天,另一个就是神龙吟。

一声龙吼,震的众人连连后退,不少修为低的人抵挡不住这龙吟声,纷纷口吐鲜血,双耳也有鲜血流出。

趁着这个空隙,姜青转身一斩,太初直接劈在了那必杀一箭上。

躲过这次危机后,姜青顿时心头一寒,抬头望去,就看到一口大钟落下。

砰!

古铜色的大钟瞬间将姜青罩住,大钟上还站着一个人,正是韩林山。

看着脚下的大钟韩林山狂笑道:“你在打啊!你不是很能打吗?”

被罩在大钟内的姜青脸色难看,钟内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压制自己,原本可战筑基六重的自己现在估计连引气境都打不过了。

太初用力轰击着大钟,除了传来阵阵钟鸣声和留下了几道痕迹外再也没有其他反应。

韩林山不屑道:“这五行钟可是我韩家镇族至宝之一,别浪费力气了,等死吧你!”

姜青砸了半天眼看没有反应,便坐在地上背靠大钟观察着钟内情况,看看能不能用其他的办法出去。

韩林山在外面见到钟内没了动静,以为姜青已经就范了,阴笑道:“小畜生,你妹妹呢?”

姜青听到后便摸了摸收妖袋,片刻后眼睛突然一亮。

立马转身,双手按在大钟上,心里默念道:“回收!”

“回收成功,获得贡献值一万一千点!”

五行钟瞬间消失不见,姜青也出现在场中。

原本还得意洋洋的韩林山顿时僵在原地,一脸迷茫的看着姜青。

场中众人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姜青,尤其是韩家的那几名筑基,五行钟的名头他们是听说过的,哪怕是筑基九重的修士只要被罩住就别想出来。

姜青的实力虽然强,可也没达到筑基九重啊,怎么可能从五行钟里逃出来。

关键的是,姜青出来,五行钟哪里去了?

韩林山左顾右盼的瞅了瞅,五行钟是大哥留给自己保命用的,此宝和自己心意相通,可现在这个联系断了!他感觉不到五行钟了!

“我的五行钟呢!”

韩林山对着姜青怒吼道。

姜青耸了耸肩笑道:“它弃暗投明了!”

韩林山被气的浑身颤抖:“你是谁!”

能够切断五行钟与自己的关联,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能打,应该不是普通人,可韩林山并不怕,因为在他眼里韩家是无敌的,他要问出姜青的来历,然后灭他九族!

姜青挽了一个枪花正色道:“我乃葬爱家族,候得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