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樊相宜换上了时清川送来的衣裳。

虽然是红衣,可裙摆衣袖上却绣着漂亮的白色莲花。

和时清川的白衣红莲看上去极为相配。

叶容君瞧见两人时,眼神一亮。

“殿下驸马定要百年好合。”叶容君一上来就好话夸赞。

樊相宜见叶容君今日难得换了一身带点儿颜色的衣裳,又听他说这话,下意识的就从腰间拿出一片金叶子塞他手中。

“你这孩子会说话。”樊相宜轻笑。

时清川为她准备这身衣裳时,她就知道时清川的小心思。

可今日是节日,所以樊相宜也就随了时清川了。

公主府的马车到了宸王府时,叶成惟是亲自出来接的。

当他看到时清川和叶容君都在时,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好。

等到时清川扶着樊相宜从马车上下来,那抹红衣映入叶成惟的眼底时,叶成惟一怔。

因为樊相宜身上的衣服和时清川的衣服一看就是配对的。

相宜她是怎么想的....

不过叶成惟还是上前笑着道:“相宜,今日本是想要和你一起去看灯的,你怎么带了别人来?”

樊相宜还没说话,时清川就上前拉住了樊相宜的手。

“臣本就是殿下的夫君,怎么能算是别人?宸王这话说的恐怕有些不妥。”时清川一笑。

“本王只邀请了殿下一人,那些要跟着来的人,不就是别人吗?时大人是连这些事情都不懂吗?”叶成惟冷笑。

这个时清川还真是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在相宜的面前,就表现的像是一只无害的小兔子一般。

“怎么会?是殿下允许臣一起来的,毕竟殿下早就答应与臣一起游街了,还是说,宸王是在怪臣不懂事吗?”时清川说着,就往樊相宜的身边躲。

樊相宜见时清川的手紧紧的拉着她的手,就抬头看向了叶成惟:“是本宫带他们两人来的,若是宸王这里不欢迎,那本宫带着他们离开就是。”

叶成惟见樊相宜竟然要走,就上前拉住了樊相宜的手:“别走,我只是想见见你。”

樊相宜听到叶成惟这话,眼神就看向了他拉着自己的手。

她轻轻抽走。

“那如今已经看到了,灯还看不看?”樊相宜出声道。

叶成惟见樊相宜把手抽走,心中有些不甘心,可他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自然要看,相宜,我曾经说过,以后岁岁年年,都会陪你看灯的。”叶成惟整理了脸上的笑容。

樊相宜听到这话,思绪忽然回到了多年以前。

她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天真小姑娘。

因为母后去世,唯一能逗她开心的就是叶成惟。

他经常偷偷半夜把她从皇宫带出来,看花看草看月亮。

可如今的她早已经不是那时天真的小姑娘了。

“宸王,还请自重。”樊相宜回过神来,就出声道。

在樊相宜身边的时清川看到樊相宜这话,就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向了叶成惟。

就算自己是替身又如何?

现在殿下在意的不也是自己吗?

叶成惟看着时清川的表情,眼中窜出几朵火苗来。

这个时清川果然不是个好对付的。

他惯会骗人。

在京城,想要看灯,最好的位置便是春风楼。

春风楼是京城最高的楼。

足足有六层。

在春风楼六楼,几乎可以看到皇宫里的样子。

没有人知道春风楼的东家是谁。

因为别的酒楼在别的地方都有分店。

可春风楼却是一个意外。

因为春风楼,整个大庆,只有这么一座。

也是,光春风楼的建造,就已经很费力费钱了。

叶成惟已经把整个春风楼的六层给包了下来。

春风楼里有机关,毕竟是六层楼,上楼自然是很费力。

所以这升降机,也算是春风楼的一大卖点。

很多人花不少钱也不是为了来春风楼吃饭,而是来体验一下这升降机的。

叶容君站在一边,随着升降机升起,他有些惊慌失措。

是时清川拉了他一把:“不要怕,你看那边。”

叶容君听到时清川的话,就把眼神看向了外面。

升降机所上升下降的地方,是有窗户的。

所以随着升降机,能看着眼前的楼和人慢慢的变小,变矮。

一切都尽收眼下的感觉。

这让叶容君真的不害怕这升降机了。

心中也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宁愿花很多前来春风楼吃饭了。

因为是想要体验这种一览无遗的感觉。

到了六楼,整层楼都被叶成惟给包场了。

从升降机下来,就有小厮领着人往观景台去。

叶容君早就安耐不住了。

怎么说也是十多岁的少年。

“去看吧,不用那么拘束。”樊相宜轻笑一声,就让他去看。

叶容君得了允许,立马就跑到了观景台上。

站在观景台上,就可以俯瞰整个京城。

不止能看到皇宫内的场景,还能看到长公主府。

“殿下,你看,是咱们府里的人在知欢阁点了灯。”叶容君看到长公主府时,就立马回头兴奋的道。

樊相宜看着他这般高兴,就轻笑道:“你小心一些,这可是六楼。”

叶容君立马应下了。

坐在观景台上,依旧可以看到远处的风景。

此时看和白日看,又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宸王好大的手笔,竟然直接包了整个六层。”樊相宜端起茶杯,走到了观景台边的倚栏上坐下,瞧着下面的火树银花。

虽然这并不是她第一次看。

“我不想让别人打扰到咱们。”叶成惟出声回答。

只是他没有想到,樊相宜竟然带了时清川和叶容君来。

这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他还想要说什么,忽然一朵烟花升空。

在天空炸出一道漂亮的痕迹。

虽然转瞬即逝。

却很漂亮。

随着这一朵烟花升空,接二连三的烟花在天空中炸开。

就算再六层楼之高,依旧能听到地面上人群的惊呼。

此时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了天空上的绚丽。

时清川转头看向了樊相宜,想要和樊相宜说。

而樊相宜的视线却不在那些烟花上,而是看向了楼下。

他的视线也顺着樊相宜的视线看去,却什么都看不到。

“殿下在看什么?”时清川好奇地询问。

樊相宜的眼神从那些行人的身上移开。

“在看国泰民安。”樊相宜轻笑。

她所求所愿,便也不过如此。

百姓安居乐业,脸上洋溢着笑容。

那她做的一切,便都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