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这不要命的车速骇得旁观者纷纷逃命散开。

透过前挡风玻璃,乔枝枝完全看清了对面车里司机的脸。

——傅鸿浅。

该死的他,这是想干什么?!!

连江小白也惊叫起来,“艹@他祖宗的!他这是想同归于尽吗?!……”

急刹车下的颠簸令乔枝枝腹腔有一些撕扯的疼,她发出嘤的闷吟声,幸亏有古夜驰的双臂及时抱揽住,才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

“你没事吧?”古夜驰关切地问。

“我……有些疼。”乔枝枝手捂住腹部,面色有点堪忧。

“……”古夜驰瞧了瞧前有阻碍后有围追堵截的记者,焦虑至极,他真想插上翅膀把乔枝枝送去他母亲的医院。

“枝枝,你还忍得住吗?”

“没事,不疼了。”

“那就好,回家后我会请专门的医疗团队过来给你做检查。”

乔枝枝点点头。

她听说过古夜驰的母亲何雅沙女士是一位杰出的妇产科专家,自己创办了红樱桃妇产科医院,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实力强悍的医疗团队。

前方,傅鸿浅那厮摇开天窗,站起身来,将一只大喇叭塞出来,随后脑袋也从天窗钻出来,双手一撑,整个人都爬上车顶去了。

烈日下,他高大的身躯在车顶上站直,给地面上人头攒动的人群投射下一个长长的人影。

傅鸿浅脖子一昂,举起大喇叭,对着对面车子里的乔枝枝,扯开嗓子开始大喊大叫:

“乔枝枝,我还爱着你!我一直都爱着你!!”

“当初我也是被沈熙曼那个贱人给骗了,她说你被拾荒老人糟蹋了,我,我一时糊涂,就信了。”

“乔枝枝,请你原谅我!”

周围的记者和看客全都振奋了。

好戏年年有,今年特精彩!

傅鸿浅这渣男还真是渣出天际了,抛弃了新婚妻子,又回过头来追前女友,他还真做得出来?!!

“乔枝枝,跟我回家吧,我知道孩子是我的。”

喊完,在周围闪光灯的照耀下,他放下喇叭,从衣襟里取出一份文件,脚步从车顶迈下来,从这一端车前盖跳到前方的车前盖。

啪,将文件贴在挡风玻璃上,让车里的人看得明明白白。

江小白神眼聚焦在文字上,愕然念道:“亲子鉴定,父亲是傅鸿浅???”

该死!

乔枝枝瞪大了眼,望着像狗一样趴在前边的傅鸿浅,心里的怒火嗖嗖嗖地窜上来。

“傅鸿浅你疯了!!!”

她怒吼,扭头,紧张地看着身旁的古夜驰。

一颗心砰砰砰跳得杂乱无章……万一古夜驰误会了怎么办?

“不是,我跟他连亲吻都没有过……”她试图解释。

“我知道,”古夜驰淡淡地说着,手一挥,“开车,把他甩下去。”

“哦哦。”江小白快速反应过来,凭借他优秀的车技,恁是将车子从人群包围中移动了一寸。

果然,车子一动,傅鸿浅脚下不稳,轰然栽倒。

然鹅眼看就要摔下去的他,却死死地扒拉住了车前盖,又吃力地爬了上来。

他五官夸张地扭曲着,对着车内的乔枝枝喊道:

“乔枝枝,我爱你!”

“我真的不能没有你,看在孩子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乔枝枝怒火中烧。

啊呸,谁是你孩子!!

自己没管住下半身劈腿,如今还想跑过来求复合、想白捡个儿子,简直恬不知耻!!

傅鸿浅跟沈熙曼要再这么闹下去,全世界都要以为她乔枝枝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了!

真是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心焦之下,她回首去看古夜驰。

只见他侧颜线条冰冷,浑身气息有些骇人,连车里的气压都在极速下降,冷空气似乎也凝滞成一团团。

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我的……

古夜驰确实是忍无可忍了,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声音冰冷:“姜律师,马上报警,把傅鸿浅和沈熙曼带走。”

嘟嘟嘟~~~江小白使劲按喇叭,想把傅鸿浅弄开。

其实他早就想下车暴揍那狗东西了,无奈被众人围观,不方便下车,真是愁得要长出白头发了……

然而令人舒适的一幕出现了。

“傅鸿浅,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沈熙曼从人群中挤过来,看着车前盖上形象全毁的傅鸿浅在对着乔枝枝喊我爱你,她表情夸张到要裂开了。

一不做二不休,她干脆脱下另一只没有损坏的高跟鞋。

冲上前去,用十厘米高的硬币细跟,对准傅鸿浅的脑袋,砰砰砰,就是一通猛砸。

顿时,那男人鲜血淋漓。

“傅鸿浅!!!”

“你胡说八道什么!!!”

“乔枝枝的孩子怎么可能是你的,那孩子明明就是拾荒老人的,我亲自做的亲子鉴定,难道还有假?”

傅鸿浅单手捂住流血的脑袋,咧开嘴笑。

“傻女人,你手中那份亲子鉴定是假的,枝枝和我都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等着坐牢吧。”

沈熙曼再次裂开,“你怎么肯定我做的亲子鉴定是假的?”

她忽然反应过来,“难不成是你……你从中做了手脚???”

随即她摇摇头,喃喃自语:“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米黛琪亲自取的样本,乔枝枝的孩子就是拾荒老人的。”

傅鸿浅阴险一笑。

这两天他一直都在暗中监视沈熙曼的一举一动,没错,是他做的手脚,是他买通了DNA检测师。

可他怎么会蠢到当众承认呢。

“沈熙曼,你说我伪造鉴定书,有证据吗?如果没有,那是栽赃,罪加一等!”

这个他早就玩腻了的贱女人,他早就想把她推入深渊。

正愁逃不掉婚礼呢,乔枝枝一场生崽直播意外地助了他一臂之力。

真是神来之笔。

现在他只想营造好人设,为他之前的渣男形象挽回一点尊严。

他扯开嗓门,对着群众哭喊:

“这个女人当初为了得到我,不择手段拆散我跟乔枝枝,现在我知道了真相,怎么可能再错下去呢?”

“乔枝枝,请看在过去恩爱一场的份上原谅我,允许我照顾你,和我们的孩子好不好?”

“你,你,你……”沈熙曼气得纤体乱颤。

他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太戳心了!!不行,她决定拿出点魄力来整治他。

她的眼眸瞟到傅鸿浅手中的鉴定书,心思一闪,“我敢肯定你手中这份亲子鉴定是假的,你不可能是孩子父亲,难道你不怕坐牢吗?”

傅鸿浅嘴角一勾,把鉴定书举到她眼球之前,用手指点了点签名盖章处。

“看清楚上面的印章。”

沈熙曼眼睛瞪得铜铃大,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什么,傅鸿浅痴情鉴定中心???”

他签了自己的大名,盖的居然是“傅鸿浅痴情鉴定中心”字样的私人印章?!!

傅鸿浅狡黠一笑,扭头再次望向车里的乔枝枝,目露深情。

“枝枝,我知道你之前受了很多委屈,都是我的错,不管你遭遇了什么,在我心里,那孩子都是我亲生的,亲生的。”

“你……”沈熙曼内心郁结,一口老血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