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道念九霄 > 第16章 断魂冥砂

眼前女子乃是柳崖子的同门师妹兼道侣——徐青娥。

起初柳崖子在前来函谷关时,并不想让自己的师妹也跟来这种是非之地,偷偷留下了一封家书便不辞而别,可谁知徐青娥在看到书信后,毫不犹豫只身追了过来。

待两人见面,柳崖子苦口婆心地进行了一番劝说,希望她能回心转意,毕竟他们夫妻二人膝下已有子女,尚需要人照顾,两人没有必要共赴险境。

而当时徐青娥却是这么回答他的。

“我已退出宗门,自此无依无靠,你还要赶我走不成?”

听此发言,柳崖子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无奈。

便在此时,来自青霞宗掌门师兄的传信也刚好到达了。

得知真相的柳崖子哭笑不得,夫妻两人竟然来了个“夫唱妇随”,徐青娥亦是随手留了封信,什么也没说便突然离去,搞得青霞宗上下鸡飞狗跳,甚至还有传言,说徐长老叛逃进了魔教!

柳崖子只得将事情原委告诉宗里,方才平复了这场闹剧。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这件事情使柳崖子不由得想起两人还是普通同门之时,亦有一次类似的经历,只不过当时的自己才是追的一方……

而当年尚且是炼气菜鸟的两人,如今都已是元婴修士。

明明在这场正邪大战之中,元婴修士的地位已举足轻重,可谓牵一发动千钧,徐青娥却仍如当初那样爱耍小孩子脾气,也不知她是怎么好意思说那些后辈闲话的。

“我们不也是从那个年纪过来的吗,要多给小辈一些机会,他们才会成长起来,而身为前辈应该做的,便是当好守护者,莫要让邪魔钻了空子才是。”

“好哇!漂亮话都被你说了,倒显得我像个小气鬼似的!”

徐青娥娇嗔道,旋即叹了口气。

“若不是那一道『九霄天劫』,师傅师伯以及其他前辈尽数飞升仙界,我们才是那被保护的‘小辈’才对。”

柳崖子不知如何安慰,只好打趣道。

“若是前辈们仍在,这场仗怕是压根打不起来咯。”

“那倒也是……唉!你说,既然有仙界和魔界之分,那些个化神境界的妖兽,它们又该去了哪一边呢?”

“叫你平时多看点书还不听,宗门的典籍之中有一本《百物志》,据其作者柳斋居士所言,妖兽的传说中曾有一处世外桃源,名叫百兽妖界,如此看来,那些实力通天的大妖多半是去了那里吧。”

“我又不像你似的,书呆子一个,咦?不对,这柳斋居士,不是你的祖父来着吗?行啊你,居然耍起我来啦!”

“可你确实没怎么看书,这点我倒是没说错……唉唉,停停!莫要动粗!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恰巧此时也无旁人,两人嬉戏打闹了一阵,如此倒是将柳崖子心中阴霾吹散了不少。

“如何?派出去的斥候,可得到了什么消息?”

“还是瞒不过你。”

柳崖子叹息一声。

别看徐青娥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内心却十分纤细,总能第一时间看出他内心的苦恼。

“斥候队发现了大量辎重经过的车痕,但却没有找到太多敌方部队的脚印。”

“难不成是鬼兵?”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鬼兵本身没有形体,在正面战场上实力较弱,之前几次战役中,也仅仅被魔道当做奇兵使用,将这些鬼兵配在需要重兵防守的辎重部队,显然不符合常理。”

“可魔族最近不是加大了骚扰的力度吗?兴许这些辎重只是在转移我们注意力也说不定。”

“我不这么觉得,假如说是陷阱,也太过明显了。”

“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避实而击虚,乃胜利之法……唉!虽然话是这么说,可这批辎重,我们无论如何还是要打下来的,否则一旦魔教的补给线建成,后续势必会进行大规模的进攻!而与魔族的妖兵及傀儡相比,我们这边凡人占据多数,眼下也已步入寒冬,来自凤口城的后勤难以跟进,一旦陷入到消耗战中,对我们将极为不利!”

“我也是这么想的,嗯!看来兵书你倒是没有落下,如此若是我有个万一,也能放心地将指挥权交给你了。”

“呸!少说不吉利的话,既然决定好了,我这就去把司徒空见叫上来,看看我们该如何组派人手。”

按理说元婴修士神识浑厚,虽不说千里传音,一座小小的要塞倒还是能覆盖得了的。

但由于凡人大多不喜欢神识直接传入他们脑海的那种感觉,因此如今函谷关的通信,都是先用联络了负责传令的修士,再由专人口耳相传进行通知。

徐青娥发出号令不久,便有一个须眉髯发、身形魁梧的汉子,只身来到了城墙之上,此人正是函谷关守将——司徒空见,并非修士,只是寻常武者,负责全城凡人士兵的调配。

“太守大人!”

司徒空见向柳崖子问好,又转身向徐青娥行礼。

“司徒将军不必多礼,想来你也看过了最新的战报,不知对于那批辎重,将军有何想法?”

“关于此事,我正要与太守大人详谈,据当时现场的斥候所言,辎重的车痕断断续续,可见魔教使用的仍是基本的浮空车,但奇怪的是,车痕最深之处,入地约有十二多寸,推测其承载之物可达三百万斤!总共又有十七车左右,以浮空车的运载量,即便一整车都是铁石,也难以有如此重量,我身为凡人,不懂得仙法奥妙,恳请太守大人解惑,这究竟会是什么物件?”

所谓浮空车,乃是一种军用运输载具,可以快速而高效地运输各种补给。

而储物袋造价过于昂贵,承载力还颇为有限,显然无法在行军打仗中派上太大用场。

至于真正能“容纳天地”的法器也不是没有,比如芥子盒或者纳戒,但却需要最起码化神境的修为才能炼制,因此其制造技艺,也已经随着那些大能的飞升而失传,已有许久未曾在当世出现过。

魔教如此奇怪的动向,令柳崖子一时之间也没能想通这一问题的答案,幸亏他学识渊博,思忖再三终于是还有了些头绪。

“这世间比铁石还重的物件不在少数,但仅仅三百万斤的重量,若是浮空车满载而行,却也并未超出铁石太多,大抵高了三分之一左右,再结合魔教可能使用的材料,最有可能的是断魂冥砂!”

“断魂冥砂?不知此物又有何用?”

“断魂冥砂形似铁砂,但颜色更加黝黑深沉,在魔教众多法器炼制中都有用到,与我们正道常用的星河砂有些类似,断魂冥砂虽更加沉重,性质却十分稳定,且对阴寒属性的灵气有较高亲和力。但几千万斤的断魂冥砂,假如用来锻造铠甲武器,怕是武装五百万军队都绰绰有余,若是魔教有此等规模的兵力,早就将这函谷关平推过去了,何必还拖到现在?”

“有没有可能,是他们研制出了什么新的攻城利器?”徐青娥思考片刻,开口询问。

“倒是可以从这个角度去思考,但是,据那些斥候所言,这批辎重最终目的地,离着函谷关有七百里之远,且与函谷关之间有群山遮挡,而以断魂冥砂铸成的大型兵器,移动会无比困难,这样做根本是得不偿失。”

“无论如何,想必那些妖魔在搞什么阴谋诡计,必须想办法阻止!”司徒空见总结道。

“既然大家都这样想,那便尽快决定派遣的人手吧,我打算命两名元婴修士领队,再带十余名金丹弟子,以及百余斩魔卫,如此力量,即便遇到什么埋伏,也能支撑到援兵赶到,两位意下如何?”

“眼下函谷关,除却大人与令夫人外,还有元婴高手五名,不知您准备派谁前去。”

“既然决定知难而进,就不得犹豫,需一鼓作气才是上策,也正因此,我打算派实力最强的封魔堂长老广德真人,以及擅长防守的庄严谷圣僧司空大师,二人一攻一守,即便是十二魔将亲临,一时半会儿也奈何不了他们。”

听到二人姓名,司徒空见面色略显尴尬。

“不知将军是否有什么难言之隐,但说无妨。”

“实不相瞒,我也是从旁人那里听到了一些消息,这位封魔堂长老的弟子,最近一段时间,与城中凡人士兵有些纠葛。”

柳崖子表情一肃。

“胡闹!战场之上,不齐心协力一致对外,反而要窝里斗不成?!”

“可是,此事牵扯到元婴修士,我虽为三军统帅,却也难以处置,还望太守大人能出面,如此一来他们肯定会不计前嫌重归于好。”

“……好吧,待我前去看看,究竟所为何事。”

相较于凡人士兵,修真者在战场上拥有着能够左右战局的决定性力量,因此两者之间的待遇也有所不同,函谷关所有的物资供给,都会以修真者优先。

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哪怕底下士兵已吃不饱饭,后勤仍会以修士们日常修炼所需的资源为首进行运输。

这种行为其实也说得过去,毕竟一名金丹期修士,与一百名全副武装且身怀武艺的凡人士兵,两者间若是一战,胜负基本上毫无悬念,后者只会如同羔羊一般被前者宰割。

正邪两道无论正面战场输赢如何,只要修真者间的对决中落败,那便是输了。

而凡人在战争之中的作用,基本只有处理杂兵、后勤,获取情报,最好的情况,也仅仅是使用千机炮等大型兵器,给予敌方修士一定的干扰。

炮灰——

无论对正道还是魔道,凡人的意义就是如此,当然,正道起码还会顾及颜面,给予凡人尊严,不会像魔教那样,直接把凡人如牲畜般饲养,做成妖兵与傀儡然后再丢到战场。

也正因此,函谷关内修士与凡人士兵间的矛盾,也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其实武盟也有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试图平衡两者间武力上的差距。

通过不断发展炼器技术,武盟已经研发出了可借由灵石供给能源,凡人也能够使用的法器。

譬如现在的斥候部队,便配备了可以适当遮蔽气息与身形的『墨云披风』,以及能快速移动的『神行靴』等等。

至于武盟最顶尖的技术成果,便是所谓的“斩魔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