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位于安邑县城东面的一处私人别墅。是的,这个时候就有别墅的称呼,意思是田野上的房子。

这座小别墅的主人叫做方邯,一个年仅十五岁,还是少年模样的城卫军队员。

方邯因为找到乱石堆,成功阻止了青牙部的后撤路线,立下了大功,因而得到了赏赐。

在得到赏赐的第二天,他就将养育自己长大的大伯和大娘接到了自己家。

“大娘,以后我给你们养老,你们二位就是我的亲爹娘。”汉人把孝悌看得很重,比兄弟义气和夫妻感情还要重要。

方邯的事迹很快传到了安邑县城,更是得到了卫氏的认可,被特许进入学院进修学习。

对此,认识老方家的人都认为这小子未来有出息,几乎每天有人上门来说媒。

这一天,方邯刚刚下学回家,就看到自家门口停了一辆十分奢华的大马车。

“哎呀,是我家邯儿回来了。”方大娘大老远就看到方邯的身影,急不可耐的跑出来喊道。

方邯好奇的看向马车,问道:“娘,这是?”这时,几个衣着华丽的妇人和丫鬟笑着走出院子。

她们的视线在方邯身上打量着,似乎在打量一件商品,这样的眼神让人不喜。

但方邯知道,这些人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因为那马车上插着的旗,赫然有一个【卫】字。

“怎么样,小伙子长得不错吧,与青儿倒也有几分夫妻相。”有个妇人笑着说道。

另一个妇人微微颔首,似乎很是满意方邯的长相,也说道:“姐姐的眼光,我自然是信的,这孩子确实长得大大方方的,一双眼睛很亮很有神,这点不错。”

“那既然如此,就去叩八字吧。”为首的妇人看向方邯的大娘。大娘有些尴尬的看了看自家的侄子,也就是方邯,似乎在征询方邯的意见。

此时方邯已经大概猜到了什么。之前都是附近的庄户来说媒,如今是卫氏的夫人亲自出马,想必是看好自己的前程。

不是方邯自傲,他在学院表现不错,已经被教授格物的黄先生收为弟子,不是普通的学生身份,而是以入室弟子的身份得到认可。

这个消息知道的人并不多,显然卫氏的人肯定是得到了消息。方邯也没有想到,自己在格物上的天赋竟然如此出众,一些机关术更是无师自通,同时,他也很喜爱研究格物,特别是公子发明的香皂,他现在已经能够自己做出成品了。

眼见卫氏的夫人亲自上门说媒,不管心里愿不愿意,方邯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毕竟,卫氏,特别是公子,对他来说有着知遇之恩。若非公子赐下的城卫军身份,若非卫氏招揽他进入学院进修,他如今只是一个耕地种菜的普通庄户,可能一辈子也就那样了。

“娘,我没有问题,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邯儿都听母亲和两位夫人的。”方大娘闻言,大大松了一口气。

她也觉得这段姻缘对老方家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仅能够搭上卫氏这颗大树,以后方邯还能够有一座大靠山,说不定老方家也有成为贵族的那一天。

而那两位贵妇人同样喜笑颜开,她们是有小道消息的,据说卫b有意加大对格物研究的投入,以后这个方邯肯定能够成为卫b的左膀右臂。

“好好好,那就这么定了,先去叩八字,然后安排新人们见个面。”卫氏的夫人笑着说道。

另一个妇人点点头,越看方邯越是喜爱。送走两位夫人后。方大娘高兴的拉过方邯,询问他在学院的表现。

方邯自然是如实照说,为了让爹娘高兴,他还拿出了象征弟子身份的铭牌,这是只有学院教习才能够拥有的身份证明,在卫氏的一些产业中,享受有特殊的贵宾待遇。

比如:凭借这个铭牌去购买清河大曲,普通人需要粮票,而他不需要粮票的同时,还能够享受八折的优惠。

说着,方邯从背包里拿出一小包糕点。

“娘,你快尝尝,这是我好不容易抢到的冰皮绿豆糕,可好吃了。”方大娘笑呵呵的接过糕点,都说养儿防老,她跟老方至今无所出,虽然方邯是小叔叔的儿子,但她早已视方邯如己出,如今儿子有出息了,知道孝顺自己了,她怎么会不高兴。

“好好好,咱们等你爹回来了一起吃。”方大娘小心翼翼的将糕点收好,这糕点她可是早就听说了,一斤要几十文呢,而且还需要粮票才能购买得到。

方邯看了一眼天色,说道:“刚好,老师教给我一个任务,我需要去定军坊一趟,顺便叫爹回来吃饭。”方邯分到的房子距离定军坊有点距离,好在身为城卫军的一员,他是有配备坐骑的。

骑着马赶到定军坊,出示自己的铭牌,直接找到了许定所在。

“城卫军第十一队新晋队员,求见许督头。”

“来。”方邯走进堂屋,入目可及的是一方巨大的沙盘,几乎占据整个屋子三分之二的面积。

许定跟几个教头正对着沙盘说着什么,见到方邯,他笑着点了点头。方邯的事迹还是他特意传扬开来的呢,对于这个幸运的小家伙,许定印象深刻。

“许督头,这是老师教给我的任务,需要选出十个身型附和要求的同僚配合新装备的测试。”

“新装备?”许定等人同时抬起头看向方邯,前者上前接过方邯手里的帖子。

看了一会儿后,许定的眼神越来越亮。方邯开口介绍了起来。

“此甲名为龙山甲,是老师在防刺服的基础上进行改造的,增加了一些肩甲和护心镜等防具,在确保活动自如的同时,提升了钝器的防护能力,具体效果如何,还需要测试一番……”许定微微颔首,急忙拉过一个教头吩咐道:“你立刻去找十个人,让他们下午赶到学院,就找……这小子吧,让他们全力配合黄先生测试这龙山家的威力。”

“是!”教头抱拳应下。当天下午,河洛大学。卫b打了个哈欠,坐在树下享受着钟婵的按摩服务。

这里是新建立的格物学院所在,目前招收到的学生不多,只有七十多个,毕竟是陌生学科,大多数学子还是倾向于学习传统文学。

黄承彦的名气也不太响亮,相比于那些专供一门学问的教习,他的学问虽然也不差,但却是杂而不精,什么他都懂,但什么都不是最顶级的。

这样的人,其实反而适合做个研究员,而不适合做老师。而格物,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才,什么都懂,才能触类旁通的冒出一个个灵感来。

龙山甲的名字是卫b取的,他想要怀念郝家村所在的那座山峰,刚刚来到这个时代的他,可是好长一段时间都将那里当做这个时代的家的。

不止是卫b,包括郝家村的称头、郝昭、费曜等,以及徐晃、花鲢、乐进一些早期依附他的人,也一直以龙山自称,这是归属感的问题,同时也是宣誓效忠卫b的一种态度。

“公子,人员都到齐了,花教头也到了。”方邯小跑着过来,躬身说道。

卫b微微颔首,笑着说道:“那就让黄先生赶紧开始测试吧,我也有几分迫不及待了。”卫b没有想到,黄承彦第一个研究课题竟然是提供防刺服的防护能力。

防刺服作为利器的可行,在钝器的防护能力上有着先天的不足,这一点不置可否。

之前卫b也不是没有想过升级,可他忙着当搬运工,根本就抽不出时间来。

现在好了,黄承彦似乎找到了很好的解决方桉。彭!彭!几人来到一处独立的小院,院子里各种杂物很多,中间空出一个用于测试的场地。

此时,花鲢正拿着他的紫金狼牙锤,奋力的在地上捶打着。作为城卫军唯一使用钝器的人,花鲢理所应当的成为了测试的对象。

黄承彦朝卫b拱了拱手,而后笑着与花鲢说道:“花教头,一会儿他们十个会使用不同的武器和招式攻击你,你只需要尽全力反击就行,千万不要留手,不然就测试不出结果了。”花鲢闻言,有些迟疑的看向卫b。

他对自己的力气还是很有自信的,若是全力反击,哪怕那十个人穿着防刺服,怕是也要被他大吐血,再不济骨头也要断几根,毕竟防刺服对钝器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卫b见他朝自己看过来,笑着说道:“听黄先生的便是,若是他们伤了,我不仅不罚你,还要奖励你,至于他们的伤势,你不用担心,有我在呢。”那十个城卫军也开口说道:“花教头,你就放心动手吧,我们既然来了,就要帮助黄先生测试出龙山甲的不足之处,若是因为你留手忽略了,那我们来这里的意义就没了啊。”花鲢点点头,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是对自己人出手什么的,他还是有点顾虑。

这时,卫b蹙眉头说道:“你若是不行,干脆换个人,许褚,你上。”站在一旁的许褚闻言,放下屠龙刀就要去拿花鲢的紫金锤。

花鲢一下躲过,急忙说道:“我来,我行的。”

“他娘的,你们十个一会儿小心点,别为了测试连命都不要了,特别是头,挨我一锤可是能要命的。”花鲢还是特意提醒道。

那十个城卫军相视一笑,是的,他们的小心思被花鲢道破了。他们早就觉得了,一会儿就故意去挨花鲢的攻击,既然要测试,那就要尽全力,哪怕自己死了也在所不惜,能被许定派过来,他们早就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

“好了,邯儿,去将龙山甲拿出来。”黄承彦就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科学家。

方邯点点头,叫了几个师兄弟走进一间屋子。不多时,一套套古铜色的铠甲被他们搬到了院子里――这就是龙山甲。

仅仅是外观,就让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三天后。城卫军宣布建立新编制。在轻骑兵的编制外,一支由五百人组成的重骑兵正似亮相。

龙山军,以甲为名,以山为号。五百龙山军绕城一周,带给世家和各方势力的震撼是难以想象的感官体验。

特别是为了彰显实力,许定还让人现场展示了龙山军的防御能力,各种万箭齐发,各种长矛穿刺,各种钝器加身,不管是什么攻击,都无法攻破龙山军的铁壁防御。

而且在这个男性平均身高只有一五零左右的时代,全体龙山军成员的身高都超过了一八零。

不要说在这个时代了,便是放到后世,也是人高马大的代名词,犹如巨神兵一般的存在。

龙山军总长由身高一八五的徐晃担任,下设五名兵长,各自带领一百人的队伍。

五名兵长分别是:身高一八四的张飞、身高一八五的杨奉、身高一八八的花鲢、身高一九零的文丑、以及身高接近吕布,十四岁就有一九零,未来身高二一四的郝昭。

没错,要的就是人高马大的体型,uu看书搭配龙山甲,给人的感觉就是满满的压迫感,普通人见到这么高的人,再加上他们都骑着同样穿着铠甲的大宛战马,那视觉冲击力不是一般的狠啊。

站在城门楼上的卫氏一族人,一个个激动得面红耳赤,那与有荣焉的自豪感是掩饰不住的。

依附于卫氏的几个世家同样如此,卫氏越强,他们的利益就越有保障。

别看河东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要知道,在河东以外的地界,包括都城洛阳,此时都是战火纷飞的凄惨画面,在这样的环境下,只有强绝的实力才是立世之本。

卫氏之所以在这个档口推出龙山军,也是有震慑宵小的意图。而且这个效果还十分的显着,就在龙山军面世后的几天时间内,一支支车队背上河东。

平民们经常能够在官道上遇到这样的队伍,车队上的旗帜迎风招展,旗帜上的图腾文字各种各样,有世家的,有官职的,有教派的。

这些人的目的地十分的统一,那就是卫b所在的安邑县城。而这其中,荆州刘表的队伍尤为特别。

之前刘表次子死在河东的消息,早已经传了回去,可刘表一直按兵不动,不是他不想为儿子报仇,而是他那个时候被荆州本地的恶霸牵制了,最近才得以上任。

如今虽然脱身了,可以抽出手来报仇了,可……实力它不允许啊。既然无法报仇,那就不要与人为恶,刘表是个有抱负的人,他知道自己可能已经上了卫氏的黑名单……这次过来,他是来寻求何解的,与杀子仇人何解,可见他为人城府有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