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浮灵生 > 第19章 是她却又不是她

阿亓失魂落魄的行走在淅淅沥沥的雨中,脑子循环的回忆着溪知的话

“又见面了,神明大人”溪知莞尔一笑

“我说过,我拿了昆仑镜,你取我一盏血,我们就从此两清,如今你又出现在我眼前,是想早点投胎往生吗”阿亓道

“大人找回了记忆,在下是特意过来恭贺大人的”溪知谄媚的奉承道

“我和你素不相识,何来恭贺之说,我是神族之人,你是魔族之人,你我水火不相容,若想活命,就赶紧离开”阿亓道

“只怕大人想和在下划清界限没那么容易”

溪知说罢,施法将阿亓定在了原地,然后念着口诀将阿亓身上的昆仑镜唤了出来,只见昆仑镜发出耀眼的光,阿亓脑中顿时一片空白,不一会儿,一些零零散散的画面重现在脑海中

“我是绯意?”阿亓不可置信的说道

“你是她,却又不是她,你只不过是她的一缕魂魄罢了”

“不!我不是!我是神明大人!我是阿亓!”阿亓有些奔溃的喊道

“帝川和云祈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将你培养成普度众生的神明大人,把你训练成听话的傀儡,不过只因为你是绯意的影子罢了”

溪知步步紧逼,阿亓奔溃到了极点,拼命的捂着自己的耳朵

“我是阿亓!我是阿亓!啊啊啊!”阿亓奔溃的大喊道,拎起剑就和溪知打了起来

溪知狂笑着,似乎在嘲笑一个发狂的野兽一般,不一会儿,阿亓心中一阵绞痛,便晕了过去,等她再次醒来,溪知早已不见了踪影

“所以我到底算什么”阿亓望着淅淅沥沥的天空,任凭雨水打湿着脸庞

阿亓想起这七万年来的种种,仿佛如同笑话一般的在替别人活着,不甘心的她提着昆吾就回到了昆仑

昆仑殿中,云祈和帝川正在商讨事宜,白芷则守在门外

“你师父和云祈上神正在商议事情,且先等一等”白芷见阿亓提着剑怒气冲冲而来,便赶紧将其拦住

“让开!”阿亓冷冷的说道

“有什么事待会儿在说”白芷态度强硬的拦着她

阿亓愤愤的一掌将白芷打到在地,然后用剑指着她说道“再敢上前一步,我就杀了你”,然后一脚踢开了大门

帝川见阿亓闯了进来,便开口道

“阿亓,怎么如此不懂规矩,先退下”

阿亓依旧一言不发,拖着剑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二人面前

“一个是我的师父,一个是我的师尊,可惜辗转多年,我不过是一个笑话罢了”阿亓看着眼前的二人,只觉得冷漠无比,心寒至极

“你都想起来了?”帝川开口问道

“所以我到底是谁,我是绯意还是阿亓?”阿亓自嘲的问道

帝川看着眼前泪眼婆娑的阿亓,一时间还真的分不出,她到底是绯意还是阿亓

“你是阿亓,也是绯意,无论你是谁,你都是帝川的徒弟,缥缈山的神明大人”云祈开口道

“师尊骗了我七万年!整整七万年啊!如今又口口声声的告诉我,我是绯意也是阿亓,哈哈哈哈哈哈”阿亓近乎疯狂冷笑着

“阿亓……”帝川心疼的看着她

“从始至终,你们对我就只有利用吧,无论是绯意还是阿亓,都只是你们为了所谓的苍生而培养出的一个傀儡”

阿亓的一番话确实将二人堵得一言不发,是啊,一开始,他们确实是为了苍生才将绯意带了回来,然后教她用自己的能力保护天下苍生,这不就是利用吗

“阿亓”帝川愧疚的说道

阿亓强忍着泪水,用剑狠狠的从手臂上割下一块肉,然后削下一截秀发

“你们对我的恩情,阿亓无以为报,如今割肉削发以作报答,从此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我不是绯意,也不是神明大人,只是阿亓”阿亓说罢,倔强的扭头而去

阿亓迈着沉重的步伐向外走去,哪怕此刻心如刀绞,也不能让自己掉下一滴眼泪,手臂上的鲜血很快便浸染了紫色的衣衫

“她不会原谅我了”帝川望着阿亓远去的背影心酸不已,泪眼婆娑哽咽的说道

阿亓走出门外,白芷见她手臂上有伤,还以为阿亓与帝川打了起来,便赶紧跑进门

“帝川!”白芷担心的看着他

“没事,你先下去吧”帝川道

阿亓走到殿外,正好遇见了前来商议的玄策长老,玄策长老虽讨厌阿亓,但看见她如此狼狈的模样,血还流了一地,还是不忍心的朝着阿亓说道

“好歹也是众仙之首,怎么搞得如此狼狈,还不快去处理一下”

“多谢!”阿亓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失魂落魄的继续行走着

“这孽障,今儿到底怎么了,居然如此有礼貌”玄策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阿亓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知觉就走到了一家酒馆

“哟姑娘,你这是怎么了”酒馆老板娘见阿亓流了一路的血,吓得赶紧将她拉了进来

“无妨”阿亓虚弱的回道

“阿亓?”酒馆老板娘定睛一看,惊呼了起来

“鸾落”阿亓抬眼看了一下老板娘,发现竟然是鸾落

“你先别动,我给你包扎一下”鸾落担心的说道,然后走进内阁拿出一个药箱,从里面取出纱布轻轻的给阿亓处理伤口

“你怎么会在这儿啊”阿亓开口问道

“还不是我那个师父啊,我找了许久都没找到他,只能在此开个酒馆,希望这酒香味能把他引过来,那你呢,你这是怎么回事啊”鸾落道

“你能帮我拿壶酒吗”阿亓问道

鸾落看着她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从库房取出一坛酒放在桌子上

“一壶酒怎能喝的尽兴,喝这个”

阿亓顺手将坛子拿了起来,咕咚咕咚的就往嘴里灌了下去,鸾落见她一脸心事的样子,便也不再多问,静静的坐在对面陪着她喝

“你怎么不问我了”阿亓道

“你什么时候想说了就会告诉我的”

“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狼狈很可笑啊”

“不会啊,我觉得你帅呆了!”鸾落一脸正经的嬉笑道

“鸾落!我真的很喜欢你!来!干了!”阿亓有些醉意,然后举起手中的坛子说道

“阿亓,我也喜欢你”鸾落笑嘻嘻的回道

二人就这样抱坛醉饮,一直喝到没有意识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