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武功无上限 > 第32章 赵艺

在这娱乐匮乏,礼教森严的世界,公堂之上大谈男女之事...

实在是,太劲爆了!

尤其是女追男,野外苟合,因爱成恨...

这些词,冲击力巨大!

在场的观众,瞬间就炸开了。

除了上面几位官员,在场的围观的民众,甚至就是诸多衙役,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议论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大多数并不信,但亦有一些相信的,尤其是一些三四十岁的女子。

并且说得有理有据,

一:这粟姓少年一脸的真诚和愤慨,并不像装出来的。

二:他前面半句皆为真,不说黑虎帮数百门徒,就是在场的民众,亦有不少知道他曾经砍伤过孙妍资之弟。

三:女捕头孙妍资二十多岁,尚且未成亲,单身多年,未免有时寂寞难耐。

而他,年轻力壮,英俊潇洒...

“你...你胡说八道,资头怎么会看上你!”

孙妍资尚在愤怒中,她的一个下属戴辉就跳了出来。

在戴辉的眼里,自己的女上司,一直都是一个仙女,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神。

岂有此理,竟然如此侮辱她!

粟逆空轻蔑地看瞥了他一眼,“我如此帅气,她看不上我,难道看得上你这样...挫的?”

“我挫又如何?

我...我不挫!

资头肯定喜欢我,她一定喜欢我!”

被粟逆空这一瞥,这一问....

戴辉当下就羞怒得啊,只感觉全身血气,一下全往脑袋上涌。

说话都开始凌乱了。

“孙妍资喜欢你?你开玩笑,瘌蛤蟆想吃天鹅肉...”粟逆空不屑一笑,“若是喜欢你,为何她又对我因爱成恨,并陷害我?”

“你放屁!”

“资头根本就没有爱过你!”

“资头要陷害你,只是因为你太可恶了,斩了孙东几十刀,并且踩她....”

戴辉一句一句怒吼着。

只是,最后一句,最后一个字,尚未脱开而出,他就感觉有点不大对劲了。

姓粟的小子,笑得...太奸诈了。

而且看着他戴辉的眼神,好像就是在看一个傻子?

“我...我说错了,我...资头没有陷害你!”戴辉赶紧改口,亡羊补牢。

只是,不补上这句好,这一补...众人一下都反应了过来。

原来,真是女捕头陷害粟逆空的啊。

这...

粟逆空这小子,刚刚瞎扯,就是为了引出这一幕吧。

真是好生算计,

服了!

“县尊大人,你都听见了?”

“孙捕头的心腹都说了,是她有意陷害我的!”

“草民,实在冤枉啊。”

“望您铁面无私,大义灭亲....为草民,主持公道,还草民一个清白啊。”

粟逆转看向司徒菡,抱拳恳求道。

司徒菡则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又望向孙妍资:

“孙捕头,你作何解释?”

自粟逆空站起到此刻,这女县令一直淡定地看着,风轻云淡的脸蛋上,没有任何一丁点变化,平静得很。

“这...”

这一切,发生太快了。

孙妍资尚在懵圈状态呢,怎么稳胜的局面,一下就被扭转了?

粟逆空...这嘴巴,怎就这么厉害!

“知县大人,这全是嫌犯粟逆空的歹计,他利用了戴辉对我的仰慕之心,故意刺激他,导致他脑袋出现错乱了。

嗯,刚刚戴辉所说,完全是胡言乱语,不能信啊。

我...

我尚且有证人!”

反应过来后,孙妍资赶紧为自己辩解,并抛出“证人”,想要直接跳过这一劣势场面。

“此案,事涉人命,并且牵连甚大,又全城皆知...确实,不能仅听戴辉一面之词!”司徒菡说着,话语一转,“不过,孙捕头,你有知法犯法,陷害良民的嫌疑。所以凡是经过你手,搜寻到的人证和物证,已经皆不可信。”

“县尊英明!”

粟逆空闻言一喜,对司徒菡就是一阵抱拳。

“假小子”简直就是瞎说,司徒菡...一个寡妇,怎么可能不喜欢我这样帅气的少年呢?

最起码,不讨厌吧?

司徒菡则又转过头,俯视着他:“嫌犯粟逆空,你说你是冤枉的,可有证据?

若无证据...

哼!

本官最是讨厌,油嘴滑舌之辈。

如若你无法自证清白,本官定是要打你一百大板,好叫你认罪伏法!”

“额!”

...我收回刚刚的心中所想!

粟逆空一阵不爽,开口就责问:“司徒知县,你这是何道理?不是谁举报,谁控告,就得谁举证吗?”

“大夏律第237条:地方官员在查案时,对影响重大的案件,对重大嫌疑犯,可视情况而上刑。”

司徒菡念了一遍,随即轻拍案桌,“现在,本官的感觉,你就是杀人犯。若是你无法自证清白,

打你板子,是最轻的!

到时还不承认,大夏十大酷刑,本官一一给你上一遍!”

“这...”

粟逆空抬头望向粟正。

粟正略微点头。

粟逆空纠结了一下,道:“昨夜我留宿族兄粟正府上,一夜未出门,此事...族嫂赵艺可作证!”

不是迫不得已,真的不想嫂嫂抛头露面啊。

司徒菡哦了一下,道:“宣!”

“是!”

秦雨站出来。

随即小手一挥,带走几个手下。

半个钟后,在她的带领下,赵艺踏入了衙门大堂。

步伐优雅,

只是脸色很是担忧,以及有一点点的纠结。

此事,出乎她的意料啊,她想过父亲在赵光宇会私下找她问昨夜十八叔留宿的事,但没想到要来衙门公堂上作证啊。

“美!”

“真美!”

赵艺刚一出场,所有的目光,瞬间皆被她吸引。尤其是异性,包括主簿凌海老头在内,一个个都看得啊。

全都忍不住咽口水。

这美少妇的名气,全城皆知。

但是,见过她真容的却寥寥无几,自从十年前成亲后,她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呆在家中。

相夫教子,操持家务。

就这两年,偶尔带儿子出门逛一下。

十年来,从未跟一个娘家何夫家以外的男性有过接触,哪怕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打招呼。

偶尔给儿子买东西,都是特意找女性店家!

这番做,只有一个原因:

以自己的美貌,遮掩不住的风情..

只要和异性接触,哪怕只是普通交流,怕是也少不了一些恶意猜测。

而丈夫粟正又是入赘的...

不想城内,出现一些有损他颜面的流言蜚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