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万世灵冢 > 40.丹盟

清风拂栏,伴随着露珠一滴一滴地落在还未睡醒的石板上,提醒着周围还在昏睡的枝丫和小草,今天肯定又是晴朗的一天。

江余微眯着眼,迷迷蒙蒙的他感受到有两三个女子在说话的声音。使劲一个转身,终于看清了对方是谁?嗯?你们在聊什么呢?江余有些微弱地问到。

见江余清醒过来,刚刚还聊得比较欢快的几个婢女急忙停止了聊天。就在她们停止之际,一个身穿淡青色袍服的女子从房间的另一个角落走了出来,此时她那绝世的容颜,完全让江余沉浸了。

或许是感受到了来自江余那般憨憨的痴情模样,那女子忍不住笑出了声。怎么,江余弟弟,昏迷了这么多天醒来就不认识我了?没错,那女子便是现在月笙拍卖商会的会长,也是昨夜舍身不顾一切地救了江余一命的人。

江余听到庭月笙调侃的话语这才顿感刚刚自己的失态,也笑着道:“月笙姐姐别拿我开玩笑了,我这不是才刚刚苏醒过来精神有些恍惚吗?”好了好了,紧张什么?姐姐我又不会怪你,能让你这么挑剔的人都沉迷了半天,这也说明了姐姐我的魅力很大不是吗?哈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江余有些尴尬地说着。对了,月笙姐姐,我明明记得我昨天就已经苏醒了的,怎么又昏迷过去了呢?

听到江余这么一问,庭月笙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遮遮掩掩地说到:“你昨晚不知道怎的了,吃着东西就突然发起疯来,我看不对劲就把你给打晕了。”什么?江余听到此话一惊,我突然发起疯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月笙姐姐?

庭月笙没再答话,而是旁边的丫鬟回复道:“江余少爷,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昨晚可是多亏了我们会长你才没有导致走火入魔的。”什么!你说得具体一点,江余有些紧张地说。不就是你修炼的功法出了问题了吗?那个丫鬟继续道:“江余少爷你为什么要去修炼那种邪门的功法啊?你可知道那种功法只要稍微一不注意就会走火入魔的!”功法?什么功法?

江余少爷,你真的忘记了?昨晚我们会长说的好像是一种叫作鬼僚的功法。鬼僚?江余听到丫鬟这么说心里更是疑惑了。道:什么鬼僚?我根本没有修炼过这种功法啊!

你说什么,江余弟弟?此时庭月笙终于开了口。你说你没有修炼过鬼僚这种功法?是啊,这个名字我听都没听过,江余回复道。那就怪了,我昨晚明明看到了你手掌之中有一道印记,那印记明明就是修炼了鬼僚这种功法的人才会出现的。印记?江余听到这儿连忙看了看手心,可是此时别说什么印记了,就连一道划痕都不曾发现。什么!庭月笙见此也是大吃一惊,我昨晚明明就看见在你手心的啊。嗯,嗯,我们也看见了,其他几人也说到。

江余仍是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如果她们说的是真的,那印记又到哪儿去了呢?还有,什么鬼僚的功法,那究竟是一种什么功法,怎么会让自己突然发起疯来呢?不管了,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了再说吧!

江余缓过神问到:“那后来呢?按你们所说我那种状态应该是走火入魔了,我又怎么会这么轻易地就好了呢?”嘿嘿,说到这儿,丫鬟们纷纷笑了起来,好像将要说一件什么极其开心的事情似的。江余见此更是疑惑了,怎么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与此同时,江余暗自在心底祈祷着:“可别做出了什么丢人的事啊,要不然以后我还怎么面对她们啊!”

就在江余思考的同时,有一个丫鬟也接起话来说到:“江余少爷,你不知道,你可是占了我们会长一个大便宜了呢......”咳咳,此时,庭月笙连忙出声打断了那丫鬟的话,脸上更是不自觉地浮现了一抹扉红。

江余见庭月笙出声打断了丫鬟,于是就好奇地望向她。怎么了,月笙姐姐,是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呃......其实也没什么了,真的,没什么,没什么......说着这话的庭月笙不敢看江余一眼,脸庞也更是涨得通红。直觉告诉江余,这其中肯定有什么猫腻。

正要再次出口询问,但是庭月笙却故意岔开了话题,连忙出口吩咐道:“啊......来人啊,快快将我叫你们准备的早餐端上来。”吩咐完之后不让江余再说什么,继续对着江余道:“江余弟弟啊,你看你昏迷了这么多天都憔悴成什么样了!等吃过了早餐,我们再说吧。”江余也是一脸无奈,说实话自己现在确实有点饿。于是也就没反对庭月笙,在庭月笙的帮扶下走到桌子前准备享用早餐。

江余边吃边想询问着什么,庭月笙却是一连地回避,不愿正面回答他的问题。江余弟弟,你先吃着,我吩咐一下下人将你苏醒的消息带给你父亲,另外商会中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去处理一下,姐姐就先去了。话是这么说,但江余明显能看得出来庭月笙就是故意找一个借口离开这里,但也不好强人所难,只得让庭月笙就这样离去。

唉,你们过来,江余指着一旁的丫鬟说到。我问你们,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你们会长像是故意躲避我似的?呃,江余少爷,你真的一点儿都不记得了吗?你这不是废话吗?我记得还问你们干嘛?唉,好吧!我就冒着我被会长骂的风险告诉江余少爷你吧!昨晚我们会长舍身救了你,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会长,你现在恐怕已经七窍流血而亡了。我知道,刚刚你不是才说了吗?说你们会长舍身救了我。

唉,不是不是,不是你你理解的那种舍身,而是那种......那种,哪种啊?突然,江余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不敢相信地询问道:“你不会是说你们会长与我那啥了吧?”听见江余这么说,那些丫鬟连连点着头。江余此时只感觉心头犹如晴天霹雳了一般,一时连拿着筷子的手也瞬间没了感觉。砰砰两声,筷子顺着手掌落地,可江余却还是呆滞在原地,瞳孔异常放大,竟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像个雕像一般矗立在那里。

江余少爷,江余少爷,那些丫鬟小声地叫着江余。江余少爷,突然,一个大声的声音终于将江余从呆滞中拉了回来。江余仍是有些不敢相信地说:“这怎么可能?这该怎么办才好啊?这让爹爹知道了不会打断我的腿吧?”嗯?等等,按道理说这种事你们应该是不知道的才对啊,为什么你们却是知道得这么清楚呢?哎呀,江余少爷啊,我们昨晚就一直守在门口,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又怎么会不知道呢?好吧,这事还有其他人知道吗?没了,这种事我们怎么好意思到处讲,更何况会长也不允许啊。那就好,那就好,江余有些庆幸地说。

好,好什么,江余少爷,你不会是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吧?江余被问得一愣,其实他还真有这种打算,不过这种念头就如风吹一般一闪而过了。于是说到:“哎,怎么可能,我是那样的人吗?既然月笙姐姐......哼,庭会长为我牺牲了这么多,我岂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你们放心,我会对她负责到底的。”话是这么说,但是江余心里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负责,想了想只要庭月笙不说破,自己也不说破,事情或许就那样过去了吧。

但是凡事恰恰好像都要违背自己的意愿似的,江余想就这样过去,但是总有一些人在他耳边提醒着他这事不会这么轻易过去。直至这一天江家、月笙拍卖商会、藏书楼准备一起在江家商讨联盟事宜时,这事两人才向对方说了出来。

江余表示会对庭月笙负责到底,但是庭月笙却不想白白给江余增加负担,只说这事过去了就过去了,让江余不必放在心上。这让准备好久才鼓起勇气把事挑明了的江余莫名感到有一些失望,或许他也没想到庭月笙竟然这么豁达,连这种事也不会放在心上。但是实际上,庭月笙并不是那么豁达的人。之所以那样说,是不想这件事成为两人之间的唯一牵绊,那种强求得来的幸福,庭月笙知道,不要也罢。

三家到场的人激烈地商讨着联盟事宜,只有江余和庭月笙却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地两人都会偷偷地看对方一眼,好像是想说什么话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过了一整天,联盟事宜终于商讨完毕。从今天起,江家、月笙拍卖商会和藏书楼就是一个联盟之下的成员,用俗话说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一方有难,各方支援,而这个联盟最大的也是最明显的敌人,那便是以城主府为首的几大势力。而它的名字,便是丹盟。之所以取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联盟最主要的业务往来或者说成立的初衷便是以丹药和药材的相互供给为主的,当然,灵器和灵石之类的也都包含在其中。

直至如今,呼啸之城内,已有两股势力在互相对峙。一股是江家、月笙拍卖商会和藏书楼组成的丹盟,另一股则是以城主府为首的包括灵丹阁、灵阵协会等敌对派和家族组成的一大势力。

而这些势力好像一开始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所以也没有人跳出来反对或是阻止。也许在那次那场寻求药材的事情之后大家都已经是心知肚明,现如今这种局面,他们也早就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