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万族之帝 > 二十四、宗门任务

韩元正问周奇在联谊会上表现如何,说起这个韩巧曼气不打一处来,“我去请他居然不给我面子,言自己重伤在身,给了他一枚活死人仙丹也不肯,报出父亲的名号后才答应,结果联谊会上迟到,迟到还不说,大家都打扮的光鲜亮丽的,只有他依然穿着亲传弟子的服饰。”

“展示自己的修行成果,居然念了什么叫诗的东西,还让龙飞宇大肆吹捧了一番,依我看,周奇此人不知尊卑,不懂礼仪,实力低下,也不知道柳长老和龙飞宇看重了他什么。”

“我倒觉得这个周奇是个可造之才,我女儿的魅力居然都请不动他,门主的命令才肯行动,说明是个有原则的人,不会轻易被人策反,联谊都不忘展示自己生死门亲传弟子的身份,加上此前对正一门的所作所为,要说天玄大陆还有何人忠心,唯有周奇一人也。”听完韩巧曼的吐槽,韩元正则是另一番看法。

韩巧曼吐槽周奇可不是为了让父亲来反驳自己的,父亲居然没有和自己站在同一条战线上,可是韩元正说的话也确实如此,若是亲传弟子里面有谁最忠心,放眼一看,除了周奇,一个也没有。

“可是他实力太低,只有练气七层,探索仙人洞府意义不大。”韩巧曼看出韩元正之意,仍是说道。

“非也,筑基期以上进不了,可见仙人洞府不看修为,要看机缘,而且仙人洞府有完美筑基丹,由不得他不拼命,兴许周奇能给我们带来惊喜也说不定,”韩元正一想,越觉得越是可行。

“你去将周奇找来,我要见他。”韩元正对韩巧曼说道。

韩巧曼无奈,只得去请,真是想不到父亲为什么如此看重这个小子,她不知道的是忠心在天玄大陆是最为稀缺的东西,作为修仙大派,实力高强者不少,但是得到好东西上交而不是据为己有的少之又少。

生死门,柳睿才洞府外。

“周师弟,你在吗?"韩巧曼对着阵法传音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温柔。

正在闭关修炼的周奇立刻从入定之中醒来。她来找我做什么?莫非是龙飞宇请她来此,不行,我现在还不能和他对上,还是装作不在好了。

“周师弟,周师弟……”韩巧曼一声比一声大,还是没有回应,莫非真的不在,想起上次的事,她决定再试一次,“我父亲韩元正门主要见你。”

不是龙飞宇找我就好,门主要见我,倒是不能拒绝。

韩巧曼刚传完最后一句话就见周奇从阵法中走出来,不禁大怒,自己叫就不出来,一提起门主之名,立马就出现,韩巧曼只觉得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怒气冲冲,一巴掌就向周奇拍去。

周奇一出阵法,就感觉到眼前一黑,被白玉般的巴掌拍了个正着,瞬间被拍到地上,韩巧曼虽然生气,但并未失去理智,这一巴掌只是教训而已。

“师姐,这是何故?”刚出洞府就遭无妄之灾,周奇感觉到对方没有杀意,而且自己经过天选一变淬体,有心试试**强度,并未躲避,周奇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来,眼神幽怨。

“啊?是周师弟你啊,我叫你半天没有回应,突然出现一个人,我还以为是敌袭,实在是抱歉,幸好没有伤着你。”嘴上说着抱歉,脸上满是得意的神色,感觉心里舒服多了。

“是吗?师姐下次一定要小心一些,不要误伤自己人。”周奇看出韩巧曼明显是故意的,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她。

“一定一定,师弟,我们走吧!”韩巧曼说完,御剑而起,将周奇也带在剑上,若是等他自己去,不知道要何时。

韩元正见到灰头土脸的周奇,大惊,忙问何故,周奇说是自己不小心摔的,看着在一旁偷笑的韩巧曼,瞬间了然,自己看好周奇可能让她吃醋了。

“在生死门还习惯吗?灵石够不够?”韩元正上来就给个甜枣,门主亲自嘘寒问暖,就等着对方感恩戴德了。

“谢门主关心,是有些不习惯,主要是灵器和功法还要贡献点兑换,弟子实力低下,一直无法获得贡献点,灵石也已经没有了。”周奇拱手道,脸上尽是天真与朴实,韩元正第一句话他就明白了,必是有事要求自己,否则根本不用来这一套,这个时候不要好处,什么时候要。

额,韩元正没想到对方不按套路出牌,不过还好有第二套方案。

“我这刚好有一个赚取贡献点的机会,不知道你有没有意向?”韩元正问道。

“请门主解惑,弟子实力低下,怕是完不成亲传弟子的任务。”周奇面露为难之色,有期待也有害怕。

“并不需要你有多高的实力,绝对安全,你只要负责收取仙人洞府之物就可以了,至于战斗以及破阵则有巧曼和其他弟子,若是有完美筑基丹,你可自留一颗,若是只有一颗,那就是你的,如果有其他仙药、仙器、仙元石,则由宗门分配,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此次若是成功算你5000贡献点,你看如何?”韩元正抛出条件。

此话一出,韩巧曼一惊,父亲竟然连自己都不相信,要把最肥的差事交给外人。

韩元正倒不是不相信韩巧曼,韩巧曼筑基七层,到时候必然会是对方重点关注对象,将这个任务交给周奇,一是周奇足够忠心,二是周奇修为低下,不会引人注意,其他弟子可不敢保证了,到时候寻得好东西去投天道宗,自己又能怎么办?

“多谢门主厚爱,只是探索仙人洞府必定危难重重,弟子修为低下,实在是不敢担此大任。”周奇摇头,自己肯定是想去的,但是并不想带什么任务,光一个龙飞宇就已经够头痛的,到时候任务完不成被韩元正问责,想想下场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如此重要的任务不交给自己的女儿,交给一个外人,怎么看都不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