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在梦里钓命运 > 第七十八章:刘雅诗

姑娘的眼泪戛然而止,她婆娑着眼睛看着高煌,似乎要分辨出他说的是真是假。

高煌很肯定的朝她点头。

“我都叫人家她爸叫大哥了,我不能去和人家姑娘有什么吧?所以,真的是朋友,最多再加个生意伙伴!”

姑娘眼睛盯着高煌,她开始有些相信了。

“我说的是真的,”看姑娘还不说话,高煌索性举起左手:“我发誓,要是我和这胡灵儿……”

但是他的话被打断了,姑娘小手按在他的嘴上,脸蛋上还挂着泪珠子:

“算了,你不要这样,我相信你好了。”

说着,姑娘满是委屈:“你要是真喜欢她,你就去和她好了,我不想你不开心。”

高煌无奈:“我一点都不喜欢她,真的,你忘了我们在王顺山说的了么,我们每年都要去山上看对面的华山?”

姑娘这才眼泪巴巴的问道:“真的?”

“真的,我一点都不喜欢她,我发誓!”高煌肯定的回复。

用手指把姑娘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帮忙给姑娘系上安全带,然后从背箱里拿出饮料让姑娘喝着,又让姑娘扭了自己几下出出气,才把姑娘哄开心。

看着姑娘对着后视镜补妆,高煌开着车,有意无意的问道:

“你那张照片是谁给你的?”

“我的一个高中同学啊,怎么了?”姑娘随口回答道。

“哦,没事。”高煌脑子想想,没记得聚会那时有谁拍自己,不过随后他就想到了一个问题。

“你高中同学怎么知道咱俩之间的关系的?”

姑娘想了想:“应该是看了我的斗音吧?我斗音上有咱们俩的照片。”

开着车带着姑娘去吃了姑娘最喜欢吃的国福冒菜,又握着姑娘皙白的小手,沿着护城河吹着晚风散着步,直到姑娘还有些拧巴的小手慢慢的和他十指相扣,高煌才心知姑娘这是终于消气了。

他能感受到姑娘对他的感情,可是他现在还琢磨不透自己的感情。

一路上,不时有曼妙的歌声从远处袅袅传来,姑娘突然间放开他的手,让高煌拿着手机拍摄,自己站在路灯下,伴着歌声的节奏,跳了一曲很可爱的兔子舞。

“好看吗?”灯光下,姑娘的俏脸愈加娇艳动人。

“好看的不得了。”高煌竖起大拇指。

姑娘伸出小手示意高煌把手机递过去:“那我发个斗音吧。”

“啥?”高煌举起手机,不让姑娘接过去:“发哪里?”

“斗音啊。”姑娘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不是关注我的斗音号了吗?”

“你发个屁的斗音,”高煌伸手随意抚摸着姑娘的秀发:“过会把你跳舞的视频都删了知道吧?以后你跳舞,只能我看,其他人,想也别想!”

“哼,大男子主义!”姑娘撇撇嘴,却在转头之际,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和小沫儿拉拉扯扯,哄她开心更多的只是高煌生活里的调剂品,能否通过作为欧泊中安推广协会秘书长的刘雅诗去参加年末在雅加达举行的南洋欧泊推广大会,是高煌对自己下一步商业发展的打算。

托胡灵儿的关系,刘雅婷当着高煌的面答应了把他引荐给自己的姐姐,有了刘雅婷的承诺,高煌便提前准备了礼物,就等着刘雅婷的电话通知了。

结果周一的时候,高煌就接到了刘雅婷的电话,转述了她姐姐的话,约他在中午两点后在中安欧泊推广协会在城北的办公地点见面。

高煌欣然而往,并且想着是第一次见面,又有求于人,还投其所好,准备了一块价格适中的奇石作为见面礼。

据刘雅婷所说,她姐姐刘雅诗最喜欢的便是欧泊和奇石,欧泊太贵,所以价格参差不齐的奇石便是见面礼的最好选择。

赶在中午两点的时候,高煌在欧泊推广协会二楼的秘书长办公室里,见到了戴着金丝眼镜,一身职业套裙的刘雅诗。

在从胡总嘴里得知刘雅诗这么个人后,高煌特意在网上看了中安电视台的全秦探宝节目,刘雅诗这个女人在节目了就风姿卓绰,满身知性。

在现实中一见,皮肤白皙乌发柔顺,居然感觉比电视里更加漂亮动人。

刘雅诗正忙着看文件,高煌被秘书引到沙发上坐下,待倒好茶水后,刘雅诗才略带疲惫的走过来,很客气的向高煌伸出手,说道:“高先生,我妹妹说您想要认识我,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

高煌翘着屁股站起来和刘雅诗握手:“刘女士,您是欧泊设计大家,又是推广协会的秘书长,我这次麻烦刘雅婷向您转达我想拜访您的想法,也没有其它的大事,只是想向您请教一些欧泊方面的事项。”

“哦。”刘雅诗金丝眼镜下的眸子若有所思的看看高煌,嘴角却一直挂着笑容,她指指沙发:“欧泊推广是我的本职工作,高先生有什么问题我一定知无不言,请坐。”

“请!”高煌点点头。

两人对坐在沙发上。

高煌从背包里掏出用布包裹着的奇石,放在茶几上推给刘雅诗,笑道:

“刘女士,我从刘雅婷那里听说您不光擅长欧泊设计,对奇石也很有研究,这块云遥奇石是我在八仙庵那边淘来的,我本人对奇石一窍不通,这次带给您,希望您来品鉴品鉴。”

“哦?奇石?”刘雅诗眼睛一亮,略显疲惫的眼角也睁开了:“我可以上手看看吗?”

“当然,请!”高煌举手示意。

刘雅诗抿嘴一笑,伸手解开包裹在石头上的布条,随着布条减少,一块青色的太湖石渐渐显露出来。

这块太湖石呈圆卵形,通体发青,只是在石头表层,有三个白色的痕迹,如同三滴白墨水一般,渗透其中。

细细看这三团白色的痕迹,会发现其中两团像是云朵一般,线条优雅自然,而另外一团,就像是一个山尖尖,整体而言,就像是两团云朵围着山尖尖一般,惟妙惟肖,让人遐想。

这快奇石花了高煌差不多两千来块钱,虽然价格不算贵,但质量还不错,因为奇石这东西本身而言,就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较高价低都看顾客的喜爱程度。

刘雅诗用手轻轻的擦拭着白色的痕迹,见丝毫没有变化:“这块奇石叫做云遥是不?很传神的名字。”

高煌点头:“是的,云遥,取自山高水遥云雾缭绕的意境。”

刘雅诗微笑着,朝高煌点点头,然后又把目光凝聚到石头上,细细观看着,高煌也不急,任由她观看。

只是片刻后,刘雅诗突然咦了一声,高煌闻言看去,只见刘雅诗拿起手机,打开手电,圆润的手指在白色的痕迹下边,摩挲着。

“高先生,我有一种感觉,只怕您这块云遥,并不是您看到的这么简单,这下面的青色石皮下,可能还有着其它的色彩。”

“这……”高煌愕然,他奇道:“还有其它颜色?”

刘雅诗很肯定的点点头:“高先生可能对着太湖石不太了解,这太湖石虽然形状各异,质地坚硬,但他的外皮下,总是富含着许多色彩不一的线条或者是线块。”

她顿顿:“不过奇石这东西,本身的寓意才是石头最终的价值,这青色石皮下的线条,能不能对现在的意境产生积极的影响,是奇石涨亏的根本,所以我刚才那句话只是随口而言,这块云遥的意境现在已经很完全了。”

高煌连连点头,不过就在刘雅诗讲完后,他却说道:

“我这块石头本来就是送给刘女士您品鉴的,您看需不需要再稍稍解一下,看能不能解出更好的意境?”

“这个……”刘雅诗有些迟疑:“高先生,您其实大可不必如此……”

高煌却道:“刘女士,这块奇石也只是我在市场上淘来的,也不值啥钱,您看我第一次拜访您,两手空空的也不好,这样吧,我们就再把这块奇石解一下,不管解开后是涨是亏,都算我给您的见面礼,您看如何?”

刘雅诗苦笑:“高先生,我听雅婷说您对翡翠赌石很有研究,看样子她真是没夸大啊,您一看就是赌石行当里的大手子。”

高煌微微摇头:“只是运气罢了。”

欧泊推广协会这边就有自己的工具室,高煌跟着刘雅诗来到工具室。

事实上,大多数玩珠宝的,很少有人没有自己开过石头。

此时刘雅诗一脚踩着石头,双手稳稳的持着小型磨砂机,一副很标准的赌石切割的模样。

磨砂机开始呲呲的运转,飞速旋转的齿轮轻轻的贴在云遥奇石上,很快便将青色的太湖石表皮削了一大半。

一开始,灰蒙蒙的石屑横飞,只是除了那三个白色的痕记,其它都是青灰色的石肉。

一点点一点点擦石头的刘雅诗也皱起了眉头,她渐渐挪开磨砂机。

“不应该啊!”她观测着灰色的石肉,又用手掌当做刻度,从白色印记那里量了起来。

高煌凑上去,也是看了一会,突然说道:

“刘女士,您看是不是从这边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