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所以谁是主角 > 第二十章 屑美人师父

夏子羽下意识起身向后挥剑,毕竟这个声音对于夏子羽来说很陌生,夏子羽如此警觉也是很正常的。

只是,夏子羽挥出的一剑,被背后的女子轻轻松松用一根手指抵住。

“小家伙脾气还挺暴躁。”

女子的声音依旧温婉动人,轻轻一弹,夏子羽的剑脱手而出,掉在地上。

这女子一身江南风打扮,看上去就如同她的声音一般温柔,她的容貌也是极为惊人,是典型的江南温婉美人。

“你是谁?”夏子羽警惕道。虽然面前的女子很美,但是在圣魂大陆的这一个多月经历了各种颜值暴击,夏子羽对此已经免疫了。

“小家伙不认得我了?我是你华姨姨呀。”

华姨姨?华昕悦?

“华姨姨······是华昕悦吗?”憨憨夏子羽,无所畏惧,直接就问出来了。

然后夏子羽的头上就挨了一下。

“没礼貌,”女子看起来很生气,,“叫姨姨。”

“哎哟!”华昕悦这一下看起来不重,但考虑到双方的实力差距,这一下让夏子羽很是吃痛。

“我失忆了嘛!”夏子羽委屈道。认不出来人,怪他咯?

“嗯,姝儿好像是说过一句来着。”但是她这一个月事太多给忘了。

作为大陆第一医师,华昕悦很忙的。

“不过失了忆的你,比三年前可爱了不少嘛。来,叫师父。”

“啥?”

“叫师父。”华昕悦又在夏子羽脑袋上轻敲了一下,这回是真的轻敲。

华昕悦这一敲,又是一把钥匙,解开了夏子羽记忆中新的一把锁。

——“华姨姨好。”

——“小可爱你好呀。”

“华姨姨,你可别趁我失忆蒙我。”华昕悦根本就不是他师父好不好。

这是个很屑的女人,她的外表就是最大的骗局。

“唉,”华昕悦露出失望的神色,“我还以为这回能把你坑过来呢。”没想到竟然间歇性恢复记忆了,可惜了。

夏子羽从记忆里知晓,面前的华姨姨不止一次提出想要收他做徒弟,但是每一次原主都拒绝了。因为原主觉得自己不一定什么时候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不想给人徒增烦恼。

“想我华昕悦作为这大陆上第一医师,想当我徒弟的能从长安排到洛阳,但是在你这里我折戟了三十多次,这已经是第三十四次了。”

圣魂大陆从长安到洛阳的话,大概是前世华夏到米国的距离。

“华姨姨你走吧,我们之间是没可能的。”

“为什么?”

“学医救不了圣魂人。”

华昕悦又敲了一下夏子羽,“你在说什么啊小家伙。”完全听不懂。

“这次我过来,主要是看看你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华昕悦仔细看了夏子羽一眼,“就目前看上去,你的状况不错,甚至还能使用灵力······”

说到这里,华昕悦顿住了。等等,小家伙什么情况?三年不见,怎么就快聚星了?

“魂珠,魂珠。”夏子羽小声提醒。

“也是。不过,我还得再给你看看,不然姝儿和姐夫可不放心。”

华昕悦一抬手,数根丝线从袖中飞出,连到夏子羽身上。

“小家伙,你真不拜师?”华昕悦忍不住再一次问道。

夏子羽:这怎么看都是威胁吧?

夏子羽摇头,“不了,华姨姨,我真的没心情拜师。”

夏子羽说的是实话。他有师父,虽然玄奇子不靠谱,但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而且玄奇子对他是真好,比他渣爹对他好多了。

夏子羽没有认第二个师父的打算。

“第三十五次失败。”

华昕悦对于夏子羽的拒绝已经习以为常,接下来要办正事了。

“来吧,让我研究研究你的身体。”

“华姨姨,不要说得这么恐怖啊。”

夏子羽说完,突然感觉到一阵困意,无比猛烈,猛到他连一秒都撑不过去,直接睡了过去。

“小家伙,你啊,还是先睡一会儿吧。”华昕悦露出意味莫名的笑容。

······

夏子羽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似乎是在自己的屋子里躺着,床头坐着华昕悦。

“小家伙你醒了,”华昕悦温柔笑道,“来跟我念,华姨姨,请收我为徒。”

夏子羽:······我是真傻了才会跟你念。

“不要。”

“看起来还没恢复呢,”华昕悦屑屑一笑,抬起手来,“先弄晕再说。”

“华姨姨你可别太过分啊。”

“好了,昕悦你别玩得太过火了。”一旁的夏涌说道,“小羽现在是什么情况?”

华昕悦换了一个很严肃的表情,“怎么说呢,不能说是不好,也不能说是好。”

夏涌:“你这不废话吗?说重点。”

“姐夫你信不信我到姐姐那里告状,说你凶我?”华昕悦露出委屈的表情。

夏涌眼角一跳,这女人,真是难缠。关键夏涌还真的打不过自家媳妇,北海女武神的名号可不是吹出来的。

“说正事。”

“好吧。小家伙身体状况很好,而且缺失的魂也补回来了,最离谱的是这一魂与前两魂完美契合,完全看不出来是新生的魂,应该就是小家伙吸收魂珠之后生成的。”

夏子羽面上微笑,心中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作为当事人,夏子羽知道这一道魂明明就是异世而来,跟魂珠几乎没有关系,但完美契合是怎么回事?

“魂珠里的灵力剩的不多,大概相当于五星级别的,够小家伙用到五星的。”

“华姨姨,我能不能问个问题。”

“你说。”

“就是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可能有完美契合的两个人的魂?”

“你问这个做什么?”华昕悦狐疑道,她可不是那种有问必答还不考虑这个问题是否对劲的智障NPC。

“就是问问。你说,我有没有可能是夺舍的呢?”夏子羽半开玩笑说出了这句话。

“那你就是想多了。除非是一个人的魂,否则不可能完美契合的。”华昕悦不是没想过这种情况,但是这种情况发生的情况为零。

是这样吗?夏子羽感到透骨的寒意,他和原主,是一个人?

当夏子羽这么想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脑中响起。

【你,就是你。】

‘谁?’

【夏子羽。】

夏子羽的反应很快,没有让夏涌和华昕悦看出什么。

‘原来的夏子羽吗?’

【从你的角度,是的。】

‘你还活着吗?’

【本来要死了,但是你救了我。】

‘那我是不是该把身体还给你?’

【没有必要,我剩的只是一缕意识。如果不是你来了,我连意识都剩不了。】

‘那你这是在交代后事吗?’

【你可以这么理解。我会把我的记忆留下,以后你就是我。】

‘替你而活?’

【你占了我的身体。】

‘可我是我。’

【是谁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是夏子羽就行。】

‘你说的不错。’

【我快消散了。剩下的记忆都是触发式的,你自己探索吧。】

再之后,那个声音就没有了。

“小家伙,考虑一下吧。”

华昕悦的声音把夏子羽拉回现实。“什么?”

“当我弟子啊,这样我方便随时查看你的情况。”

夏子羽摇头。

“我又教不了你什么。”夏子羽不是学医的料,学可以,精通难。“你挂个名,怎么样?”

“华姨姨为什么非得要我做徒弟?”夏子羽十分不解。

“我要做什么还有理由吗?”这么可爱的小家伙不收就会被别人抢走了啊。

“行吧,”夏子羽无奈道,“师父。”。

“哎。”华昕悦眼睛弯成了月牙。

终于把这小家伙坑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