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应是故人卿迟来 > 第六章

“林潇珩,为什么?”头倚着车窗的沈清辞闭目问道,心口泛着阵阵酸痛。

林潇珩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开着车,车厢里很安静,没有悦耳的歌曲,只有彼此间微弱的呼吸声。

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回答的沈清辞轻轻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彼此当彼此的陌生人不好吗?”

一个急刹车,两人的身躯被迫往前倾斜,一脸惊魂未定的沈清辞抬起头,看到前方既没有交通灯也没有车辆挡着,隐藏在心底的怒火突然爆发,携着恐惧质问道:“林潇珩,你发什么疯?”

林潇珩对于沈清辞的怒火置若罔闻,阴沉着脸,冷眼看着旁边花容失色的女人,冷笑道:“沈清辞,是你先来招惹我的,四年前是这样,四年后还是这样。”

沈清辞看着眼前突然变得陌生又恐怖的男人,害怕的去开车门,却发现车门被锁住了。

“怎么,想走了?”林潇珩一把拉过沈清辞,按住沈清辞的肩膀,迫使沈清辞看着自己,讥笑道:“我倒是想问问你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而别后要出现在我面前?”

沈清辞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解释道:“我要是知道会遇见你我一定不会过来。”

好一个一定不会过来,林潇珩被气得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沈清辞被捏的隐隐作痛,偏过头看着林潇珩修长有力的手掌,没有做声。片刻,林潇珩摆正身姿,看着远处泛黄的路灯,点起一支烟,没有抽,只是任由它燃着。

沈清辞向来不喜烟味,从她懂事开始就觉得这股难闻的尼古丁味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在沈清辞的父亲辞世后,沈清辞对烟草的厌恶可以说是到了极点。

沈清辞看着那泛红的星点慢慢向林潇珩的手指靠近,对上林潇珩的目光后面无表情的别过头,按下了车窗。窗外呼啸的寒风像是四处漂泊的流浪汉找到了新家,肆无忌惮的往车厢里猛灌,温度骤降,沈清辞不自觉的抖了抖,但依旧没有要打算关上车窗的想法。

沈清辞将头微微挪向窗外,避免自己闻到那股难闻的气味,寒风扬起沈清辞齐肩的长发,不禁让一旁的林潇珩想到了自己初次遇见沈清辞的场景。

那是大一的一个初夏的清晨,而那时的沈清辞和林潇珩还不认识。林潇珩和往常一样骑着自行车去教学楼上课。两旁的香樟树枝繁叶茂,在清晨的阳光下洒下一片连着一片的树荫。林潇珩见路上没什么学生,就一边骑着车一边拿着手机背单词。

“清辞,你能不能骑慢点等等我?”赵琳灵一边卖力的踩着踏板,一边在后边喊着。

沈清辞冲着后头的赵琳灵喊道:“教授布置的翻译作业我忘记做了,我得赶紧去补。”

就是这个清澈悦耳的声音引起了林潇珩的注意,林潇珩偏过头,看到一个脸上堆着灿烂笑容,衣着淡蓝色长裙的女孩飞一般的从他身旁经过,迎面的清风扬起她披着的黑发,长发随着微风四处飘扬,留下淡淡的清香。

清辞,那是林潇珩第一次听到这么动听的名字。笑容像阳光一样温暖,声音像春风一样温柔的风一般的女孩是林潇珩对沈清辞的第一印象。

林潇珩手里烟已燃到了尽头,滚烫的烟灰把林潇珩飘远的思绪拉回,林潇珩低头看了眼夹在指缝间的烟头,自嘲式地一个轻笑,按下了车窗往窗外一丢,随即点火挂挡油门,驻足许久的车子终于有了动静。一路上俩人都默契的不再说话,沈清辞下巴枕着手臂趴在车窗上,看着窗外接连不断又一闪而过的路灯,沈清辞闭上眼睛听着耳畔呼啸而过的风声,仿佛希望这咆哮的寒风能够盖住林潇珩的存在和她哭泣的内心。

一滴泪水从沈清辞紧闭着的右眼溢出,顺着脸颊滑落,沈清辞不紧不慢地轻轻拭去,呼了口气,努力的去平复自复杂又脆弱的心灵。

不知为何,从见到林潇珩的那个晚上开始,那些封存在心底,四年没有碰过的往事时不时的涌入沈清辞的脑海,也就是从那个晚上开始,沈清辞总是莫名其妙的流泪。

林潇珩把车停在了‘绿城花苑’大门口的右侧方,隐藏在草丛里的小灯散着光芒,‘绿城花苑’四个金属大字在灯光的衬托下格外明显。林潇珩扭头看了眼还不知道已经到家门口的沈清辞,想开口叫她,可话刚要说出口却又咽了下去。林潇珩点了一根烟,安静的靠在驾驶椅上。其实他烟瘾不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见到沈清辞后内心就烦躁的不得了。

沈清辞是被烟味给熏醒的,趴着转过头,看到一旁兀自抽烟的男人,深邃的眼眸直视前方,俊美的脸庞上多出了几分忧郁和清冷,沈清辞轻咳了一声,看着林潇珩完美的侧脸,张张嘴想说什么时却忍住了,怕自己又一次陷进去的沈清辞直起身子,准备去开车门,手落在开门的把手上时,轻叹了口气,低着头柔声说道:“以后这烟还是少抽些,对身体不好,吃亏受罪的最后还是自己。”

下了车的沈清辞自嘲般的笑了笑,她最后还是狠不下心来叫自己不去关心林潇珩。

林潇珩一愣,内心万分复杂的看着沈清辞安静的下了车朝小区大门走去,看到沈清辞快要进大门时,他急了。

“沈清辞,”林潇珩看着沈清辞离开的背影,冲出了车门,又在距离沈清辞三步之外的地方停了下来,看着沈清辞停下脚步后的背影,一字一句的喊道:“四年前你把我拉黑后不告而别,我现在不跟你计较,但四年后你既然回来了,那我一定会和你死磕到底。”

沈清辞转过身,昏黄的灯光让她根本看不清三步开外的林潇珩在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不知道林潇珩说这句话到底是想干什么的沈清辞笑道:“林总,我想,各自安好,互不打扰,放过彼此是对我们最好的相处方式。”

听完后的林潇珩站在原地,闭口不语,只是刚刚坚定的眼神突然一冷,眼眸黑的更加厉害,目光冷的能冻死人。看着沈清辞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灯光下,林潇珩苦涩的笑了笑,转身回到了车上。

“喂,又怎么了,少爷?”打游戏打的正起劲的陆逸铭突然接到林潇珩打来的电话,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车又坏了?”

“在哪呢?”

陆逸铭打开听筒,把手机放到桌上,一手操作键盘一手移动鼠标,悠悠然的回道:“还能在哪?在家呗。”

“你小子最近怎么这么安分,每次找你你都在家?”林潇珩显然有些怀疑,就陆逸铭那爱耍的性子,要是让他在家待一天,不出一小时他准能把房顶给掀了。

“别说了,老子烦着呢!”陆逸铭鼠标一扯,电脑屏幕一暗,操纵的人物挂了,陆逸铭把电脑一关,站起身走到厨房里倒了杯温水,不紧不慢地问道:“说吧,什么事,提前说好了,别又让我来接你,我可记得你前天刚买了辆新车!”

“收拾一下,十分钟后我在家楼下等你。”

“去哪?”

“会所。”

“啧啧啧,”陆逸铭在电话里感慨道。

林潇珩不耐烦了,直接吼道:“去不去。”

“去,老子正愁没地撒气。”

皇朝私人会所。

陆逸铭优雅的坐在沙发上,长腿交叠搭在茶几上,摇晃着高脚杯里的红酒,慵懒的语气问道:“说吧,遇到啥烦心事了?”

“你觉得壹安科技这个公司怎么样。”

“壹安科技,”陆逸铭喝了口红酒,“我查过这个公司,在过去,它在南城的商业地位可以排进前三,但就现在这种状况而言,能维持不破产都困难。”

林潇珩轻轻摇晃着手里的玻璃杯,不紧不慢的说道:“要是我说我想要收购呢?”

陆逸铭笑了,“你要么就是疯了,要么就是你很豪气。”陆逸铭给自己的酒杯里倒了些酒,“不过你本来就有钱,也谈不上豪不豪气。”

“我没钱,”林潇珩将杯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深情的看着陆逸铭,“你那有吗?”

“没钱,”陆逸铭斩钉截铁的回道,指着面前的拉菲,哭丧着脸,“老子最近自己都快穷死了,浑身上下加起来也抵不过这瓶红酒值钱。”

“你一庆阳传媒的太子爷会缺钱?”林潇珩质问道,但看陆逸铭的表情不像是装的,就又问道:“怎么回事,你和陆叔叔吵架了?”

“算吧,”陆逸铭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妈不知道从哪给我找了个相亲对象,我给搞砸了,气的我爸直接冻结了我所有的银行卡。”陆逸铭猛灌了一口红酒,接着说道:“现在你兄弟我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就差去要饭了。你知道现在我爸给我每个月的生活费是多少吗?”陆逸铭说完,拎出三个手指,“才这个数!”

“三万?”

陆逸铭哼唧一声,“三万都好了,三千!这叫我怎么活?”

“你到底干了啥?”

“我给那姑娘打了个电话表明了我的暂时不想谈恋爱的立场,谁知道那姑娘是开免提接的电话,开免提也就算了,关键是她爸就在她边上,你说我爸知道了能不气?”

“活该,”林潇珩笑道:“我要我就给三百。”

陆逸铭翻了个白眼,“你少幸灾乐祸,我就不信你找我来喝酒就为了收购这么点破事。”

林潇珩兀自喝酒,没有做声。

“想思雨了吧,”陆逸铭狡黠的笑道:“我说你就这么点出息,人思雨这才出差不到一天你就憋不住了,早干嘛去了?”

林潇珩递到嘴边的玻璃杯一顿,皱眉问道:“这跟柳思雨有什么关系?你别什么都不知道就乱说!尤其是在她面前!”

陆逸铭百思不得其解,“那是为啥?”

“哪来的这么多为什么,单纯的想喝酒了。”

陆逸铭不信,直言道:“你心里有事!”

是的,林潇珩有心事,而且这件心事折磨了林潇珩四年了,以前林潇珩可以压制住自己不去想,但现在林潇珩的心乱了,压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