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着犯事的官员,朱瞻墡他们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在路上的时候,他们也是大摇大摆的。

来的时候像做孙子一样,悄咪咪的,话都不敢多说,但回去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必须要大张旗鼓,必须要让沿路的这些官员知道,贪污是怎么样的一个下场。

让他们知道,该收敛收敛了,要不大闸刀可就会伸向他们。

到时候人头落地,宗族亲人也跟着受累,何必呢?

当然,贪官你是没有办法整治的,只能够让他们暂时放弃自己的行为。

毕竟最近一段时间,风声太紧。

朱瞻墡他知道,单凭这一点是不能够让这个事情得到彻底的解决,甚至可以说,贪污的这个事情一直都得不到解决。

但可以遏制。

他们路上,是从杭州府出发,去往苏州府,然后再一直往上走。

这期间,也可以当做是游山玩水。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说的就是这苏州府了。

明朝的苏州府,也是相当繁华的,此时,就连未来的魔都也隶属于这里吧。

他们一群人在苏州府也就停留了三四天,这可是把当地的官员给吓坏了,急忙招待着人家,不敢有半分的懈怠。

就害怕,回去之后参他们一本。

还有这次押运的人,可是比他们级别更高的官员,要是有点小心思,直接就玩完了。

就连苏州府这边的商人,也是战战兢兢的,生怕一不小心查到自己的头上。

哪一个当官的没有接触过商人呢,都接触过。

只不过有些人会沉浸其中,有些人则是两袖清风。

没办法,二者你只能选择一个。

然而,就在他们快要到达京师,差不多百里地的时候,突然,从一旁的小路冒出来了无数山匪。

他们个个都是手持大刀,有的人甚至还拿着弓箭。

这些人的速度极快,几下就来到了跟前。

众人愣住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来的太过于突然了,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马成赶紧命令锦衣卫戒备,然后巡抚等等的这些个官员,急忙撤离才好。

可,这些人好像料定了他们会逃跑一般,围成了一个大圈。

他们已经成为了瓮中之鳖。

“皇孙,完了,这些人是有备而来,他们好像是早就料到我们会走这一条路!”

“可我们的路线,没有几个人知道啊。”

“等等,看看他们这些山匪到底是要钱还是要命。”

一般情况下,像这种山匪,应该是要钱的吧。把命拿走对他们而言,也没什么太大的作用。

这时,有一位骑着战马,手持一把大刀的男子走了出来,哈哈笑道:“兄弟们,我们今天发了!”

“来人啊,把他们全部都给我绑了。”

这山匪,也太大胆了吧。

看他们的穿着就知道不简单,虽然朱瞻墡没有穿自己的四爪蟒袍,但其他的人可都是穿着官服的。

一般人见了都敬而远之,他们怎么敢的?

果然,这山匪当中还是有聪明人的,有一位男子疑惑的问道。

“大哥,我们之前碰到当官的,不都是跑吗?怎么今日一反常态。”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呢?”

“我跟你说,就那个少年看见没有,年龄不大的那个,看上去很贵气的那个人,把他直接给我剁了。”

“剁成稀巴烂!”

顿时,在场的人心里面都一紧,这个山匪目的非常明确啊,一看就是冲着朱瞻墡而来。

其余的人提都没提。

“可是大哥,这些人的官服好像不简单,你确定剁了他们,我们还有活路吗?”

“要不让他们赶紧走吧,就当做我们没来过。”

这位大哥一听小弟好像有些不情愿,剩下的其余人也都在犹豫。

他一下子就怒了,直接提起自己的大刀,就砍向了刚才那位说话的男子。

“废话怎么那么多呢?早就看你不顺眼了。”

“兄弟们赶紧上!”

朱瞻墡他看了一眼,倒也不是害怕。

毕竟他们这边,还是有着锦衣卫都察院的人。

可,这些山匪的战斗力也是不弱的,想要对付他们,稍稍有点难。

这时,带头的这个山匪首领大喊一声。

“放箭!”

箭?

朱瞻墡他反应了过来,一把抱住了一旁的柳雨棠,急忙躲在了一旁。

其余的人也是赶紧躲避。

可是这些山匪,目的好像非常明确,纷纷射向了朱瞻墡。

其他的人管都没有管,就算是静静站在那边都没有人去攻击。

他明白了,是有人不想让他活着回到京城啊!

是谁呢?

眼下也来不及思考这些,朱瞻墡他在明确了这些人的目标是他自己时,决定单独行动。

以他的武力值,想要对付这些个山匪头子,倒是简单了不少。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有些个箭羽误打误撞,竟然射中了巡抚徐云!

他刚才就是因为太过于害怕,所以一直都在躲闪,可没想到,有一只箭直接插在了他的胸口。

“不好,巡抚大人中箭了!”

一位锦衣卫急切的大喊道。

“怎么回事儿?”

“保护犯人。”

马成也赶紧嘱咐着自己手底下的人。

这时候,又有一队人从后方赶来,直接扑向了他们押运的囚车。

咋回事?

“不好!”

朱瞻墡大叫一声,看来对方不光光是想要自己的命,还有这些被押的官员。

他们要是活着到了京师,那么朝廷里面绝对会有人受到牵连,他们为了保全自己,就只能是出此下策。

“唉……”

朱瞻墡他真是大意了,早知道是这个样子,就抄小道跑了。

“雨棠姐姐,你能照顾好你自己吗?”

朱瞻墡他急切的喊了一声。

柳雨棠点头:“没问题,你照顾好你自己吧,我能对付得了这些人。”

“那就好。”

朱瞻墡明白了,挥舞着大刀就开始迎战这些个山匪。

像他们这帮人,他们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大哥没了。

所以,朱瞻墡目标很明确,只要收拾了他们的首领,剩下的都是一帮小喽啰。

“来吧!正好小爷我手也痒痒了,拿你们开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