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要的橘子会很甜 > 第13章 过年

元旦后的每一天都过得很快,我和鱼儿的感情渐渐加深,可每当我要触碰鱼儿的手时,班主任朱老师那雷达般的眼睛,就会在窗口出现,吓得我魂飞魄散,手一哆嗦,直接拍自己的大腿,在冬天里打起了蚊子,这时鱼儿就在旁边憋笑。

结合表白那天鱼儿对我说的话,朱老师一定发现我们的一丝端倪,再抓到证据,我就得被请去办公室,考虑到这位年纪五旬的老女人不喝茶,我们只能干聊。

冬天,南方的树木依然裹着绿衣。清晨的校园,笼罩着茫茫大雾,只等太阳徐徐升起,雾气退去,课余就会有学生在连廊上,晒太阳。

太阳照射在我们身上暖洋洋的,就像烤火炉一般。我们很享受沐浴阳光欣赏校园美景,看树叶沾满露珠,晶莹剔透,闪闪发光;池塘的水面结了一层薄冰,阳光下像面镜子,镜中池里的假山玲珑精致,千奇百怪,耳边传来池塘周围的学生嬉笑打闹,一切生机盎然。

南方的冬天也许没有白雪皑皑,银妆素裹,但披上绿色纱衣,嫣然一笑,也分外妖娆。

元旦往后的每天一天的早晨,越发寒冷,昼夜温差大,教室里的空气湿冷无比,没有空调的我们,上课全靠抖。

连廊上,学生们每天晒太阳的越来越多,我们心里就知晓,年,她越来越近。

90年代中国的经济蓬勃发展,08年奥运会后的速度更快,就像火箭。2012年村里留下的年轻人所剩无几,只有过年大家才会回来与亲人相聚。

我爷爷上个世纪是长途汽车的司机,奶奶是老师,不过她在我出生的时候去世。爷爷奶奶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女儿嫁到外面后,很难回家。于是过年在一起团聚的是,爷爷和他三个儿子的家庭。

我们这个大家庭有四个孩子,我和亲姐,堂哥,堂弟。

二叔家的堂哥当年是留守儿童,初一读完就辍学打工。二婶患有脑疾,二叔在厦门一边打工一边照顾她。我总记得堂哥七岁时,自己用大砂锅煮稀饭,他每天都一脸兴奋地告诉我,还有几天父母就会回来,可是初五他父母就离开他去厦门打工了,逐渐他对这个家从期盼到麻木,后来他在打工,哪怕春节也没有想着回家。

堂弟好一些,三叔和三婶暑假会接他去厦门玩,节假日也会抽空回来看他,他目前读初一,不过性格比较孤僻,不爱说话,哪怕面对同辈的我,我们不怎么聊天,打可以一起打游戏。

只有我和老姐性格比较外向,我们小家庭一家四口很热闹,童年有老姐的陪伴,哪怕高墙水泥,也会有欢声笑语。

直到初一老姐被姐夫带回家了,我们家热闹的氛围被打破。我常年在昌南市,他们在老家临川,只有过年我们才能见一面。老姐离开我们家那天,当时我在学校上课,可是我是趴着的,南瓜耐心地递给我纸巾,有记忆后的我很难哭得起来,老姐说我是倔脾气,但那天虽然没有抽泣声,但是眼泪就是不争气地流,而且是哗啦啦哗啦啦。

后来每次过年小辈中只有我,和堂弟。叔叔和爷爷他们都住在老宅,而我们一家三口住在马路边的房子,那是老爸挣钱后盖的。

过年时父母很忙,老爸是长子,大家庭过年都需要他忙乎,偌大的房子里,很多时候就剩下我一个人,空荡荡的,冰冷冷的。我也逐渐变得不爱交谈,性格开始内敛。

初三寒假放十天,寒假作业我可不会认真写,画几天填空就行,我发现并不是我这样,班上很多学习好的寒假作业都没有认真写,就我们这种班级,那作业简直就是海量,三本主科寒假书,三本试卷,语文老师还布置了十篇作文,英语老师更是直接让我们背十篇中考作文。这简直丧心病狂,我们还只是一群十五六岁的孩子啊!

应对这种情况,我们就没带怕的,一群人凑资买新书,新试卷,然后抄后面的答案,稍微有点脑子的人就不会全部抄,中途中肯定题目多做些划痕啊,数字啊,再把一部分答案写上去。

毕竟朱老师检查我们的作业,就像古董鉴定专家,她没空每题都仔细审阅,但会根据作业做题痕迹,来判断我们寒假的认真程度。而我们这些同学都已经被锻炼成古董局里的做旧专家了。

过年百无聊赖的我,花了两天时间,手筋抽痛,五指发胀才把寒假作业“做旧”完成,唯独英语听力我每天坚持听。

鱼儿在寒假前叮嘱我,一定要每天练习听力,找到语感,英语听力满分30分,考25分不会太难。

今年过年,在孤寂中能找到一丝丝陪伴。鱼儿会时不时地与我分享,她遇见的奇怪的事情。

她给我发了张照片,照片里有一朵紫色的花,呈喇叭状,花瓣上有露珠。

“这是我老宅家门口发现的,谢昊龙冬天里还会开花吗?以前课文里我知道梅花冬日的开,这是什么花?”鱼儿发了个问号脸。

我一看就觉得像喇叭花,百度了一下,喇叭花是可以冬天绽放的,只是很少见。

“你运气好,这是很难见的,能够冬天盛开的喇叭花。”

“可我不喜欢喇叭花怎么办?”鱼儿回我。

不喜欢喇叭花跟我有半毛钱关系。

“那你喜欢什么花?”

“桂花,稍远的距离闻起来也很香。”

我脑海里似乎浮现一个马尾辫,碎花裙的女孩,在桂花树下闭着眼睛,轻闻花香的场景。

她原来喜欢桂花,学校里,街道旁,都种有桂花,我怎么把青春里,那独特的幽香给忘记了呢。

回想跑步的时候,她看向窗外的时候,运动会她轻抚树枝的时候,都能看到小小的花瓣,金黄金黄,点缀着满树绿色的枝叶,娇小的花瓣,几十朵簇拥在一起,发出悠长的香气,轻轻一闻,便心旷神怡,谁能不爱呢。

我家在村门口,老宅在村里,在去老宅吃饭的路上,我发现路旁居然也开着花,那娇小的黄色花瓣不正是桂花吗?

“奶奶,这是桂花吗?怎么冬天也开放啊?”我问这棵树边的老奶奶,我们村大部分人姓谢,都是一脉的亲戚。

“这个是四季桂,我们乡下种的很多都是四季桂。”老奶奶用家乡话对我说。

四季桂?原来还有这种桂花。我掏出手机拍了下来,用qq,发给鱼儿。

鱼儿果然也很吃惊,但是下一句话让我无语至极。

“原来有四季桂这样的品种,要是有四季玫瑰,四季向日葵,四季橘子该多好啊!”

“你怕不是个傻子吧!”我吐槽道。

“你想挨打吧,怎么跟同桌说话的呢?”她发了个锤头的表情。

我们就这样在逗趣中,迎来了过年。

无论双方发什么消息,对方几乎秒回。有了鱼儿的陪伴,顿时心里满满的,除夕那晚,我也开心地拉着堂弟陪我一起看《海贼王》,他刚好也不想和一群长辈看春晚,就来到我家陪我。

除夕夜外面已经是万家灯火,五颜六色的烟花争先恐后在夜空中绽放,伴随着还有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大概是外出打工的劳动人民才刚到家,所以年夜饭前的爆竹稍晚一些。

我看见楼下很多小朋友在马路边玩,他们好像在放爆竹,男孩高兴得活蹦乱跳,女孩吓得哇哇大叫。就连读初一的堂弟,他那常年无表情的脸上,也露出笑容。

“我们放烟花去!”我对堂弟说道。

不等他答应,便拉着他去老宅楼顶放烟花。

我刚想点火,手机就传来声响,这是鱼儿打来的电话。

“谢昊龙,我们准备放烟花了,你准备好了吗?”鱼儿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准备好了。”是我们的暗号,在繁杂的学习中,老师的监视下,我们男女之间,关系不能太好,要不断发生矛盾,老师才会放下警惕心。她以前告诉我,在动漫《海绵宝宝里》,我是蟹老板,她是痞老板,我们是对头。这个暗号暗示我们要开始斗嘴。

哪怕长得再大,谁不曾是个小孩呢!

“我数三二一,然后我们一起点。”

“好。”她的声音很温柔。

“三,二,一,点火。”点完火后我跑得飞快。

“嘭嘭!”一团黄色的光芒快速上升,留下一段黑烟,空中的花朵绽放,闪耀着璀璨光泽。它在一朵花上升时开始了生命,也在下一朵花上升时结束生命。

人生稍纵即逝,但生如烟花般灿烂,终落又何妨?

“听见了吗?”我们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好美啊!”我听到鱼儿赞叹,以为她要继续时。

“我挂了,老妈来了。”就听见电话那边的声音消失。

鱼儿这个人就很神奇,我就只能这样想着。

晚上她发信息告诉我,我才知道,鱼儿的父母关系变好了,他们过年一起回家,她很喜欢老妈管她,但她就是老犯错,现在她老实了。那天跟我打电话,是为了不让我太孤独,才找我斗斗嘴,她妈来了,立马就挂电话。

我没想太多。除夕夜,我们没有守夜的习惯,但明天要早起拜祖宗。

初一清晨,门外的世界雾蒙蒙,除了白色,就是地面上一层无尽的红色,那是爆竹燃放后的碎纸花。

我和堂弟是被外面的爆竹声吵醒的。

爷爷,两位表叔,我爸,以及我和堂弟,我们家全部男丁,提着爆竹,纸钱,蜡烛,来到谢家祖宅门前。

除了我们一家,还有二十几户谢家人也在场。我们临川初一有拜祖先的习俗。

爆竹被一串串挂在竹竿上,足有一百多条,然后二十多箱烟花放在大门的两边,排成两排。

随着村长主持,我们东南西北鞠躬拜年后,爆竹被点燃了。

分两边点燃,不断有人拿着新爆竹去,提着竹竿回来,年轻小孩胆子的大,就被派去在燃放的爆竹中点火,爆竹声不能停止,形成接龙的态势。

寓意着谢氏家族兴旺,人才辈出。我现在人群中,无比激动,这是一种荣耀啊,心里涌出一股自豪感。

这时候,常年打工回家的村民,会互相散烟,攀谈谁家发财,谁家小子个子有一米八,谁家娶媳妇了,这些社会或者生活上的事,很多人都是亲戚,长久不见面,此时便是重温感情。

若是我带鱼儿这种调皮又靓丽的女孩,回家,我该有多骄傲啊!

我忽然心血来潮,给鱼儿发了段消息,“你在干啥?”

没有收到她的消息,却意外等到了她的电话。

“找我干嘛,有话快说,我今天可要上山呢。”鱼儿好像在走路,电话里她呼吸声比较重。

“额,没事,就是想告诉你,今天到处都在放鞭炮,灰尘重,戴好口罩。”

“哇!你还会关心我啊,今天喝药了?吹的是什么风啊!”

“我喝的是鄱阳湖里的水,吹的是西伯利亚的风,你这个丫头片子,不识好人心。”

“你想我就直说,还在qq里发消息问我在干嘛,难道我声音不好听吗?哦,对哦,你不是一直喜欢学习吗?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别自作多情,等你放假回来收拾你!”

“哈哈哈哈,我不怕,我不怕,嘿嘿嘿嘿!”

跟鱼儿斗了会儿嘴后,挂了电话,我心情达到了巅峰,开心到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