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牧鸣黎 > 白神管大劫 第三十四章,乱

幽蓝色的身影在青璃色的瞳孔中徘徊。周芷登上舞台,天边的云霞也不及这半分,人间绝色也仅是这般,蓝色的眼影,眉心处除了紫色的五瓣花,头发用金凤钗盘着,耳带凤鸾耳饰,从微蓝色的瞳孔中倾射出温柔纯粹的目光。

“美,是在是太美了,就连天仙也不过如此。”穿着紫色长裙身材高挑的周芷让人欲罢不能,长裙上的花纹透露出一种神秘的吸引力,更是增添了几分妖艳。漂亮的脸蛋加上高挑的身材,跟好看的衣服加耳饰,舞台上的灯光打在周芷身上,这一刻用风华绝代都不为过。

“雨生哥哥,现在的小姨好美,跟天上的仙子一样。”小男孩拉着谷雨的衣服。

“天上的仙子吗?跟她比还差了很多,国色天香,艳丽佳人,用天仙来形容也不为过。”谷雨一步步走向舞台。

“周芷,现在的你让我感觉我都有些配不上了,歌舞厅的任何一个男人都已经被你给俘获了,你真的好美。”

“雨生,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你比任何人都配得上我,如果没有你,我对那虚无缥缈的未来根本不敢抱有幻想。”周芷手指放在谷雨的唇珠处。“别拒绝我,请品尝我的味道。”两人抱在一起拥吻。

“这么好的白菜怎么能让猪给拱了。”

“就是就是,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长什么狗样,就敢上来亲吻女神。”

“这男的一看就没钱,又一个傻白甜让糟蹋了。”

“这男的头发屎黄屎黄的,又丑又臭的,真恶心了。”

周芷睁开眼眸看见谷雨在闭着眼睛亲吻,轻轻推了下谷雨,谷雨的手早就搂住她的腰了,任凭她如何推动谷雨都不会后腿分毫,“雨生。”周芷模糊不清的喊出这两个字。

谷雨感觉周芷的嘴唇动了,把舌头从周芷嘴里退了出来,“怎么了?”谷雨看着周芷。

“这样真的没关系吗?”周芷扫了眼台下的观众。

“他们这是妒忌我,有如此美妻我为何要在意他们的看法。”谷雨往后推了两步,单膝跪地,从手指上取下一枚戒指“周芷,嫁给我吧。”

周芷点点头,台下的观众拼命的摇头,大喊,“拒绝他,拒绝他。”谷雨给周芷带好戒指,站起身在周芷耳畔出轻轻的说道,“现在可是真的岸芷町蓝了,真的很美。”

听到这句话的周芷脸一下子哄了,“我真的好喜欢你,好想嫁给你。”

谷雨将周芷抱在怀中,“再抱一会我们就走,不然台底下的狗又要乱叫了。”

周芷点点头。

三人又出歌舞厅,夏夜幽深,月亮挂在梧桐树的树梢上,谷雨牵着周芷的手走在夜路上,路上的行人看向谷雨旁边的周芷,皆被周芷的美貌折服。

“月色配佳人,今天的月亮很美。”谷雨看着周芷貌美天仙的侧脸。

“雨生,我这样你会不会很苦恼,一群人盯着你看。”周芷有些担心的看着谷雨。

“我巴不得让他们看你,我要向天底下所有的宣布,你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是我的夫人。夫人你这样真的很美,不必要在意他们。”谷雨牵着周芷的手继续前行。

“周芷,今天晚上我们不回家吧!”

“不行,姐跟姐夫会担心的。”

“放心我跟他们说过了。他们同意了,说今晚让咱家去快活。”周芷的脸又被谷雨弄红了。

“不回家去哪里?”周芷柔弱的说道,感觉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落入谷雨手中。

“泡温泉,晚上泡温泉最舒服了。”

“雨生,夏天泡温泉会不会太热了?”周芷蔚蓝色的瞳孔看向谷雨。

“不会。”谷雨摇摇头。“周芷,我现在感觉你有点像紫色的葡萄,我好像咬一口。”周芷看着谷雨青璃色的瞳孔,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谷雨吸着周芷的脖子,“雨生,不要,不要啊,好,好疼啊。”泪珠沾在周芷的睫毛上。谷雨的双手在周芷的后背游走。

“真的好香啊。”谷雨松开嘴,看着周芷脖子上的草莓印,“周芷你还好吧。”

“快疼死我了。”周芷面露难色。

谷雨看着眼前的尤物,根本控制不了自己,“你太漂亮了,我根本忍不住嘛。”

“我什么都没看到。”小男孩捂着眼。

谷雨笑眯眯的看着张源,“是吗?你怎么一脸羞红。”

“我才没有。”小男孩辩解。“算了,不逗你了。”

谷雨闻着周芷身上散发出的香气,搂着周芷的腰去找店。

“周芷,照顾好自己。”谷雨摸了摸周芷的头,看着周芷远去的背影。

“我要跟小姨一起。”小男孩跟在周芷身后。

谷雨拉着小男孩,“别闹,那边是女温泉室。”谷雨领着小男孩进去,看着周芷离去的背影,谷雨有些神伤。

“进去吧。”谷雨二人褪去衣服后去泡温泉,谷雨闭上双眼,整个身子泡在温泉里,只剩个头漏出水面呼吸,“也不知道周芷那边怎么样了。”谷雨渐渐的睡了过去。

周围的人看谷雨睡着了,都没在意,各自在惬意的泡着温泉放松。谷雨在梦中看到自己身穿红色的衣物,身前挤着红绣花,跟盖着红盖头,身穿一袭红衣的周芷,两人拜堂成亲,坐着的是周芷的姐姐,姐夫,跟红姨和谷老爷子。

谷雨泡着温泉流着口水满脸愉悦。“这不正经的又在做什么白日梦。”小男孩吐槽道,“也不知道小姨那边怎么样了。”

“周芷,别跑,让过来让夫君好好抱抱。”小男孩听到谷雨说的梦话,一脸嫌弃,“多大年纪了,还说这么恶心的话。”

夏日的夜晚多了些许凉意,小男孩学着周围人的模样呆板的坐在那里,温泉里没什么人跟小男孩搭话,搭话也就是说个一两句就不聊了,自己整个人安静的坐在温泉中。

周芷一个人坐在温泉中,周围的女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周芷聊着天,但却个个心怀鬼胎,其中有几位发现周芷的行为举止根本不想富家女人的模样,开始行动。

从女更衣室内传来一声尖叫,“谁,是谁偷了我的衣服。”周芷连同其他几个温泉中的人都看了过去,周芷感到背后有人抓着自己头发,整个头被按进水里。

然后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口中努骂着,“你个小偷。”把周芷的金凤钗,凤鸾耳饰,金首饰盒,跟周芷的所有衣物都拿走了。

打完之后几人拽着**的周芷拖到大厅,“你个卖肉的,敢勾引我老公给你买东西。”说完一口浓痰吐到周芷美到窒息的脸上。

周芷被拖到大厅时慌乱之中拿了一条毛巾,周芷把毛巾围在腰上,双手遮盖自己的下体跟脸。

那群女人还是不罢休上前拖着周芷的腿卡成一字马,摁着周芷的双手,并且把遮盖下体的毛巾也给抢走了,固定着周芷的头,“大家都来好好的看看这个贱人,贱卖肉的,多贱啊,勾引别人老公。”

男汤池内,“外面什么动静啊,一个女的全身**的被一群女的按倒在地。”此话一出男汤池的人都跑了出去,小男孩推了推谷雨,他怕那女人是自己的小姨,因为自己的小姨总是被别人欺负。

“狗蛋什么事啊?”

“外面出事了,我怕是小姨。”谷雨跟小男孩穿上提前购买的鸭子浴袍出去了,出去的时候谷雨多买了一件浴袍,她也怕那个是周芷。

出了门谷雨整个人呆在原地,大厅的正中央周芷整个人被按在地上,风景一览无余。“住手。”几名女子被男汤池吸引过去,扭头看去,一个身穿鸭子浴袍男人领着一个小孩。

周围的人给谷雨让出一条路,“喂,你跟着贱女的有关系是吧,想要我们放了她,一百两白银。”谷雨将手中的浴袍扔到周芷身上,遮盖住周芷的大半部分身体。

“一百两白银?会不会太少了?”谷雨询问她们。

“确实有点少,那就五万两黄金吧。”那群女人狮子大开口。扭头去把遮盖周芷的浴袍给拿走。

谷雨点点头,“这才对嘛。”然后这几个女人就被谷雨的五个身影给按住了。“五万两黄金,我放你们走。”

几个女的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给压着。“放开我,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谷雨一巴掌扇在女人脸上,抓着女人的头发,“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最烦别人威胁我。”

“由于她刚才威胁我,我决定五百万两黄金放你们走。”谷雨本体走过去周芷穿上浴袍,周芷整个人瘫软在谷雨怀中,“雨生我好害怕,好疼啊,我感觉我快要死了。”

看着周芷被打的满身血迹不知道该说什么,“别怕,我在呢。”谷雨一个身影坐在其中看起来很是富有的女人身上。“你是他们之中最有钱的吧。”谷雨看见那女的点头,嘴角微微上翘。

“这位大人,这女子偷窃小女子的金首饰盒跟紫罗裙。还请大人不要因美色误事。”谷雨拍了拍那个有钱女人的脸,看着手上的二两白面笑道,“你怕是还不知道我跟这女子的关系吧,紫罗裙跟金首饰盒是我买的。”

“等等,是不是你偷了我家夫人的东西,好仗着你们人多嫁祸给我夫人。”夫人整个人傻了,她本以为可以引导人群为自己说话,现在情况反转过来了,那位青年手法更是老练,让人群站在身前这位绿发青年的这边。

“我是衙门官老爷的夫人,还请看在她的面子上放我们一马?”夫人求情道。

“不放,自己动手时不考虑后果,现在知道懂事了?一手拿钱一手放人。”说完一个女子便被谷雨杀了。

“你竟敢杀了我的姐妹,你不是说一手拿钱一手放人,你都把人给杀了,我还给你钱干什么。”夫人觉得可以凭借自己的混搅蛮缠可以放过她。

谷雨根本不吃这一套,“我可没说我要放几个人,你在胡搅蛮缠下一个就是你。”说完除了那名富人,其他的女子都死了。

夫人眼见下一个就是自己直接认怂,“我给钱,五百万两黄金是吧,在我手上的纳戒中,自己去取。”

谷雨取下纳戒,爽朗的笑道,“好好好,你可以走了。”谷雨灵识探入纳戒,纳戒中的阵法对谷雨进行轰击。

纳戒中的阵法被谷雨毁坏,一鞭腿爆踢在夫人腰上,“怎可能,而且还这么快。”谷雨脚踩在夫人脸上,“敢坑害我,我说过一手交货一手放人,我可没说放的是死人还是活人。”

躺在地上身体分离的夫人闭上双眼,在这期间谷雨给周芷喂了不少丹药。“老板,退钱,另外把我们的衣服拿出来。”

老板很想说不,但是他不能,老实实的遵照着谷雨的指示。谷雨感受到怀中的周芷越来越热,走出温泉店,找了家旅店住下。

“雨生,我好热。”周芷整个人跟八爪鱼一样盘在谷雨身上,看着周芷满脸变红,“这娘们真贱,竟敢给我的周芷下药。”

谷雨看着放到一半洗澡水,“现在我该怎么办,如果不做的话她今后朝会陷入无尽的困苦之中,如果做她的身体便会垮掉,命丧当场。”谷雨坐在沙发上头疼。

在周芷一声声的叫喊中谷雨先去困局,“雨生救救我,我好难受。”谷雨决定与其让她活在无尽的困苦之中还是让她在最后的路途中放肆一把。

谷雨在周芷体内注入很微弱的能量,很小心的触摸着周芷的身体,看见周芷紧锁的眉头些许舒展,谷雨露出了一种想哭又想笑的表情。“周芷啊,你的第一次没给我,我的第一次也没给你,咱们算扯平了。”

谷雨双眼流泪,双手抚摸着周芷的后背,把能量能注入到最大,谷雨不在顾虑,强大的能量注入周芷的身体,动作开始变得强烈起来。

隔壁房间未经人事的小男孩听着周围房间没传来的叫声,大声骂道,“大晚上不睡觉,家里死人了,搁那哭丧呢。”小男孩怎么也不会想到其中有一个叫声是他小姨发出来的。

“这混小子就不能说点好的吗?”谷雨双眼流泪,周芷趴在谷雨身上,虚弱的说道,“别怪罪狗蛋,我已经是时日无多,还请你好好照顾我的家人。”

周芷看见谷雨点点头,便沉沉的闭上双眼,“谢谢你让我感受到了被珍惜的感觉,我很开心,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女人。”

谷雨双眼流泪哭的不成人样,“别说了,你不会死的,就算要扭转时空我也要把你给救活。”

看着不在说话的周芷,谷雨把周芷抱到床上,自己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原来看那些大人有烦恼就抽烟,还觉得烟有什么特别的妙处,看来我真的不适合抽烟。”谷雨掐灭了烟头,眼睛不在流泪。

“我还是生平第一次被一个陌生的女人给左右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