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毒医狂妃要和离 > 第三十二章 是门主

“你怎么想的?本宫一点都不关心,王爷如果想的本宫也不管……”

“只不过是看得清楚明白罢了。”她冷声道,淡漠的收回目光。

“姐姐!”

林云溪还想说什么。

“好了好了!你这女人废话怎么那么多?”

对面的闻海清略显不耐烦。

来来回回的试探,想要看看林芳染的模样,可是那女子侧着身子,愣是看不明白。

原本是她过来找事儿,最后愣是变成这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

“不过要我说来,你这女人还真是有些心肠歹毒,口中喊着姐姐,还掉着眼泪,方才把别人共出去的时候可一点都不留情面。”

“啧啧啧……早就听闻京城之中的女子心机极重,如今算是见识到了。”

林云溪闻言,拳头紧握。

如今却还是满脸委屈的看着林芳染。

顾秋白眸色沉沉。虽然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真要是说起来,她也确实是抱着这个想法,若是把林芳染送出去,或许是拖延时间的最好办法。

可说出来实在是太过于残忍……

林芳染淡漠的收回目光,转头朝着闻海清看去。

“你们不就是想要本宫吗?来。”

她红唇微启,朝着闻海清走了过去。

而原本已经做好了准备的闻海清,在看到林芳染的时候瞳孔放大。

这……

他眨了眨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直勾勾的看着林芳染,朝着自己走过来。

“副门主,就是这个女人!”

旁边的手下拿着画像认真的看了一眼,随后激动的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

闻海清不耐烦的蹙起眉头,直到林芳染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就看的越发清楚。

“怎么是你?”

他压低声音,略显激动的说道。

“不是我,还能是谁?”

林芳染眼里带着别有深意的笑容,更是让人捉摸不透。

“也是,早就应该想到,这个世界上除了你之外,没有人能有这样的本事。”

闻海清神色无奈,在众目睽睽之中无奈的跪下,“见过门主。”

什么?

跟在身后的弟兄们一个个的满脸诧异。

“副门主,这个女人可是杀了我们兄弟的人!今日过来不就是来找她的麻烦来了吗?”

旁边的弟兄满脸诧异。

“赶紧跪下!这是门主!”

众人皆惊讶的不行。

雁行门的门主见过的人根本就没有几个寻常,都是闻海清在管理,所以手下的弟兄们也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直到听到闻海清说的这句话之后,连忙跪下。

“见过门主!”

一个个的都齐声说道。

他们都知道,门主是一个十分有本事的人,可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是一个女子。

这一次接到任务,竟然是暗杀自家门主,这不是找死吗?

思及此,众人一个个的脸色苍白,都慌的不行。

若是如此,大家都不要活了。

而远处众人,也是满座皆惊。

林云溪眸中诧异,拳头紧握。

她原本以为……

以为林芳染落入这雁行门的手中,一定是必死无疑。

可,为何?

这三番两次,又出这么多的问题?

“王爷,她……”

她咬牙,那磨牙的声音就在耳边。

为何?为何林芳染有这么多的身份?

越是想到这些,心里面就觉得越发的嫉恨。

连雁行门都与他有关系?

顾秋白眯了眯眼睛,眸中神色更是让人捉摸不透。

此时目光紧紧的盯着林芳染,直至如今,他才发现,那个女人身上有太多让人没发现的秘密。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姐姐,难不成与雁行门的副门主也认识?”林云溪瞧了眼旁边的顾秋白,说到此处神色复杂。

“这所有的一切,不会都是姐姐刻意而为之吧?”

她的眼神让人看不穿。

若是如此,倒不如正好趁着这个机会,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林芳染的身上,也免得顾秋白最后调查到自己身上来。

越是想到这儿,就越发觉得是个好主意?

可顾秋白不为所动,唯独那目光一直放在林芳染身上,从未挪开过。

越是如此,心中思绪便越发的复杂。

“王爷?”

林云溪脸色带着些许不满,又喊了一声。

“嗯。”顾秋白沉声回应,不过看那般出身的样子,恐怕根本就没将心思放在她的身上。

林云溪只得收回目光,看向林芳染的眼眸之中充斥着恨意。

都怪你!

贱人!

这边百姓更是议论纷纷。

反观林芳染这边,却一派祥和。

“门主,你怎么好端端的到这里来了?”

“又是招惹谁了,怎么弄的有人在雁行门买你的命?”

闻海清被林芳染拉起来了之后,满脸疑惑的询问。

如今所有的愤怒都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疑惑。

林芳染闻言。神色沉重,那双瞳眸更是无比凌厉。

“此事说来话长。”

她红唇微启,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一并说了出来。

什么?

“还有这样的事情?”

闻海清闻言,朝着林云溪的方向看了过去,眼眸之中闪过一抹杀意。

吓的林云溪打了个哆嗦,脸色也在瞬间白了几分。

“王爷,方才那个人看着臣妾的神色……”

她咬牙,说道此处特意朝着顾秋白身后缩了缩,“好吓人。似乎是要杀了臣妾。”

“姐姐不会与那个人说了臣妾的坏话,到时候……”

她话还未说完,顾秋白的眉头蹙起,略显不满的目光落在林云溪身上。

“他们什么都还未说,你倒是想的够多的。”

b被顾秋白看了一眼,林云溪连忙低下头,闭上了嘴巴。

即便是心里面不痛快,恐怕此时也不能表现出来。

尤其……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林云溪眸中闪过诧异。

如果林芳染真的和那副门主有什么关系的话……到时候把自己买通雁行门的事情说出来,那不是……完蛋了吗?

思及此,林云溪眼里闪过一抹复杂。

如今怕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们那两个人竟然敢如此欺负门主,你之前不在这里,我也不知道发生的这些事情,如今竟然让我得知了,门主,你看我如何替你报仇!”

闻海清说着,便要气势汹汹的朝着顾秋白二人过去,若非林芳染伸手拦住,怕是已经杀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