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亲亲世界系统的西南狼河边。

雪贝贝似乎睡着了,闭着眼惊叫:“你们不要带走我妈妈!不要!……你们不要带走密尔娜姐姐,不要!”

珀莉在雪贝贝身边,看到她惊恐的表情,立马轻轻地拍打着安抚她,雪贝贝的表情才逐渐平静下来。珀莉自言自语说:“可怜的孩子,一定是在做噩梦吧……”

这时列夫从北面蹑手蹑脚地走来。

珀莉起身,做手势让他安静,然后拉着他走到远处,“我好不容易把她哄睡着了,我们还是到边上去说吧……那个,密尔娜大婶找到了么?”

列夫脸色一沉,“密尔娜大婶……她……她已经死了。是其他人发现的,我去确认过了,对方的手法很干净,一招毙命,应该就是魔王团做的。”

珀莉表情抽搐了一下,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就是我们在牧场上碰到的四人魔王团么?”

“我想应该是吧,只是发现尸体的地方不在牧场,这倒是有些奇怪。”

珀莉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想去看一下她。”

列夫说:“已经被系统回收处理了。”

“连尸体都没了……这么善良的人,最终还是摆脱不了十二夜的命运啊。我们刚刚掉进系统的时候多亏她的指点呢,不然不知天高地厚的与豹子团发生冲突,怕是第一天就直接死在牧场了。”

“是啊,不过,我们也得计划一下后面的事情了。我们第一次双人演出失败后,就再也没上台了。现在只剩五天的时间了。我想,珀莉,要不你独自上台表演试试吧,我总觉得是我耽误了你,一个人能出去总比两个人都死在这里要好。”

“你在说什么呢!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列夫笑着看着她,突然列夫的耳朵耸动了一下,警觉地说:“有动静!”

珀莉便立马跑回去,看着空荡荡的河岸,大惊失色地说:“不好了,雪贝贝不见了!”

列夫安慰她,“会不会是她自己醒过来,没看见我们,就去找我们了?”

“不会吧,我们也没听到她喊我们的声音啊……”

列夫说:“不要着急,我们离开才不一会儿,她走不远的,我们四处找找吧!”

……

淘汰系统回收事务所B队,《亲亲世界》委托案,晨会。

B队副队长,NH-袁小莹已上线。

B队高级执行员,F-伽马-叶修已上线。

B队高级执行员,DN-战励已上线。

B队初级执行员,AS-织棱昉已上线。

中级程序员,F15-伽马-捌贰寒阳已上线

袁小莹疑惑了片刻,“安小妮还没上线么?”

“来了,来了……”这时一个短发干练的女生出现在分屏上,屏幕显示,技术支持处,中级视觉具象实现员:DH-贺小君。

“小君,怎么是你啊。”

“安小妮请假了,所以我来顶上。”

捌贰寒阳疑惑地说:“她该不会是……”

贺小君立马喝止他,“别瞎说,快干活了!袁副队长,有些情况还是需要麻烦你再交代一下,这个《亲亲世界》到底是一个什么系统啊?小妮转交给我的时候,说这是一个机关单位内部废弃的系统。

“但我看出席的阵容,几乎是你们B队的最强阵容了吧。看样子,这报废系统也挺了不起的嘛……”

“这个案子是机关单位直接委托给我们的,委托方介绍说《亲亲世界》是一款给玩家放松心情的游戏,但是运行几年之后,发现效果不怎么理想,便想淘汰回收这个系统,但是系统中还有一位女性玩家在里面,他们一直无法和该玩家取得联系。

“因为这是一款沉浸式的游戏,他们怕该玩家深陷其中而不自知,所以才委托我们把该玩家从系统中救出来。”

贺小君低头骂了一句:“玩家就玩家好了,干嘛非要点明是个女性呢……”

袁小莹解释道:“也是为了让我们更方便找到该玩家。”

“好了,我大概清楚了。”

“大家都清楚了吧,我们的任务就是要解救系统内最后一名玩家。这系统其实不复杂,但因为里面有搏杀场面,所以需要大家快速反应,这方面,我们第一次没做好准备,就出了一些纰漏。

“为了防止上次的事情再次发生,寒阳,你和小君提前为我们四人做好充足准备,以备我们遇到任何突发情况都能立马调度出武器。”

捌贰寒阳说:“没问题!”

贺小君:“收到,寒阳,你把四个人的武器库模型数据发给我,我马上就开始做兼容性渲染。”

“好!”

袁小莹继续说:“我们上次太急功近利,一进场就选择了系统内的热区,这也是导致上次纰漏的另外一个原因。寒阳,这次你把我们放到系统中偏僻的冷区。”

“好!”

“大家都准备好了么?”

众人异口同声说:“准备完毕!”

……

“啊嚏,啊嚏……”

四人穿着斗篷外套刚进入系统,迎面就吹来凛冽的寒风,眼前一片白皑皑的雪山。

叶修拿着耳麦调侃后台#寒阳,副队长是让你把我们放到系统中相对活动比较少的冷区,而不是真的这么寒冷的区域……#

众人不由地哆嗦起来。

这时,天空中落下四件御寒防风大衣。

耳机中传来贺小君的话#你们别啰嗦了,这里就是系统中的冷区,谁知道也正好是低温区呢,赶快穿上衣服干活吧!#

寒阳调出系统方向,然后对众人说#你们往西南走……#

众人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出雪山。天气骤然拔高,众人还没脱去大衣,大衣已经消失不见。

叶修抱怨着#小君,你这样做虽然体贴,但要是被玩家或NPC看到,会吓坏他们的,还以为我们是什么魔王团呢!#

贺小君反驳说#我看你这样对着空气大声说话,反倒是会吓到人……这里除了你们四人,没有其他人了,我眼神好着呢,我的视角可是能看到方圆5千米的视野,放心吧……#

贺小君的话戛然而止,又接着说#你们西南方向似乎有一队穿着鹿皮衣服,长相凶悍的队伍……#

众人不由紧张起来,袁小莹急问#他们有多少人?#

#一共有三十二个人,其中二十八个青壮年男人,四个年轻的女人,每个人手中都有武器,其中五六个人似乎还扛着一大袋东西……#

袁小莹继续对麦克说#寒阳,你分析一下这个队伍中,有没有可能有玩家在里面。#

#没问题,不过我需要一点时间……#

#好,我们先找个地方隐蔽起来。#

织棱昉找到一处灌木丛,四人躲到其中。那队穿着鹿皮衣服的人,唱着山歌,开心快活地走过来。

袁小莹在灌木中,急着低声问#寒阳你分析出来结果了么……?#

过了几分钟,后台还是没人回应。

叶修急着说#寒阳,副队长问你话呢!#

#我听着呢,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啊?#

#他们的数据好奇怪啊。#

#不像是玩家,但好像也不是NPC。#

袁小莹疑惑地说#你上次似乎也这么说过,之前那个袭击我们的角色不是玩家,但似乎也不是NPC。#

战励笑着说#你到底行不行啊,系统中不是玩家,不就是NPC么,怎么还有第三种角色不成?#

寒阳平静地反驳#战励别以为你是优级实验室出来的,就可以质疑我们程序员的分析!#

袁小莹喝止两人#这不是吵架的时候!#

战励立马说#我是想让你和大家解释解释这其中的原因。#

寒阳不屑的说#不是我判断不准,算了,你说的没错,系统中的角色只有两种,玩家、NPC。但作为侵入系统的外部人员,是没办法一看就能知道哪个是玩家,哪个是NPC,只能通过角色的行为、语言作为分析数据来判断。#

#简单的说,如果是玩家,那多数的行为都是主动的、自发的。在游戏闯关系统中,玩家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断地试错,同时产生很多无效的沟通和无效的行为,便会伴生很多很多无效的数据。#

#但NPC却不一样,正常情况下,他们已经被系统设计好要干什么,要去哪里,所以他们的行为和逻辑极为高效,也就是,不试错、不说废话。所以,他们产生的无效数据极少。#

织棱昉疑惑地问#但如果玩家和NPC不停地互动,NPC也会产生很多无效的数据的吧,以及NPC和NPC之间的交互,也会产生无效的数据的吧……?#

寒阳颇为欣赏地说#织棱你说的没错,NPC也会在某些情况下产生大量无效数据。所以数据分析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而是有个置信区间。比如说,在一段时间内,角色的无效数据为90%,这样这个角色99%可能是玩家。#

#相反,一个角色的无效数据为10%,那这个角色99%可能是NPC。然而这个系统内,我分析的几个角色,他们的无效行为是40-50%,这简直匪夷所思,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案例……#

叶修反问#会不会是你的数据收集器出问题了?我之前执行任务的时候,汤工跟我说起过,有一次数据收集器出现了紊乱,导致数据都出错了。#

寒阳疑惑着说#倒是也有这个可能,但这数据收集器,是一个月前新换的啊……#

叶修朝着袁小莹耳语了几句,然后对着大家说:“算了,我们用最原始的方法好了!”

袁小莹对着众人说:“各位,一会儿听我的指示,在没接到我的指令前,千万别乱动……”

袁小莹说罢给了叶修一个眼神,叶修立马披上斗篷,敏捷地从灌木丛中跳了出去。那群穿着鹿皮衣服的人见到他,吓了一跳,不再哼唱歌曲,场面变得异常尴尬。

战励皱着眉头#叶修这是要干嘛?不是说这个系统中的角色都非常凶狠么,对方可是有三十多人,我们能应付地过来么?#

袁小莹虽然有些好奇,但似乎对叶修充满信心#叶修办事,我们就当心理学教学片来看好了……#

贺小君饶有兴致地说#这家伙的手段,都不能直接拿来教学吧,多数都是临时来的灵感。#

织棱昉不发一言,安静地看向叶修如何对付那三十二个人。

袁小莹朝着后台的捌贰寒阳和贺小君说#小君、寒阳,你们负责多角度拍下整个过程。#

#拍下叶修应付这些人的场面?#

袁小莹说#嗯,这是他要求的。#

贺小君一面开始做技术支持,一面吐槽说#这自恋的家伙,不会真的打算录下来以后做教学用吧……#

正当大家满怀期待地看叶修如何大展身手时,叶修全身抽搐,打千哈腰,右手下伸,左手扶膝,舞动全身,摇头晃脑地朝着他们跳起奇怪的舞来,像是中了邪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