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温柔的镇妖师 > 第十九章:揍你没商量

金明蕊坐在江鹤身边,江鹤虽然还没醒过来,但好在身上的气息已经平稳。

江海瑞被江鹤身上的仙气灼伤,不敢贸然靠近,但听见外头江老爷叫自己过去,他仍然自告奋勇的站在江鹤身边,“江鹤这儿我帮你守着,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出事儿。”

金明蕊的状态非常对劲,江海瑞以为她是不想再受欺负,于是提醒金明蕊,“你这本领通天,就算不当面顶撞,暗地里解解气也行呀。”

“说的好。”金明蕊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

鬼最擅长记仇。

既然欺负了她丈夫,那么这个人不死也要脱层皮。

金明蕊来到江老爷的院落中,他找了几个有点修为的人,在那儿摆法阵。

江老爷看见金明蕊过来,让她站在院子里不要动,说是要让她站在那儿多晒晒太阳,去去煞气。

夏天暑气逼人,一院子的人都躲在屋檐下看笑话。

若是之前,金明蕊念在江鹤的面子上还会忍一忍,但此刻,知道他对待江鹤连狗都不如,金明蕊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那里还肯忍受他的侮辱。

“江老爷,我这身煞气启是这点阳光能消除的?”金明蕊说完这话,天空开始乌云密布,飞沙走石。

“元清寺的道长在此,你休想造次!”江老爷义正言辞的说着冠冕堂皇的话,整个人却躲在了那几个道士身后。

金明蕊轻笑了一声,继续往前走,“不过是刮风下雨,怎么就把你吓成这样。”

“妖女,看招!”道士刚拿起桃木剑就要往金明蕊身上劈,那剑还没举起来就碎成两半。

金明蕊踩着道士的桃木剑,走上去,“小道士,你的剑太旧了,也该换把新的了。”

金明蕊垂手用灵气凝聚出一把燃烧着火焰的剑,抬手劈开了道士做法的祭坛,看着那些人惊恐的神色,金明蕊冷笑着看向众人,“就这点本事儿,还想降妖除魔?”

火焰凝聚的剑在金明蕊手中消失,金明蕊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不再压制府中的蛇怪。

天空一声雷响,瞬间下起了瓢泼大雨。

金明蕊扭头看着怨气冲天的蛇怪,拿出一枚灵丹抛给了它。蛇怪吞下灵丹,之前被金明蕊打伤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蛇怪迎风而长,瞬间变成吞天巨蟒。

江老爷看见蛇怪,直接吓得晕倒在地上,那群道士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周围的丫环小厮没有一个敢上前。

金明蕊看见江老爷没出息的样子,走到江老爷旁边,泼了杯水将他弄醒。

江老爷看着金明蕊和蛇妖,惊恐的往后退,“你···你个妖女,你要干什么?”

金明蕊勾起嘴角装作无辜的样子说:“江老爷你在说什么?我一个小女子那里的这些道长的对手。”

她说这话的时候,那蛇怪从房顶上爬下来,硕大的蛇头悬在金明蕊头顶,似乎下一秒就要将金明蕊吞下去。

金明蕊抬头看了眼蛇怪,抬手制止了即将落下的血盆大口,“你修行不易,咱们点到为止。”

蛇怪明白金明蕊的意思,冲着江老爷吐出一口黑气。

黑气弥漫四周,金明蕊升起结界,制造出幻境。

结界升起的瞬间,周围的声音一点点消失,金明蕊看着被拽入幻境的江老爷,握紧了拳头,一拳砸的江老爷脸上开花,蛇怪也不甘示弱,变成小蛇疯狂咬在江老爷的肚皮上。

幻境里,江老爷的哀嚎声连绵不绝。

“欺负我相公,你也不看看我是谁。”金明蕊对着江老爷拳打脚踢,江老爷被他们打的连连求饶。

一直打到天黑,金明蕊才将幻境撤去,将遍体鳞伤的江老爷送回房中。

至于其他人,金明蕊早就在控制周围乌云升起的时候,就已经将他们的记忆定格,也就是说刚才发生的一切,他们都会忘记。

虽然江老爷被自己暴揍了一顿,但是一想到日后还要跟他相见,难免会心有怨气,因此回去的路上,金明蕊就盘算着带江鹤离开江家,换个地方生活,反正自己金银财宝有的是,干嘛要在这儿受气。

金明蕊回到房间,江鹤从床上起来,觉得脸上奇痒无比,伸手一抓大块的皮肤被自己抓了下来。

我这是怎么了?

江鹤跑到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脸上正在蜕皮,刚才皮肤剥落的地方,底下的光洁如新的新皮肤。江鹤搓了一下刀疤部位,原本骇人的伤口底下,竟然长好了。

江鹤不敢相信,赶紧去洗了把脸,再照镜子,镜子里的自己容貌艳丽,纤妍洁白,如美妇人。

“弟弟,你恢复了。”

江鹤扭头看见江海瑞,“哥,我是一个正常人了。”

江鹤激动的抱住江海瑞,自己竟然能碰到他了。

金明蕊推开门,看到紧密无间的二人,“我才出去一会儿,你们俩的关系怎么变的这样好?”

江鹤有些羞涩的松开哥哥,将自己完好如初的脸呈现在金明蕊面前,“蕊儿,我的脸恢复了。”

金明蕊看着激动的江鹤,他开心自己也跟着高兴,金明蕊摸着江鹤的脸颊,“你容貌恢复是件喜事,不如咱们到花悦楼庆祝一番。”

花悦楼是城里贵公子们和姑娘调笑的地方,江鹤听到这个名字脸上泛起两抹红色。

江海瑞来了兴致,他想看看自家弟弟这张脸魅力怎么样。

“去吧去吧!我也跟着你沾沾光。”

“这不好吧。”

金明蕊拽着江鹤,给他换衣服,“我都不介意,你还介意什么?”

金明蕊拿着江鹤的衣服,突然转过身跟江鹤说:“相公,我不想住在江府,咱们趁着这次机会离开这儿怎么样?”

江鹤眼睛里露出期待的神色,但转而想到自己身无长物,如何支撑家庭。

江海瑞看出江鹤的顾虑,从一个角落里拿出一个落满灰尘的盒子交给江鹤,江鹤打开盒子,里面满满的一银票,还有好些零碎的黄金白银。

“这可是我当年攒下的家当,都是你的。”

江鹤露出释怀的笑容,随后拿着盒子交给金明蕊,“蕊儿,这些你收着。”

金明蕊看着自己堆放了半个屋子的嫁妆,挑了挑眉毛,看了看江鹤,“那我就收着吧。”

江鹤不知金明蕊使用了什么法术,手里的盒子一下子就消失了。

江海瑞看了下外头的天色,“走吧,再晚会儿花悦楼就没位置了。”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