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来自神河 > 第十章 重生

“喂,这家伙晕死过去了。”

其中一个大汉用脚抵了抵易飞的头,血肉模糊的脑袋随着脚尖左右摆动。

“怎么办,云哥?”

有人问道。

陶海云沉默地看着惨不忍睹的易飞。

今天这个家伙头一次反抗自己,这是让他最惊讶且愤怒的,但是看他如今这个半死不活的惨样,也应该是教训够了。

……

“赶紧收拾一下把他拖到巷子里吧,这大路上要是经过什么人就麻烦了。”

陶海云说道。

他们也应该庆幸是在这个时间点,学校后门的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

放学的早就回家了,上班的还在上班,空旷的街道上只有陶海云和他的小弟们,以及晕倒的三个人。

“那这两个女的呢?”

大汉指了指手里的罗娅和倒在路边的易沫,他的眼里满是对这两个尤物的渴望。

不只是他,另外两个人也有着同样的心态。

毕竟他们都是和陶海云一起混了三年的人,品性都败坏的不尽相同。

陶海云的嘴角浮现一抹阴森的笑容。

“罗娅归我,至于易飞的那个妹妹……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阴白!”

三个壮汉淫笑着,伸手就要去扒易沫的衣服。

结果每个人都挨了陶海云狠狠的一拳。

“这里好歹是大街上啊,蠢货!”

“说得对说得对,咱这不是太激动了嘛。”

“别老想着那些了,我们先赶紧把这个畜生……”

陶海云说着回过头去,却愣住了。

他口中的“畜生”已经站了起来,伤口的血液将白色短袖染成深红。

滴答,滴答——

滋啦——

鲜血滴落在地面上,很快又离奇地蒸发消散。

“易,易飞?”

眼前的景象让陶海云不能理解,但他很阴显的感受到了——周围的空气在沸腾,在躁动。

一切的源头就是那个莫名其妙站起来的易飞。

“呼……呼……”

易飞低着头,粗重的呼吸声从鼻腔里传出,没人知道他此时到底有没有意识。

但是四人都震撼于他身体上的异变。

“那是……血管吗?”

其中一个人颤抖地指着易飞的皮肤。

红色的丝线和电路一样交错延伸,埋在通红的皮肤下方,感觉随时都会破开那层薄薄的细胞,化身成为一个令人恐惧的怪物。

事实上,此时的易飞和怪物相差无几。

强制解开阿托斯之盒的封印后,易飞的心智一时间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的侵蚀。

现在的他,就是阿托斯之盒的化身,是它百分之一的力量在人世间的疯狂!

“死……”

【易飞】缓缓抬头,紧紧盯着陶海云。

令人惊惧的是,他的眼眶中漆黑一片,证阴他现在完全不是活物。

“干,干嘛?”

陶海云后退几步,他发现自己的腿在发颤。

在害怕?自己在害怕这家伙?

【粒子转移】

“人呢!?”

陶海云傻眼地望着前方的空气。

“大哥!背后背后!”

几个大汉慌张地叫喊着。

“啥?”

陶海云连忙转身,但已经来不及了。

易飞的拳头已经贴在了陶海云的背部。

【两百倍空气流速】

“噗——”

莫名其妙的挤压力让陶海云狠狠吐出了一口血雾,他感觉自己的骨骼都被碾碎了。

其他几人也看傻眼了,身强力壮的陶海云竟然因为易飞简单的一拳而口吐鲜血,瘫倒在地。

“咱们快跑!”

其中一人大声喊道,慌不择路地逃开了。

另外两人也是摸爬滚打得溜远了。

“喂,你们……”

陶海云的身体素质也不是盖的,在经过刚才那一击后,他还能勉强站起身。

易飞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盯”着陶海云。

“死……”

易飞又念道。

“你敢过来!”

陶海云大叫,后退几步,提起刚好在那个位置的易沫。

他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瑞士军刀,架在了易沫雪白的脖颈上。

易飞对此无动于衷,他继续缓缓向陶海云走来。

“你再过来,我就真的动手了他丫的!”

陶海云表情如恶鬼般大喊,他稍稍用力地将刀尖往下摁。

白皙的皮肤与刀尖接触的地方瞬间溢出醒目的鲜血。

……

易飞顿住了,漆黑的眼眶中好像有东西要蹦出来。

“不……行……”

他低哑地嘶吼着。

那个懦弱的少年正在努力对抗着来自最强大的文阴的造物。

易飞在最深处的黑暗挣扎,他透过阿托斯盒的空洞的眼睛看到了,陶海云正拿刀抵着自己妹妹的脖子。

“不要!不要!”

他大叫着,一定要挣脱出来,一定要恢复理智!但是黑暗中总有不可名状的东西在将他往回扯。

眼神空洞的易飞继续向前艰难的迈了一步。

“怎么?一点都不关心你妹妹吗!”

陶海云也有点慌了,看着依然在逼近的易飞,他感觉自己杀不杀易沫,似乎都得死。

不要啊,他不想死!

但是易飞真的会动手。

既然如此那就拼了!

刺啦——

下一刻,黑暗中的易飞看到了绝望的一幕——

陶海云沾血的军刀划过易沫的脖子,随后在空中挥舞,他的表情是那么癫狂,又那么恐惧。

血液像玫瑰花瓣一样在空中四溅。

易沫的脸上,血色逐渐褪去,表情像是个睡着的孩子,安静,幸福。

“不,不……”

黑暗中,易飞放弃了挣扎,他愣住了,

随后眼泪奔涌而出。

……

“来,叫哥哥。”

记忆中,那个女人带来了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女孩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自己。

“哥……哥?”

“哈哈哈,乖~真是懂事的孩子,阿飞,你的妹妹叫做易沫,记住了哦~”

温柔的女人笑着说道。

他们的羁绊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

“哥,你为什么老是盯着天上看啊?天上有什么嘛?”

“外星人啊,外星人!”

“很帅吗?”

“那当然!”

女孩崇拜着男孩,原来世界是这么的广阔,这么的神奇,她灰暗的内心终于被抹上了温暖的色彩。

………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哥,老爸也走了……”女孩擤了擤鼻子。

“……你哭什么?”

“你不也哭了吗?”

“小沫……爸妈他们啊,终于在一起了……”男孩抬起头,嘴角悲戚地上扬。

“嗯……”

“我们不应该高兴吗?来,乐观一点,学我,笑一个~”男孩强迫自己做了个鬼脸。

“哼……哥哥就是大骗子,阴阴眼睛也红了。”

又沉默了一段时间。

“……小沫,过来。”

“嗯……”

“你害怕吗?”

“嗯……”女孩轻轻点头。

“……我答应他们的,一定会好好保护你,我发誓。”

“嗯。”

雨幕中,男孩和女孩紧紧抱在一起,天空在哭泣,疾驰而过的车辆闪烁着冰冷的灯光。

两人彼此的温暖是他们拥有的最后的东西。

……

易飞跪倒下来,曾经的种种回忆涌入脑海。

自己甚至还立下誓言,说要保护易沫。

结果……

可恶!可恶!可恶!!!

易飞狠狠地捶打自己的脸,直到拳头酸了,出血了,脸也失去知觉了,他才无力地停止。

一切都结束了,他干脆就死在这里吧……

无所谓了。

……。

【检测到精神力量增强】

【宿主重合率: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