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璃茉隐含着冰霜的视线扫过那些满脸鄙夷的议论凤孤城的废修,秀唇微抿。

顿了片刻,她才悄无声息离开,转身去了凤孤城的木屋。

吱呀。

程璃茉推门而入,并顺手给木屋加了灵气罩。这次还直接加了一层隔音隔视线的灵波。

进屋后,她就见凤孤城正坐在床上闭目调息。

听到门开的声音,凤孤城以为是送饭菜的女修,于是淡淡开口道:“把饭菜放下就出去吧。”

程璃茉没说话,从乾坤袋里取出一块酱牛肉,然后在桌前坐了下来。

听到屋中传来异响,凤孤城这才睁开眼睛,却见程璃茉坐在桌前,正用匕首小心的切着牛肉片。

他立刻起身走了过来,挨着程璃茉身边坐了下来,有些不解的问道:“这是干什么?”

“我刚才吩咐厨膳女修断了你的口粮。所以这几天只能委屈你吃这个了!”

程璃茉低头认真的切着牛肉片,切完顺手拎了一片喂到凤孤城嘴边。

凤孤城很自然的张嘴吃下,拉过酱牛肉一边继续用餐一边问道:“吃什么无所谓,我就是好奇你想做什么?白天配合你演妒夫还不够,现在又要我扮演什么?”

“被抛弃的废物妒夫。”

程璃茉抿嘴一笑,眼睛里满是促狭的光芒。

凤孤城一听,嘴里的牛肉顿时不香了。他瞪着程璃茉,眼里都是大写的无奈。

片刻后,他忽地眸色黯然道:“茉儿,不需要演,其实我也觉得尉景焕跟你才是天生一对。”

程璃茉闻言,嘴角的笑容隐去,抬头看向凤孤城冷道:“你从哪里看出我和他天生一对?”

“你们都是嫡系子孙,家世相当。你们都是天赋极强之人,修为不相上下,你们郎才女貌,不就是天作之合吗?我不过是个废——”

啪!

凤孤城还没说完,就被程璃茉一手压住了胳膊,而他手里的筷子也吧嗒一声掉落在木桌上。

他微惊,抬眸望向程璃茉。

“茉儿,你……”

“我说过,我的夫君不会永远是废人!迟早有一天,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事实!”

程璃茉抓住凤孤城的手臂,强势的说道。

可听到她这带着几分负气的话,凤孤城的黑眸中却同样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来。

程璃茉立刻明白过来,忍不住气恼道:“你故意的?”

“不是你让我扮演被抛弃的妒夫吗?”

凤孤城忍着笑回答。

“我让你在他们面前演,没说让你在我面前演!”

程璃茉悻悻哼了声,这才抬手松开他,谁知却被他飞快反握住小手,笑道:“茉儿,别生气。”

“我才没生气。”

程璃茉往回抽了下手,却没抽回来,她瞪了凤孤城一眼,嗔道:“还不放手?真想饿死坐实我抛弃你的罪名?”

凤孤城笑笑,没接她的话茬,反而是开口解释道:“我是说,别因为外面那些人对我的议论生气。”

程璃茉心中一动,抬头问道:“你知道?”

凤孤城点头,“似我这般半废,站在尉景焕身旁,那就是云泥之别,别人说的也是事实。”

“现在是,将来未必也是。城哥哥,等解决了尉景焕,我就帮你洗涤灵根。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相信我。”

程璃茉伸手握住凤孤城的手,给他此刻阴暗的内心带去了一抹光明。

“茉儿,我从来没怀疑过你的能力。”

凤孤城点头,接着又道:“不过你到底打算怎么对付尉景焕?常青已经快郁闷死了,这两天我都没见他出来,一直憋在屋里闭门修炼。”

程璃茉听了,好笑道:“这家伙倒是耿直,放心,回头我会给他一个大奖赏!”

“说说你的计划吧!”

凤孤城已经迫不及待想知道茉儿的打算了。

“这个嘛……”

程璃茉淡笑,倾身凑近凤孤城身旁低语了些什么。

凤孤城眸中顿时升起一抹凝重,迟疑的开口道:“这样好吗?万一他们真的……”

“那就怪不得我了!”

程璃茉眼眸中闪过一道寒芒。

“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不过一旦选了,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自知。这一点,谁也帮不了他们!”

“茉儿,真的不能放他们一马吗?”

凤孤城想到茉儿所说的那个大阵,就感觉一阵脊背发凉。

程璃茉却脸色平静的道:“我今日放他们一马,日后别人也会放他们一马?

城哥哥,我虽不自诩仁慈,却也不是嗜杀之人。他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怎样选择便会有怎样的结果。

我再仁慈也只能放他们一次,可将来他们还要面对无数次,你觉得他们能挺过几次呢?”

凤孤城默然。

因为他知道,茉儿说的是对的。对于修士来说,内心的贪婪是前进道路上最大的障碍。一旦失了本心,便再没救了!

程璃茉见凤孤城神色有些黯然,知道这个未曾化魔的少年还是一个纯净版凤孤城,所以也不再多说。

她一生最讨厌的就是伪善之人,尉景焕敢在她眼皮子底下耍花招,她是不会让他得逞的!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那就按照你说的做。不过,常青那边,我觉得还是知会一声要好。”

凤孤城也知道程璃茉的脾气说一不二,所以也不再为那些愚蠢的废修求情,反倒是开口为常青说了几句话。

可程璃茉却笑道:“无妨,让他先误会着吧!这样将来明白真相,教训也能记得深刻一点。常青这家伙就是太耿直了,一点不会变通,多学学对他有好处。”

“你不是故意整他吧?”

凤孤城无奈的摇摇头。

“你啊,有时候老练的吓人,有时候又顽皮的像个小孩子,真不知道你这性子怎么养成的?”

“我说我是老妖怪,你信不信?”

程璃茉笑不可抑,挑眉问道。

谁知凤孤城听了却是没好气的道:“我看你是小妖精,专门来作弄人的!”

程璃茉但笑不语。

升仙那时,她容貌依旧,身姿绰约风华绝代,可因为亦正亦邪的性格,总有人背地里喊她妖精。

她已经习惯了睥睨世人。也就是来到这里,她才又从头开始。

不过她现在改变主意了,前世修仙她断情绝爱,今生在此,她偏要情爱痴缠,她倒要看看,这般模样的她还能不能照样飞升?

不仅她,连凤孤城,她也要拉着一起,谁让他是她看上的男人呢!

小哥哥,接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