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黄粱志怪 > 第二十五章 想必世间定有真情

病房内,一股压抑的气氛弥漫开来,经过战斗的余波,窗户被夜风吹的吱呀作响,冷冽的寒风吹进屋内,让人不由得打起了寒战。鬼婴,不,现在叫何所求,她的小手停留在空中,想要抱住这个奇怪但是温柔的女性,不过却总是抓空,明亮的眼眸中满是疑惑。郑可看着憨态可掬的何所求,眼角也多了丝笑意。何清靠在墙上,仍在低声哭泣。

“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还是这样哭着不发一言,那我现在就带着郑可回冥界。”牛波一淡淡说着。

何清似没有听见,依旧靠在那里,一言不发。郑可看了一眼何清,泪水再次决堤,而后示意牛波一他们可以带她走了。

当牛波一抓住手铐,脚链金铁碰撞的声音传进何清耳朵,何清一瞬间站立起来,缓缓走到牛波一面前,郑重的问道:“若我现在自杀,我和她能否阴间相聚,直到永远。”

声音不大,在呼啸的冷风里,很快消散,却在李神虚两人的耳中如飞机轰鸣声,震颤人心。李神虚不可置信,在这个时代,快餐式的恋爱屡见不鲜,离婚更是常有的事,今天能见到真爱,本该是件幸事,奈何造化弄人,这段感情总归是要在此断绝。他看向窗外,气温降的厉害,不由说道:“这天,貌似又要下雪了。”

吴胖子紧紧攥着拳头,不停的舒展又合上,何所求眼睛在四人脸上来回望着,拽了拽李神虚的衣角,口中咿呀不清。

医院外汽车车鸣声呼啸而过,牛波一和八爷些许惊讶,“你愿如此?”何清微笑看着郑可,点了点头。

“你发什么疯!”李神虚怒发冲冠,“你家里的老人怎么办?郑可的家人怎么办?郑可可是独生女啊。”

“我能怎么办?我没有她我没有活下去的念想。”何清大声怒吼,不停用手指戳着自己的胸口。

李神虚呆愣在原地,久久无话,好大一会之后,他摸了摸何所求的小脑袋说道:“你不是还有个女儿尚在人间吗?”

何清转过头望着何所求,眼睛尽是怜爱之色,随即凶芒毕露,跑向窗边,捡起碎玻璃,直直的刺向何所求。

“啪”

李神虚一把打掉碎玻璃,抓着何清的衣角吼道:“混账!她是你亲生女儿,她是郑可给你留在时间的唯一礼物,你到底想干嘛?”

何清用力挣脱束缚,一甩胳膊也吼道:“她不是我的闺女,她是罪魁祸首,没有她,郑可就不会变成这样,没有她,我的家庭依旧美满,她就是个祸害!”

“嘀嗒”

李神虚拳头上血液滑落,滴在地板上,何清捂着鼻子,身体止不住的倒退,郑可连忙走到何清身边想要去搀扶,可是双手依旧从何清的身体中穿过,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现在开始为郑可感到不值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李神虚牵起何所求,走出病房。牛波一结印打开鬼门关通道,阴兵鱼贯而入,郑可也适时起身,踱步走到通道入口,回头最后深情望了眼何清,说道:“这辈子遇到你,我很开心,照顾好自己,我爱你。”说完不再逗留,一步迈入鬼门关。

“不!”何清发疯似的跑向通道,只是在郑可迈入之后,通道就已经关闭。何清无力的跪在地上,小声呜咽。

李神虚和吴胖子走出医院,天空已经开始泛白,若在以前,这个点肯定是去网吧坐着了,只是现在牵着何所求,所以两人就近找了个旅馆住下。

旅馆老板也和李神虚相熟,以前连着通宵的时候,顶不住了就会来这个旅馆洗个澡睡会,所以两人直接把身份证丢在前台,老板就提着钥匙给他俩开门去了。这在当地很常见,镇子就那么大,常住居民就那么多,就算这次钱不结老板也不会说什么。

李神虚抱着何所求到了一间屋子,吴胖子单独一间屋子,何所求对房间内的一切东西都显得很感兴趣,当李神虚打开电视,何所求瞪着一双大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还用双手在空中比划。李神虚看着这个场景,心情也不由好了些。

电视里放的是一部叫做《海贼王》的岛国动漫,见何所求看的出神,李神虚就没再管她,脱了衣物进卫生间洗澡去了,当热水淋过身体,全身的疲惫也得到了舒缓,待李神虚洗完出来,看见何所求站在床上,学着动漫里的人物手臂举的老高,握紧拳头,然后向床上一挥,不禁把李神虚给逗乐了,心里没来由的觉得貌似带着何所求其实也不错,只是家里怎么圆过去呢?以后找对象咋整呢?

何所求看到李神虚走了出来,踉踉跄跄凑近李神虚,李神虚这才有机会闻了闻她身上,散发着一股子血腥味,连忙把何所求抱起进了卫生间好生洗刷了一番。

一夜无事发生。

等到天亮,外面已经下起了雪,李神虚叫起来了吴胖子,抱着何所求,在前台转账了150元就匆匆离开了。三人走到医院,楼顶的窟窿竟然和没有破裂过一样,想来牛头和黑无常用法术修补过了,而医院里的医生们正在忙碌着,三人找到何清他舅爷时,老人家正自责的坐在医院后面花坛的座椅上。

“医生,何清和他爱人怎么不在?”李神虚虽然知道实情,但是还是怕昨晚发生的事没有圆过去。

老者抬头看到是李神虚三人,抹了把眼泪说到:“昨天误会你们俩了,不好意思啊。”老医生叹了口气,“昨晚,小可突然胎动,护士们连忙把她送进了手术室,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挽救回来。”老者已经泣不成声。然后咬牙切齿站起身来,双手搭在李神虚肩膀上使劲摇晃着说到:“胎儿都被取出来了,谁知医院里的一个精神病患者突然发病,把胎儿抢走不知丢在何处,还划伤了好几人。我,我对不起何清。”

看来八爷他们把事情已经遮盖住了,只是苦了那个背黑锅的精神病人。

“您也别太难过,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别再去计较对错了,人死不能复生,还望您节哀。”李神虚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本来以为现在最痛苦的应该是何清,哪成想一个人的离去,是整个家族的痛苦。

吴胖子靠了靠李神虚,示意他往医院门口方向看去,李神虚顺着方向看到何清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身后躺着用白布盖着的郑可。李神虚抱着何所求来到了何清身边,何清双眼无神的看了眼李神虚,点了下头,目光停留在何所求上。

“让我抱抱吧。”

听得此话,李神虚把何所求送到何清怀里,何所求有点怕他,眼看就要哭出声来,李神虚赶忙轻声安慰,才让何所求没哭出声来。

何清看着怀里的何所求,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蛋,泪水夺眶而出,看着李神虚哭到:“她好像她啊,真的好像啊。”

“本就是你俩的,你说呢?有没有想过接过去抚养她?”李神虚叹息一声。

何清有所意动,最终还是摇摇头,“我过不了自己那一关,如果给我抚养,是对她的不负责,我也听无常他们说了,现在她对你最为亲近,还请兄弟你帮我好生照顾,每个月我都会给你打钱。”

“什么钱不钱的,就多张嘴吃饭的事,她可是鬼婴啊,指不定后面谁照顾谁。”李神虚说是这么说,心里却是没什么谱。

何清投来感激的眼神,点点头,而后招呼着人把郑可抬上了车,临走时转头对李神虚说到:“后天来参加我爱人的葬礼吧。”李神虚嗯了一声,何清就不再逗留,也跟着上了车,离开了医院。

李神虚不由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