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老爷子几人都跟了出去,韩修元走在最后。

他朝杜怀仁看一眼,神情寡淡,“这次,你做得太过了。”

无论如何,苏文秀都是他们曾经的好友,在事情真相还没查清时,他把人关进仓库,着实是过分了。

杜怀仁阴着脸不说话,盯着他们的背影,目光淬了毒似的。

他叫来他的贴身保镖,让他们把杜峰送去医院,接着,他朝仓库那边赶去。

此刻,仓库门口。

在苏楠楠的威胁下,管家找来仓库的钥匙开门。

门打开,苏楠楠推开管家,迫不及待地闯进去。

仓库里亮着灯,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潮湿难闻的气味。

大夏天里面连个风扇都没有,又闷又热。

一眼扫过去,苏楠楠看到了倒在角落里的人,眸底深处闪过一抹紧张。

“奶奶。”

她快步冲了过去,伸手扶起苏文秀,只见她脸色苍白,双眼紧闭,整个人看上去很虚弱的模样。

陆正跟了进来,看见苏文秀昏迷不醒,一把将管家拽了过来。

他冷声质问,“你们对苏奶奶做了什么?”

管家一脸惊恐,“没有,我们什么都没做,她昨天还好好的。”

“陆正,叫救护车。”苏楠楠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带着少见的着急。

陆正扔下管家,拿出手机打电话。

叫好救护车,苏楠楠把苏文秀交给陆正,然后迈开脚步离开仓库。

夜色下,那张生得精致的脸没有一点表情,她敛着眸子,眸底深处掠过一抹嗜血的冷芒。

骇人的戾气冲破禁锢,一发不可收拾。

陆正一看她这架势,立马反应过来她是要去找杜怀仁算账。

可她一个没有内力的人,怎么可能打得过杜怀仁,这不是找虐嘛。

他扯着嗓子喊道,“苏楠楠,你别去……”

然而苏楠楠并没有停下脚步。

她走出仓库,杜怀仁正好迎面走来。

苏楠楠凉眸微眯,一言不发直接动手。

“不自量力。”杜怀仁面上露出轻蔑的笑,抬臂朝她挥出一掌。

凶悍的内力扑面袭来,带着杀意。

苏楠楠眸色微沉,反应极快地躲开,随即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绕到杜怀仁身后,拔出藏在口袋里的匕首。

锋利的利刃泛着寒光,让匆匆赶来的陆老爷子一行人都惊呆了。

“……”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猛的吗?

眼看着匕首要刺中杜怀仁的后背,他侧了侧身,避开要害之处,手臂被划破一道口子,深可见骨。

杜怀仁捂住伤口,鲜血从他指缝里涌了出来,铁青的脸色愈发难看。

众目睽睽之下被一个丫头片子给伤了,说不清的屈辱感涌上心头,他恶狠狠地瞪着苏楠楠,声音嘶哑,“本来还想着留你一命,现在看来倒是我太过仁慈了。”

话落,他上前一步,双手成爪,浑身内力凝聚在掌心。

“这是你自找的。”

浑厚的内力铺天盖地地朝她袭来,带着一股压迫感,苏楠楠眼梢微眯,手持匕首迎着杜怀仁的方向袭去。

就算杀不了他,她也要扒下他一层皮。

哪怕是要她自损八百换他一千,她都无所谓。

结结实实的一掌落在身上,苏楠楠喉间一甜,速度却没有半点变慢,扬起手上的匕首刺进杜怀仁的心口。

杜怀仁气得表情狰狞,“你……”

他怒不可竭,反手一掌将苏楠楠掀飞出去。

“噗——”

苏楠楠摔在地上,后背一痛,偏头呕出一口鲜血。

“苏楠楠。”

陆正匆匆跑了过来,伸手扶起她,目光紧张地打量着她,“你怎么样了?”

“死不了。”苏楠楠身形有些踉跄,声音有些低哑,“你站一边去。”

陆正一听这话,知道她还不打算罢手,连忙挡在她面前,小声劝道,“苏楠楠,你打不过他的,我们再想别的办法对付他好不好?”

苏楠楠眼睫轻抬,琉璃般剔透的眸子染上几分猩红,似有些许失控的意味。

“你也要阻我?”

陆正头疼,他忘了,犯病时的苏楠楠是根本不听劝的。

操,谁能来救救他?

苏楠楠不理会他,捡起地上的匕首,眉眼冷酷,宛若杀神降临。

陆正心急如焚,就差给她跪下喊她一声祖宗了。

不远处,韩修元回过神来,脚尖一点,旋身飞了过来。

他站在中间,面对面地看向杜怀仁,语气微沉,“够了,停手吧。”

杜怀仁捂着心口,整只手被鲜血染红,听到韩修元的话,他冷冷一笑,“是她先动手的,凭什么要我算了,三长老,你偏私也得有个度,别胳膊肘往外拐。”

韩修元皱眉,懒得和他争辩,“杜会长伤得不轻,还是赶紧去医院处理伤口吧,别和一个小姑娘一般计较,失了体面。”

杜怀仁看出韩修元有意维护苏楠楠,面上浮出阴冷的笑,“她在我杜家的地盘放肆,今天我要是放了她,本会长面子往哪里放。”

他刚说完,管家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杜老,川爷来了。”

杜怀仁神色微愣,战霆川?

他来做什么?

陆正眼尖地看见踏着月色走来的男人,激动地挥舞着手。

“川爷,这边。”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盼望见到战霆川,真他妈来得太是时候了。

战霆川走了过来,无视其他人,径直走到苏楠楠面前。

陆正识趣地走开。

苏楠楠抬起头,对上战霆川幽邃的眸子,握着匕首的手紧了紧,声音冷冰冰的,听不出情绪,“你也是来阻止我的?”

战霆川看着她嘴角的血迹,眸中闪过一抹心疼。

“不是。”他认真地回了一句,伸手轻轻拥抱住她。

低沉的声音落在她的耳畔,“别怕,我来给你撑场子。”

苏楠楠怔了怔。

清冽的冷香笼罩着她,渐渐抚平她身上暴躁的气息,眸底的猩红淡了淡。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陆老爷子几人在看到战霆川抱住苏楠楠的那一刻,瞬间傻眼了。

那一脸复杂的表情,仿佛看到了什么世界奇观。

战霆川放开她,伸手拿走她手里的匕首,随意地扔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