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这个农夫疯了吧 > 第二十五章 该出手,血刃了

“你,你怎么知道。”

陈熙陈攘被认出来之后,便心中一个咯噔,空旷的万宝楼之中回荡,甚至都能听到她们急速的心跳声,脸上一片灰白。

却想不到,虞夫人竟然没有恶意,还得知她们不染神魔气息。

顿时愣住了。

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

听到虞夫人说起,许久许久之前的万宝楼楼主,和当年那位存在举行了成人之礼后,也是不染神魔气息。

甚至眼前这位虞夫人,就是当年那位楼主的后人,也不染神魔气息,难道就是因此,才会没有恶意?

也终于明白到,之前这虞夫人,为什么给许青说话,原来还有这一层关系。

忐忑不安的心,顿时升起了一缕希望,其中陈熙连忙说道:“夫人所问少年,他名为许青,我们对他所知甚少,不过他倒是提醒过,我们出城之后,必定会遭到人性的考验,让我们一定要谨慎,要谨防人心,要隐姓埋名,别被认出来了,可惜,还是被人认出来了。”

“哦,人性?”

“看来那位少年,还真是如同古籍中记载的,当年那位存在一般,早已经看透了人性,毕竟经历了相同的命运。”

“依照人性来说,你们既然你们到来这万宝楼,那么郡守又怎么可能放过我们,恐怕在他们眼里,我们这万宝楼也有可能染上了神魔气息。”

“所以我们,已经在同一条船,更何况还有着精血关系,我不会为难你们,甚至那少年,也许和古籍那位存在有关的原因,我们万宝楼还会接纳你们。”

“当年那位存在,恐怕已经不复存在了,又再次出现了一个相似的少年,也算是有缘,少年竟然修炼了同样的灵法,其中一定有关。”

“而你们是他的人,如若愿意,可以加入我万宝楼。”

“以情报来看,你们除了那少年之外,无亲无故,不如认我为师,可好?”

“放心,郡守短时间内,可奈何不了我,毕竟万宝楼不是虚的,”

“我们可以在这万宝楼之中,等待那少年的到来,他一定会到来,届时,一切迎刃而解。”虞夫人婉儿一笑,有着足够的依仗,问道:“你们,可愿意拜师?”

“我们,我们愿意!”

陈曦陈原本就打算加入万宝楼,听到虞夫人竟然抛出了橄榄枝,顿时心中欣喜,连忙拜见师父。

原本绝望的心,也开始阵阵涟漪。

尤其是听到殷夫人所说,许青会到来,心里无尽期望。

也好奇此时许青在做什么,沦陷洛水城之后,他又会怎么做。

……

此刻,洛水城!

自陈熙陈攘离开之后。已经过去了三日,三日后,洛水城被点燃的房屋熄灭,灰烬,苍夷,破败。

只剩下一地荒凉,死寂,落寞,以及残留在大街小巷之中的断肢残骸。这些尸骸血迹都已经干枯,仍然散发出阵阵腥臭。

此刻,许青。

许青仍在洛水城内,于一处宽阔的青砖大街展开着灵田,在他人眼里,这被视为人间炼狱,满地尸骸,遍地妖植的死城之中,他却毫不影响,正在展开灵田,悠然打理着灵田。

这时缓缓转头,清点灵田之中栽种着的灵植,首先是他本命灵植。

二品,天雷豆。

豆苗已经三丈长,翠绿色的叶子,随风摇曳着,在吸取着肥美的灵田土壤,悠然生长着,自从之前摘取了,八十一颗天雷豆之后,又再次开始结果。

二品金浆果。

这是一株只有半丈高的果树,树枝末节,已经开始结出橘红色的金浆果,此乃珍稀灵果,四品以上的修士,可以用作炼器淬火。

二品乌龙果。

此树通体乌色,也已经开始结果,这是四品以上修士,炼制灵丹必备的珍稀灵果。

二品驻颜果。

这珍稀果树结出来的果子,竟然引出来了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美轮美奂。

二品灵泉果。

尤其是此果,是二品灵植之中,最为珍惜的一种,它的作用是能够催化灵植的生长和成熟,此果世间罕有,也只有神魔气息肆虐之地才会生长,每一颗灵泉果,都能够换取不少灵石。

除此之外。

还有二品风公英,二品鸳鸯草,二品金鳞草,二品虎血果,其余的还有一品鱼鳞草,一品牛血果,一品铁剑树,一品铁芭蕉,一品极品珍惜凤兰,等等等等……

许青清点灵植之后,看着此时仅有的一亩地灵田,不禁眉头微皱。

他要晋升三品,需要将灵田扩大至十亩地,即使他修炼的是神魔灵法,这短短时间内,也无法做到。

他还想着晋升三品之后,亲手斩杀洛水城城主,以及所有幸存者,可惜时间不够,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晋升突破。

自洛水城沦陷后,三天过去。

他已经见到城主,已经被青火城和厚土城逼反回来,此时正在洛水城外不远处,在避过神魔妖植之后苟活了下来。

洛水城的沦陷,已经让他们当日,高高在上的所有人,都体验到了绝望,已经是时候,亲手血刃了,只可惜实力还不足。

“该死,都怪那小畜生!”

“我绝对不会轻饶他,我一定要活下去,将他挫骨扬灰!”

此刻洛水城外。

有人小心翼翼的潜藏着,正在看向洛水城方向,咬牙切齿的咒骂着,狭长的双眼满是憎恨。

此人,正是洛水城城主。

相对于此前不可一世的他,如今却无比狼狈,不仅被一根箭兰射穿,染上了血迹,此前骑着的那一头灵兽,也已经被青火城和厚土城,围剿之下打杀。

他高高束起的长发,也早已经披头散开,华贵长衫更是破烂不堪,他所有的家眷,他的妻子,他的两个仅有三岁的小女儿,也无一幸免。

死了,他家眷都死了。

他两个小女儿,也死了。

他却没有死在青火城的暗箭之中,被逼退了回来,此时带着无比的悲怒,憎恨,躲在破败的城外木屋之中,正在暴怒,咆哮,心里不知多少次怒吼咒骂,想要生撕了许青。

却似乎忘了,都因为他当初那一句滚回去,造成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