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众仙皆是敌 > 第16章 举世皆敌

山脉之中,孙执事见到远处树木间君无轩的身影,一掌按去,霎时古木破碎,落叶纷纷。

君无轩被余威震得踉跄,再次吐出几口鲜血,回头狠狠瞪了眼后飞奔,天魔双翼上雷光闪动,速度奇快。

响动声惊来一只三阶凶兽,是条巨蟒,张着大嘴朝孙执事咬去。

见巨蟒挡道,孙执事大怒,一巴掌将它扇飞,意识覆盖五里,却没君无轩踪迹。

“这小子定有什么宝物掩盖行踪,分头找!”孙执事双目阴沉,朝身后三人吩咐。

凶兽深处,君无轩身躯上玄青色光晕环绕,封天塔能规避意识探寻,这是魔女刚刚告诉他的。

而此刻有魔女气息加持,一路上碰到的凶兽皆被恐怖气息给吓住,纷纷让路。

最终他来到了四阶凶兽领域,寻了个山洞钻了进去。

山洞之中,一双明亮的大眼盯着君无轩,让他驻步。

前方空间中,一只双头火狮匍匐在地上,它身后还有一个小池,池水清澈,一株雪白色四叶古药扎根其中。

对于这突兀而来的不速之客,双头火狮愣了下,正要发怒时感受到少年身躯上的恐怖气息,一时间止住了。

一人一兽就这么大眼瞪小眼。

“本座想借此地暂住,你可有意见?”魔女声音传来,双头火狮身躯一镇,竟乖巧爬起走到了一边,让出了位置。

君无轩也是心虚,说实话没次用这种方式吓人都心惊胆战的,深怕被识破。

而魔女就不一样,她有她的高傲,语气中含有王者威严,对任何东西都是很不屑。

君无轩走到一旁坐下,尽管如今肉身强横,在芽显中期执事攻击下还是出现了内伤。

好在道古心种者拥有强大的恢复能力,调息没多久便感觉好了很多。

见君无轩打量着池中四叶古药,双头火狮站了起来,朝他呲牙咧嘴。

毕竟古药就是凶兽的修炼根源,就算眼前敌人再怎么强大,也决不允许他打古药的主意。

看着双头火狮散发的气息,君无轩吸了口凉气,这家伙竟是四阶中期,隐约有要抵达后期的迹象。

立马打消了夺药念头。

兽域外,几日过后消息很快传开,君无轩这魔头又杀了踏雪剑宗一行人,而且其竟然能幻化成传说中的魔族形象。

道古心种,魔体!

顷刻间所有目光齐聚兽域,也不知是谁传播消息,就连北荒,东荒以及西荒的宗派皆要派人前来相助,号称诛魔!

南荒一流宗派太一宗怎会不知晓他们所图,毫不犹豫拒绝。

中荒上尊殿,此刻一名老者负手望着南方,他身后有个黑衣男子低头而立。

“又是南荒吗?这南荒还真是神奇呢,千年前有仙影降落,百年前有古废墟开启,如今又多了个道古心种者降世!”

老者抚摸着胡须,目光陷入追忆,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大长老,我们可要出手?”身后黑衣男子神色一动,抱拳问道。

老者手上动作戛然而止,“当初宗主称霸荒天大陆,曾定下规矩,南荒之事由太一宗统管,我们插手难免惹得其他宗门不满!”

沉吟片刻后道:“让弟子前去吧,也当作历练历练,看看道古心种到底有什么不同。”

黑衣男子点头,转身离去。

南荒,得到消息的北玄宗、踏雪宗,剑宗以及紫云宗宗主再次南下,而其他君无轩没有过节的宗派到没有张目明胆,只是偷偷派遣执事前来。

他们将兽域翻了个底朝天,却没发现君无轩踪迹。

最终干脆向宗内弟子散发君无轩图像,若是有人发现反馈,必有重赏。

兽域南边小镇,某茶楼之外,此刻一名斗篷少年行走在街道上,听到茶楼中有散修讨论这些事,忧心忡忡的同时怒火中烧。

“这是举世皆敌了吗?”

君无轩在前不久已经偷偷离开了兽域,来到这小镇租了间房屋躲避追杀。

咯咯……

见他这般魔女偷笑了起来,惹得君无轩大怒,“都这般情况了你还笑,如今该如何是好?”

封天塔内魔女笑声停止,转而道:“你这么慌张干嘛,昔日我天魔族只要现身,皆被诸仙追杀,也没你这般过!”

“那可是各宗宗主以及执事啊,随便一个都能秒杀我,我又不如你们天魔族那样强大,怎能不慌?”君无轩回怼,对魔女不可一世的态度有所不满。

他还有事没做完,可不想就这么轻易死去。

魔女听后微愣了下,继而摇了摇头:“你错了,天魔族不惧天地,乃是本能,与实力无关!”

“如今你只有去寻找秘境,有些秘境有修为限制,宗主级别的人进不去,在里面你能暂且躲避的同时,还可以修炼,一举两得!”

君无轩回到小屋,仔细想了想魔女的话,觉得很是有道理,觉得明日去打探秘境的消息。

夜晚,星河斗转,皓月当空。

青月宗一间阁楼屋檐上,林沫兮抱着双膝坐在鸦青色瓦片上,满脸愁容的仰望繁星。

“估计君无轩恨死我了,怎么办,若是遇到我该怎么解释?”

她抓狂的揉了揉长发,心情郁闷至极。

“都说他是大魔头,但我不相信,紫云宗之事是因为赵行云欺人在先,想必他击杀剑宗踏雪宗子弟也有他的道理吧!”

林沫兮胡猜乱想,最终微微握紧了拳头,“不行,我得出去找他解释清楚,真不是我告的密!”

月光下,少女面容虽然不算绝美,但别有一番风味。

“道友,你可知哪里有秘境?”

茶楼之中,君无轩坐在座子上,轻抿了口茶水,朝对面十五六岁培种初期的少年问道。

少年面容憨厚,身着麻衣,他仔细打量了君无轩一番,最终摸出画卷看了看,咧嘴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你是君无轩!”

君无轩双眸冷光乍现,暗道现在自己画像都每人一份了吗?

就当他下杀心之时,少年自我介绍起来:“我叫吴辰,散修,对你没有恶意,相反我还要感谢你呢!”

“哦?这是为何?”

君无轩杀意不减,反复打量着眼前看似憨厚,内心却是精明的少年。

吴辰端起茶杯咕咚咕咚喝了几口,这才慢慢道:“那赵行云时常欺负弱小,曾在我手中夺去一株古药,还出言讥讽。你杀了他,也算解了我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