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星河疗养院 > 第十五章 最后的信件

听到此话,凌宇暗叫一声不好,自己和罗雯竟被欧文老人如棋子般摆弄。凌宇脸色低沉,冷声道:“欧文爷爷,您从何时看出我和罗雯的意图,您究竟为何?”

“你们第二次找到我的时候我就猜到了。至于我的目的嘛。只是为了寄出一封信而已。”欧文老人不怒反喜,手摸索着桌上崭新的信封。

“寄信?欧文爷爷,你知道的啊,疗养院是不可以干涉活人之事,我们无能为力啊。”

“我知道,”欧文老人顿了顿,“可是满足客人的生前的执念不就是你们的工作吗?怎么样,我这个执念你们满足的了吗?”凌宇和罗雯愣住了,倘若真如欧文所言,那他们绝无机会完成自己的工作。

“可是,欧文爷爷,你知道的啊,我们疗养院正是因为有着一层特殊的结界才不会被发现。也正是由于这层结界,我们才不得干涉凡间之事啊。”

“罗雯,爷爷我问你,疗养院的结界何时打开?”

“疗养院结界不可打开,除非,除非。”罗雯梗住了,看着欧文老人。

“除非疗养院客人转生时离开结界范围的那一瞬间。而且只有提前离开的客人才可能留下一些自己的东西,对吧,罗雯。”欧文老人笑着说道

“所以,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欧文老人摆了摆手,将手中信件放在了桌上,走向了正在逼近的耀眼的金色灵车。罗雯低头看了下时间,两个小时的时间已经到了,象征摆渡的灵车已经到位,灵车今天的第一位也是最后一位客人也坐好了。灵车依旧像往日一样载着乘客沉默的走向了往生之地,一如客人眼中正坠入地面的太阳。罗雯和凌宇知道,那是他们唯一也是最后一次机会。罗雯站在星河云层的边缘,紧握信封的手缓缓松开。纯白的信封在夕阳下被染上了黄色,像极了,秋日下随风飘零的落叶,无依无靠。当信封触及云雾边缘时,凌宇和罗雯并不知道,欧文老人的摆渡车也走到了边缘。就在那如火的太阳完全沉寂在地平线的最后一刻,老人与信封一同穿过了云雾。凌宇和罗雯站在云雾边上,看着信封飘落在那陌生的国度。他们知道,信封会到达它该到达的地方的。毕竟,将思念寄托之物送往思念之人,之地是渺小脆弱的亡灵唯一被许可的能力。

多天以后,凌宇瞒着罗雯,悄然来到了欧文老人房间,他要整理老人的遗物。他看到了桌上的信纸。可能是原稿吧,毕竟被欧文老人修改了那么多次。临别的匆忙让老人没有时间处理原稿,凌宇这样想着,打开了信纸。

亲爱的克里斯:

好久不见。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爷爷恐怕早已逝世。如果爷爷的尸体不完整了,或者消失了,不要寻找,毕竟,战争之下,什么都会发生。奶奶的遗骨被爷爷埋在了老屋的院子里。没有立墓碑,因为我想,这是唯一能保存她不受侵害的办法。虽然这样会让你平白花上不少时间去寻找,但请见谅,克里斯,爷爷也是无奈之举。

克里斯,接下来爷爷的话请时刻谨记。爷爷和奶奶是因食品和药品短缺而亡。尽管爷爷备好了充足的物资,但不幸的是,我们遭遇了抢劫,为了保护奶奶,爷爷交出了几乎所有物资。克里斯,我亲爱的孙子,不要感到悲伤,更不要感到愤怒,也千万不要试图寻找那个抢劫的青年。那是一个会遵纪守法的公民,如果没有战争,这是爷爷多年看人的经验。不要试图找他报仇,克里斯。他只是一个异国的旅客而已,不幸被卷入了战乱。也许在他的故乡,他也跟你一样,有着爷爷奶奶,有着幸福完整的家庭,亦或者他也有一个愿意厮守一生之人在绝望而又满怀希望的为他祈祷。不要恨他,克里斯。他只是为了活着而已,蝼蚁尚有偷生之志,更况且战乱下的人呢。你也许会愤怒,素日善良的爷爷和奶奶为何遭遇这样的不幸。但是,克里斯,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和平时代的一切美德,品行,操守,秩序,规则都要以自身性命的保全为前提。如果爷爷年轻20 岁,身强力状,面对那个青年的境地,爷爷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吧。毕竟,爷爷不是耶和华那种圣人,右脸被人打了一巴掌,还要把左脸伸过去,爷爷只是那种被打了一巴掌,如果有能力就要打回去两巴掌的普通人而已。

再见了,我亲爱的孙子,克里斯。希望我们常去钓鱼的湖边依旧美丽,希望你依旧像以前一样开朗,乐观。祝愿你能在爷爷离开后再找一个愿意与你钓一辈子的鱼,放一辈子风筝,下一辈国际象棋的同伴。爷爷的故事已经结束了,但你的故事还没有,爷爷相信,你走的定会比爷爷更精彩。再见了,克里斯,我亲爱的孙子。。

你的爷爷:欧文

凌宇小心翼翼的将信折起,撕得粉碎。凌宇拿了一个小杯,点上火,将信纸的碎片一并燃烧殆尽。风吹起了纸杯中的凌宇不想让任何人看到这封信,尤其是罗雯,真的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