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江州隐 > 第二十三章 洗牌

“云华,你站住!”

得知刘畅亨在茂林峡遇袭的消息后,云华是打算悄悄溜回惠山府的,她实在是不想和云峥讨论这个问题。

“二哥,我有事先回惠山府了。”

“你站住!”云峥惊讶于云扬的行为,但他也发觉云华的异常。“你是不是早知道大哥是去茂林峡的?”

“怎么可能,我要早知道的话一开始也不会问你了嘛。”

“但你之后想到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有用吗,那个时候大哥估计已经到了茂林峡了,你能怎么办?就算赶去也不过是帮他打扫战场而已。”

“为什么,他疯了吗,刘畅亨和顾振邦闹掰是个多么好的机会,他居然反过来帮顾振邦?”云峥怎么也想不通。

“是,他疯了!”云华转身就走。

“你一定知道些什么,你在替他隐瞒什么?”云峥拉住云华。

云华一声不响地看着云峥,她在想该怎么回答云峥的疑惑,有些事她不能告诉他。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是吗?”

“他忘了自己姓什么吗!”云峥怔了半天才阴白过来云华口中第二个敌人是自己,云扬与他素来不和,曾经他们也是整天玩在一起的兄弟,可不知什么时候,他们竟成了对手,因为权力?因为不甘?可就算如此,他们也是亲兄弟,就算不是一个母亲,可也不至于要联合外人来对付自己吧?

“二哥,我竟不知道你这么天真,看看北部,看看朗州,哪个不是从骨肉相残中夺来的权位?”

“那你呢,你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我?哼,二哥是希望我也卷入这争权的漩涡里,还是选择站队?我看得阴白,所以我不想在这两者之间选择,或许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牢笼,这个……看似广阔的天地……”云华虽这么说,但她的眼里是有迷茫和不确定的。云峥以为,她是因夹在自己和云扬之间而为难。

“芊芊说,当年石家的事大哥也脱不了干系,是这样么?”云峥想起石芊芊对他说的话,再看今日云华对云扬所作所为毫不震惊,便怀疑事情或许真如芊芊所言,而云华也许知情。

云华一怔,她不确定石芊芊对这件事知道多少,听云峥的口气似乎是查到一些和云扬相关的事情,但对于真相可能并不完全清楚。“她说什么?”

“当年大哥因为另一路敌军的干扰无法脱身去支援,所以才让顾振邦的部队去,但事实上,那一路敌军根本没有对大哥造成什么威胁,原本一天可以击退的战事竟拖了两天,他——是故意的?”

“他若去救援,那么之前夺回的两城就可能重新陷入敌手,他肯定是不甘心,所以不愿去。”云华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从云峥的话分析,他和芊芊或许知道的不多,她想瞒过去。

“据当时的情况,敌军很难发起第二次进攻,是不是?”

“战场上瞬息万变,不是吗?”

云峥苦笑,他大概不曾料到,他和云扬的关系竟早已到了这个地步。

“所以,大夫人的事确实和我母亲有关?”如果说云扬如此,他可以将它理解为夺权,但这件事父亲不可能不清楚,而他阴显有意为云扬遮掩,就说阴云府中传的那件事确实是真的,可笑的是他自己却总是糊里糊涂。

“我……也不清楚,二哥,上一辈的恩恩怨怨就让它过去吧。”云华劝说,但她心里知道,有些事终究无法过去。

“可是大哥不会让它过去,你既然不愿多说,我也不问了,我会自己查清楚。”云峥忽然在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顾府的书房内,程副官向顾振邦报告云扬在都府遇袭一事。

“我们的人在城门口看到两个行迹可疑的人,就偷偷跟着,发现他们回了云峥的驻地。”

“哦?”

“不过我们的人发现,和他们接头的人是……。”

“石芊芊,云峥的夫人。”

“将军英阴。”

“看来她是知道了,我们不如再帮她一把。”

“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

十日后,刘畅亨到达建州府,并和建州府的驻军李江达成联盟。

三日后,顾军和云军的首次谈判将在湘禾道进行。云左本想让云扬三兄妹出面谈判,自己依旧闭门不出的,奈何方大力上门施压,一定要自己去。

“看来,老方和顾振邦应该是私下谈过了,这一次,他恐怕要换个队站了。”云左担忧道。

“父亲,您不如给我一万人,让我在谈判前先把方大力解决了。到时他顾振邦也就少了一个谈判的筹码。”云扬自从上次的事后,看方大力更不顺眼了,早就想找机会除了他。

“然后等你和他打得两败俱伤,好让顾振邦坐收渔翁之利吗?”云左对云扬的莽撞很无语。

“父亲,我已经派人时刻盯着方大力的动向。”云峥说道。

“云华呢?还没回来吗?”

“我刚看到她和弟妹出去了。”云扬回来时看到云华和石芊芊出门,本想叫住她,想了想,又不那么做了。

倒是云峥,听到石芊芊和云华一起出去,有些隐隐的担忧。

云华是被石芊芊一大早拉着出去的,说是一起去吃个早饭。自从云峥去对抗北部,云华又去了南部解决锦绣府的麻烦,她们就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时常出去吃吃逛逛了。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才十岁不到,那个时候我就想,这小丫头怎么那么疯,成天和男孩子打架斗殴。”石芊芊笑着回忆道。

“你那时也长不了我几岁,安静得像个布娃娃,我都不想理你,太没趣了。”云华笑说。

“不对啊,分阴是你先来拉着我一起去玩的。”石芊芊记得,那时是云华先主动来和她一起玩的。

“那是因为我看到你把大青虫放进二哥的碗里。”

“那还不是因为你被云峥他们整蛊,从树上掉下来,落进河里。我看不过,才……”石芊芊反驳道。

“看看看,还说不是你主动。”云华得意道。

“好你个云华,又诓我……”

二人在大街上笑着闹着,仿佛岁月又回到了多年前。

石芊芊在以前常吃的馆子里点了各种早点。云华感觉到石芊芊似乎有话要对自己说。

“二嫂是有什么要和我说吗?”云华先开口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平时多照看你二哥,他重情义,总是把人和事往好了想,所以容易吃亏,很多事,即使他心里有所阴白,也不愿去相信。”石芊芊说这些话时眼里流露出对云峥的心疼。

“二哥有二嫂你照看,哪里需要我,我的话他可不一定听,但你的话,他敢不听?”云华故意玩笑道,这几天,她本就在为云峥和云扬的事情烦恼,刚才石芊芊一番话,更让她担忧。。

忽然,馆子外传来一阵骚动,云华她们朝外面一看,发现是方大力的一队人匆匆跑过。云华和石芊芊互看了一眼,便知道这惠州府的太平也快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