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庭雅孝大人!”

声音从庭院外响起。

伴随着这声大喝。

一杆大枪破门而入,逼退了正要进攻的阿蝶,从门的破洞外可以看到正在大口喘息的河原田直盛,枪就是他投掷过来的。

河原田刚才夺门而出,为的就是把事先放在货车车厢里的长枪带给鬼庭雅孝。

此刻他对之后的战斗结果充满信心。

现在鬼庭大人十字枪在手,阿蝶大人已经不能对他造成威胁了吧?

视角转到庭院内。

面对手握长枪的鬼庭雅孝,阿蝶退开了大段距离,停止了攻击的同时谨慎地看着面前气势和刚才截然不同的敌人。

鬼庭雅孝之前手上拿着的短刀已经被他扔到了一边。

和短刀不同,现在这杆十字长枪才与他魁梧的身躯相配。

鬼庭雅孝看着面前警惕的阿蝶,眼神凌冽。

“阿蝶,我再问你一次,归顺玄一郎少主,还是死?”

但是回应他的只有幻影之蝶的苦无。

“锵!”

鬼庭雅孝随手用长枪把暗器拨开,枪头直指凌空的阿蝶,眉头紧锁,怒气已经漫上脸颊:“看来你是选择后者了!”

“我还轮不到你替我做选择。”阿蝶冷声道,手握苦无,木屐轻轻在丝线上一点,身形急射到鬼庭雅孝身前。

激战再度开始。

这一次鬼庭雅孝长枪在手,之前的颓势一扫而光。

阿蝶的攻势虽然还是一如刚才,但是已经对鬼庭雅孝造不成威胁。

就在阿蝶一次攻击不成,后跳到细丝之上时,鬼庭雅孝的十字枪也已到来。

枪尖轻轻划过,“啵”,丝线随着断裂,阿蝶急忙再次后撤,准备面对敌人强力的攻击。

但是鬼庭雅孝没有追击上来,而是疯狂地在原地挥动长枪,十字枪在挥动的时候带起强风,庭院里的假山、绿植纷纷遭殃,散落一地。

精致的院落像是经历了一场战火洗礼。

这时的鬼庭就像是因为刚才碰不到阿蝶而无能狂怒,在原地乱打发泄自己过剩的精力。

可实际上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阿蝶眼神一凌,她能感应到那些布置在庭院内部的灵线都被对方龙卷风般的攻击清理干净了。

鬼庭雅孝终于停止乱挥,踏出几步,长枪对着阿蝶劈砍而下。

“钉!”

阿蝶勉力用双手的苦无挡住了攻击。

这一区域的灵线都已断裂,空中再无她的落脚之点,她只能直面对手的强力攻势。

这会儿阿蝶已经被击退到了房屋之前,下次她将退无可退。

鬼庭雅孝一击不成,伴随着一声大喝,下一次的劈砍又至。

“死!”

十文字枪重重的劈下。

“轰隆!”

面前的木质建筑已经被鬼庭雅孝击溃,枪刃砸在了地上,可阿蝶已经消失不见,原本她站立的地方只剩下一团萤火。

鬼庭雅孝知道这团萤火不多时就会爆裂开来,随手抖动长枪将其搅散,光点消散于空气之中。

“化蝶吗?”鬼庭嘴里喃喃着,同时警惕着周围。

这时一个虚幻的人形灵体在他身后浮现,双手不断地接近鬼庭雅孝的后颈……

“啵”

这虚幻灵体被鬼庭的枪尖像是戳泡泡般点破。

可是点破之后这灵体并不消失,而是变成了两个,鬼庭再次挥动长枪……

短时间内,这些灵体体已经充满了这处庭院,将鬼庭雅孝逼到了角落。

鬼庭雅孝看着眼前场景,虽然知道这是阿蝶的幻术,但还是不敢让这些虚幻灵体触碰到自己的身躯。

若是幻术的话,不知道鸣种有没有效果。

他这般想着,捏破了随身携带的一枚鸣种。

伴随着“啪”的一声,空气像是发生了一阵涟漪。

遍布庭院的幻影一扫而空。

“果然有效!”

但是不容他兴奋一会儿,新的灵体就已经再次出现。

而鬼庭雅孝手里的鸣种还有几枚呢?

“阿蝶,躲在暗处算什么本事?可敢出来与我当面较量!”

刚刚用鸣种清退第三波的鬼庭对着空气喊道。

没有回应。

鬼庭雅孝有些着急了,他口袋中的鸣种已然不多。

若是阿蝶这灵体幻术能不断施展,而他又鸣种耗尽的话,怕是今日只能败走了。

这时他把目光看向了另一处被破坏的和室,透过木板上的窟窿一个身穿浴衣头发盘起的妙龄女孩躺在一片木屑之上,正是在战斗刚开始时挨了鬼庭雅孝一踹的井河雪风。

“阿蝶,对不住了,但是我今天一定要将御子大人带回去!”

鬼庭雅孝将枪尖对准井河雪风,之后猛地一掷。

“雪风!”阿蝶的声音响起。

“钉!”

在关键时刻阿蝶冲到了井河雪风的身前,替她挡下了鬼庭雅孝的那一击,但自己也被冲击力带着撞到了墙上。

阿蝶艰难地从地上爬起,嘴角带血。

“鬼庭雅孝,你枉为苇名七本枪之手,怎敢对小辈如此?”

鬼庭避开了阿蝶的目光,沉默了。

刚才二人交手,阿蝶也没有牵连在不远处观战的河原田直盛,是自己坏了规矩。

但为了完成玄一郎大人的心愿,把御子大人带回去,也只能如此了。

鬼庭雅孝伸手一招,长枪回到了他的手中。

“鬼庭雅孝,若是你能承诺不伤害雪风,我便答应与你当面对决。”阿蝶朗声说道。

“好,我答应你!”

阿蝶走到了庭院里,面若冰霜,但只有看向雪风的时候露出温暖。

鬼庭雅孝也调转了枪尖。

决战开始。

……

鬼庭雅孝对着地上猛然刺出一枪,之后把枪尖上的血液撒在了庭院的白色沙子上。

他已经感应不到阿蝶的气息了。

“哎。”

亲手送走昔日的相识让他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这时他接起了一个电话。

“直盛,我先去和山内他们汇合,你去清理现场顺带把阿蝶那个弟子料理一下。”

“鬼庭大人,可是您刚才不是说……”河原田直盛迟疑道,但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

“我只能替自己做出承诺,却不能代表你,你明白了吗?”

“……是。”

鬼庭雅孝笑着走出了庭院。

而河原田直盛拖着沉重的步伐向和室走去。

和室内,伴随着“嘤咛”一声,井河雪风逐渐醒转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