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大梁小画师 > 第四十五章 你在干什么?

唐春知道这样做有些失礼,但为了破案,也没有办法。

朱捕快去世不久,尚不足七日,因家中贫困,所有物品皆在家中。

唐春心中微微一惊,虽然尚未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但这两人的衣服却相差甚远!

丁凤兰的衣服都是一些粗布衣裳,但这朱捕快却有两件贵重衣服,唐春粗略估算,这两件衣服的价值在五十两上下。

“夫人,为何你相公有两件如此贵重的衣物?”唐春将衣服放在了旁边的火炕之上。

“我……我不知道!这衣服很贵么?”丁凤兰显然只是一个普通村妇,根本不知道这两件衣服的价值。

“好了,我知道了……夫人若日后有了困难,可将这些衣服当了,应该能当三十两!”唐春站起身,就要离开。

刚一转身,唐春愣在了原地,身后的丁凤兰已经褪下了外衣,双手护在胸前,眼神之中饱含春水。

纤纤玉手明显已挡不住春光乍现,白皙的皮肤仿佛驱退了周围的黑暗!

“夫人……你这是?”唐春赶紧用手将眼挡住,微微侧过头去。

“公子如此照顾奴家,奴家别无所长,愿伺候公子就寝,不求名分!”丁凤兰刚刚楚楚可怜的模样消失不见,取而代之是一副妖魅的表情,摄人心魄。

相公头七都没过,这丁凤兰竟如此开放,唐春有些不适应!

“这个……在下对夫人,并没有非分之想!夫人请自重!”

他从未在如此近的距离面对这样香艳的场景,心跳骤然加速,有些不知所措!

丁凤兰向前一步,轻轻搂住了唐春,“公子说笑了,深更半夜,进入奴家房间,还能为何?公子莫非是嫌弃奴家已为人妇?”

“不嫌弃……不是……我不是!”唐春不敢睁眼,感觉着软玉在怀,身体有些麻痹!

白嫖还不用负责,这种好事打着灯笼也难找,难道自己在异界的一血,要被这女妖精拿下?

唐春的脑海之中,浮现出唐僧在女儿国之中的场景,他如今也要面对重要选择!

“不行!我不是这样的人!”唐春内心之中发出呐喊。

但毕竟是未经人事的初哥,哪里经得起这样的诱惑,他的手缓缓移动到了怀中的女子的腰部。

人说女人是水做的,此话不假!

唐春感觉自己慢慢被潮水淹没……

忽然,一道破空之声响起,窗纸破了一个小洞,暗器从窗外袭来!

唐春猛地睁开了眼睛,他被丁凤兰搂住,没有躲闪的空间,已无法避开,这暗器直接插在了唐春的肩膀!

怀中的丁凤兰后退两步,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唐春,你上当了!”

说罢,丁凤兰眼皮一翻,身子瘫软在地上。

不动了!

刚刚她貌似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唐春迅速冲到了院中。

……

如今天色已晚,月光将院中照得一片朦胧。

一位身着轻纱的女子站在院中,这女子生得倾国倾城,肌肤如脂,五官精致立体,给人一种野性之美,简直不似人类!

虽不如柳月铃身材高挺,却也是玲珑有致,别有一番滋味,比柳月铃丝毫不逊色。

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充斥整个院落,她竟有如此强大的精神力量,身上又带着丝丝妖气,恐怕不是人类。

唐春此生见到第二个,能够完美化成人形的大妖!

曾经在宫中,那白狐也能化成人形,战力强大,被一众高手联手杀灭,如今唐春只能独自面对这可怕的大妖。

唐春将右肩之上的暗器拔下,扔在了地上,是一根一掌长的尖刺!

“妖……那些被割喉的人,都是你干的吧!”

唐春瞟了一眼天空,天上是一轮满月,心中咯噔一下,满月之时,妖的能力达到巅峰,比平日更加可怕!

“死人,不需要知道这么多……”女子面露甜甜笑容。

唐春忽然感觉到身上一股麻痹感,半跪在地上,脸上冷汗直流。

“毒,你竟下毒!”唐春牙关紧咬!

青衣女子缓缓走上前,纤纤玉手竟变成了利爪,如同剃刀一般锋利!

她行动迅捷,利爪抓向唐春的咽喉,眼见唐春就要被割喉!

正在这紧要时刻,唐春双目瞬间充血,身上的麻痹感觉去了大半,他猛然起身,暴起偷袭,一拳砸在了青衣女子的脸上。

女子被砸得向后倒飞出去,撞坏了院墙,落在了外面,脸上的骨头碎了不少,嘴中涎下了鲜血。

“区区小妖,也敢在本大爷面前造次!”唐春使用了饕餮的混沌之力,将体内毒素解了不少,勉强控制身体,迅速做出了反击。

这女子不敢停留,迅速转身逃走,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呼!”唐春长出了一口气。

他现在的状态也是不好,若此妖殊死一搏,胜负难料!

经过长期的修身养性,唐春现在勉强能够运用饕餮的力量,现在他并未发狂。

他原地盘膝而坐,开始压制体内躁动的力量,过了一盏茶时间,将这些力量压制,眼中的血红褪去了大半。

忽然,唐春看到了地上有个小小的瓷瓶,恐怕是刚刚那大妖落下的。

他捡起瓷瓶,打开盖子闻了闻,竟然是熟悉的味道。

“黑玉丹!”唐春眉头一皱,这东西应该是血蛇教的,这大妖为何有这东西?

难道……这大妖是血蛇教弄来的?或许是他们为了东山再起,才选择将这些赈灾银劫走!

唐春将瓷瓶收起来,折返回屋中,那丁凤兰依旧光溜溜躺在地上,唐春不忍直视。

“她也是受害者,被妖所控制!这么光溜溜躺地上也是不好,不如我就做个好人!”

唐春俯下身,将丁凤兰抱起来,放在了炕上,转身要走。

“不行!若是她醒来,发现自己没穿衣服,我又走了,必定会以为是本公子所为!本公子一向忠正耿直,绝不能受这等误会,我给她穿上衣服才行!”

唐春自言自语道,看着炕上的美貌女子,他紧张得搓搓手,然后从地上捡起了丁凤兰的亵衣,将她扶起来。

忽然,门帘一挑,柳月铃出现在门口,正好看到这样一幕,唐春愣在了原地……

“唐春!你在干什么?”柳月铃面露狐疑。

唐春吓得一个机灵,赶紧松手,丁凤兰倒在了炕上。

“我什么都没干!”唐春说罢,看见了手上的衣服,赶紧扔在了丁凤兰身上,解释道:“吾乃正人君子!”

黄泥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