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黄绿之影如同流星般划过,不见其真身只见残影。

不知何时,林云霄奚炎和司家一伙人的中间,出现了一个衣着半黄半绿的儒雅男子,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出现的。

但是他的模样,大家都有印象:黄叶城城主廷林野!

“你们为何在此喧哗?司天午你不应该陪着胡闹,小一辈的事总归要由他们自己承担。”

“而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小子和你家小辈对上,不是你的功劳?”

廷林野不紧不慢地说道。

“所以说到底,还是你把自家的后辈送上了死路啊。”

“哼,我看他就算是和其他人对上了也不会下手轻了,这小子杀戮成性,廷林野你也不想自己管辖的地方有个杀人狂吧?”

司家刑罚长老司天午哼道,对自己暗箱操作的行为倒是没有一点反省。

廷林野能知道司天午的行为,主要是他的城主身份。

身为城主有组织上的特殊赏赐,在自己的辖区内无论是实力还是感知都大大加强了,所以才知道这档子事,并不是廷林野特意去调查知道的。

当然了他对司天午的行为也有些不满,不仅扰乱了新秀赛的秩序,还在自己城里上演全武行,简直就是把自己不当一回事。

所以看时机差不多,自己就可以压轴出场,结束这场闹剧了。

“我黄叶城小小地方可经不起你们这样子折腾,看在我的份上,这次就先别抓他了吧,这次的新秀赛若是少了这小子,恐怕会无聊很多啊!”

廷林野笑着对司天午说道。

司天午眉头紧锁,若是其他人不给面子也罢,高低得要拿这个小子泄愤。

可是他却不敢不给廷林野面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黄叶城城主有要保住林云霄的意思。

“哼,那这次先放过这个小子。”

意思就是下次见到了还是得抓,司家的人可不是那么好杀的。

廷林野笑了笑,没有回话。

而还在比赛现场的詹邦德也无心观战,来到了廷林野身边。

“城主大人,属下无能,让贼人大闹黄叶城,请治罪!”

廷林野摆了摆手,并没有追责。

面对廷林野的宽罪,詹邦德心里愈发的尊敬这位城主,虽然这已经是他最尊崇的人了。

詹邦德可不会忘记,廷林野是如何一步步带领着黄叶城走向强大。

而詹邦德则是詹家的前大少,詹家就是那曾经在黄叶城搬出去的那一家族,现在詹家在更高级的城市发展的蒸蒸日上。

这都是廷林野的扶持,虽然也需要詹家予以回报,让黄叶城越来越强。

不过詹邦德觉得这些都是应该的,毕竟自己家族获得的如此多好处,自然不能过河拆桥。

其实廷林野也不想放走詹家,可是黄叶城毕竟格局太小,拖着詹家也只会阻碍其发展,还不如卖个人情让詹家高升。

而廷林野身为城主如果想要得到更多,就只能从百城大会里有优秀表现,获得组织上的奖赏。

如果自身实力够硬,可以直接向其他城邦的城主发起挑战。

但只能是由下级向上级挑战,若是打赢了就可以与之对换城邦。

不过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每个城主都属于自己的修炼资源和环境,比自己高级的城邦的修炼资源也是不可同日而语,想要发起挑战并获胜难于登天。

相对容易做的,就是把自己城里优秀的家族迁移过去,然后让这个家族进行资源互通,这才能让廷林野有更进一步的可能。

这也是为什么几个城里,蓝光城稍弱的原因,根本没有家族可以出去,也没人愿意关照,屠文生抱着巨款而无用武之地。

而林风清则曾是他的招揽对象,所以见到林云霄时才会有那种反应。

以上全是詹邦德的目前情况,所以当他发现林云霄的动静时,就在想有没有利用的可能。

随着他进一步的神念搜查,不仅发现了奚炎与林云霄关系不浅,而且在某处隐蔽的地方还有接应之人。

司家毕竟是穆武城的人,自然是没有任何可利用的地方,而且还是竞争对手。

但是奚炎和魏凡是散修,而且没有加入任何城邦,若是借助此事把他们拉到自己的阵营,也算是一大助力了。

在各个城邦之间,散修算是重要资源,虽然不是自己城邦内的势力或个人,但是各城邦城主可以邀请这些散修作为客卿参战。

不过没有太多散修愿意参加,毕竟帮助了一座城就等于是打上了这座城的烙印,以后去其他地方就有一定危险。

而且从规定上来说,客卿在三次百城大会期间都属于其客卿不能私自解除,不过可以选择不参加百城大会。

廷林野就是打这个主意,他的黄叶城的客卿并不够,还可以继续招募。

但是要招募这些散修太不容易了,要价还非常高,自己根本请不动。

而现在眼前的,就是两个活生生的打折价的客卿,并且都是天云境大成,足以让队伍的战力提高两成以上。

奚炎看着退去的司家一行人,感受到廷林野热切的目光,他就知道廷林野打得什么主意了。

这他妈的十年起步啊!

不过如果自己成为了黄叶城的客卿,那自己也能更好的保护林云霄了,不用带着他东躲西藏,若是林云霄真的不能突破化源境,那也正好就在黄叶城落地生根吧。

“奚炎兄,你的鼎鼎大名我已经垂xi…听闻已久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有空的话可以来府上坐坐,我房子还蛮大的。”

奚炎已经想掉头离开了,虽然知道你保住林云霄是打我的主意,但你也不能这么说啊,搞得我们俩似乎有什么不正常的故事在里面一样。

“还有一位是……”廷林野眼神灼灼,他知道还有另外一个接应之人,他们都别想逃!

奚炎一阵泄气,只好把潜伏中的魏凡叫了出来。

魏凡此时看向奚炎的眼神仿佛可以杀死三千二百个源阳境强者。

老子十年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奚炎眼神躲闪不敢面对,早知道应该让他在城外接应说不定还能逃过一劫。

林云霄看着几欲吃人的魏凡叔叔,不知道奚炎到底是哪做错了问道:“城主来主持公道了,这有什么不对吗?”

奚炎讪讪道:“没事,很对…很对…”

奚炎自然也是得罪不起廷林野,毕竟人家可是半步源阳境强者,手里还有几万的护城军,那可比司家恐怖多了。

廷林野的笑容愈发灿烂,这两人总算是到手了,好处什么的随便给一点就行,量他们也不敢讨价还价。

空手套白狼这还是太过了,万一引起不满在大会期间背后捅一刀也是有可能的。

“这位小友,你的比赛还在继续呢,这次的奖品可是一道秘术哦,你不想把它拿到手吗?”

廷林野笑咪咪地对林云霄说道,如同在引诱小孩的人贩子。(好像就是啊!)

奚炎在一边翻白眼,你那只有四息的秘技有个屁用啊!

但是还是只能回去!

奚炎拳头在衣袖里紧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