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三国:从成功守住街亭开始 > 第一百零七章

火焰无情的吞噬着房屋,也吞噬着这些士卒的内心,四周都是高墙,他们没有攻坚的武器,而且他们也没有远程攻击武器。

换句话说,他们基本就是被困死在这个牢笼里面了,郭侃就算什么都不做,不出几日,他们都得饿死在这个地方。

“诸位,若是敌军有敢上前者,直接射杀他们!”

郭侃下令道。

“诺!”

弓箭手们挥舞着手中的弓箭,高声呐喊着。

另一边,姜隐带着八千步卒正在行军的途中,他的心中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因为是急行军,所以他的手下处于人甲分离的状态。

行军途中,绝大多数兵士是轻装徒步,不披甲胄。甲胄一般放在“车”中,临阵之前才会穿戴。一方面来自“甲胄的重量”与“体能的分配”,另一方面,就是减少对鞋袜的损耗。实际绝大多数兵士都是步卒,靠双腿支撑机动性,在恶劣的饮食供给下,体能本就存在问题。虽然三国汉季的“鞋”种类繁多,有木尺鞋(屐)、木底鞋(舄)、长筒鞋(靴)、丝麻鞋(履)等,实际上述鞋款,都是贵族的专享。比如“靴”是官员的专利,而“舄”则是帝王的禁脔。

真正能够量产并普及的,就是草鞋。一般称作“屦”或“屩”,南方则戏称为“粗”。

屩,草屦也。出行着之,屩屩轻便,因以为名也。--《释名》

粗者,麻枲杂履之名也。南楚、江、淮之间,通谓之粗。--颜师古注《急就篇》

以农业文明的生产力来看,普及草鞋已然不易,布袜就更别想了。在赤足的情况下,如果上半身负重过大(披甲),无疑会加速对草鞋的损耗,甚至有可能磨损脚掌、导致感染死亡甚至爆发瘟疫。

更为不幸的是,在当时的生产力限制下,即使披甲,也不是每个士兵都能做到的。

钢铁是古代的军用物资,手工打制的盔甲则更加稀缺;不可能浪费在“羸兵”或“弱卒”身上。绝大多数兵士,连负重的机会都不会有,就是穿一身粗麻编织的戎服(即军装),被送到前线当炮灰。

棉花传入我国,在宋代以后。三国时代军民百姓的服装,就是麻制粗衣。春冬穿“夹衣”(内填绒絮),夏秋穿“单衣”;凛冬来临之际,条件差的只能等死,条件好的裹个破羊裘,不仅硬如毡垫,防寒效果也乏善可陈。

古代的步卒,本就先天不足,选拔标准低,再加上后天失调,饮食供应差,如果披甲行军,只怕撑不到前线便集体缴枪了。

在地平线上,隐隐出现一支骑兵军队。

“全军停止进军!”

姜隐看着远方有骑兵冲来,对着手下的士卒下令道,现在军中的士卒都没有穿戴盔甲,手中只拿有一把武器,若是遇见了敌军的骑兵来袭,他们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魏卒的脸上也是一股害怕的神情,运输盔甲的战车还在后面,这个时候遇见精锐的骑兵,他们根本没有能力抵抗。

“结阵!”

姜隐下令道,当下也没有办法,只能先命令手下的士卒结成阵法。

“将军,来将打的军旗是我军的军旗!”

一个士卒见前方的大纛是魏军的军旗,欣喜道。

“那就好,想必那应该是姜叙将军的手下,如果他们要是能将郭侃给斩杀的话,此番我军攻打天水,就太容易了。”

姜隐的心一下子就松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