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

经过了半个小时,一家人终于回到了。

但看着身后那个气喘吁吁,却怎么也不肯服软的小丽娟!

杨丽芳也心疼得不行,心疼道。

“田浩,你到底跟她做了什么约定啊?”

她从没见过杨丽娟身上的这等韧性。

哪怕老师每回都说。

小丽娟是最聪明的,但她还是固执地以为,田浩才是她们家里最聪明的一个。

所以从来都不会放弃对小丽娟的督促和监管,这是她作为一个姐姐应该尽的责任。

却不成想。

下一刻。

满心热忱地为小丽娟着想的田浩,当即毫不犹疑地将他和小丽娟之间的秘密公布了出来道。

“她今天帮了大忙,所以向我打劫了两包大白兔奶糖。”

“现在之所以这么拼命,当然是因为我告诉了她,如果少了一条,一颗糖都不给!”

要是杨丽芳读过书,又或者后世的小丽娟知道,一定要痛骂他一声。

当代葛朗台!

不仅吝啬,还会盘剥,简直就是一毛不拔,哪怕天上的鸟儿给过,也要给他拔下一根。

属实有些太过欺负人了!

不过杨丽芳听到这个答案之后,却是当即又气又笑了起来。

好啊!

合着就是那个小妮子,根本就是为了自己的嘴馋拼死拼活,只有她被蒙在鼓里是吧?

当即。

杨丽芳就狠狠地看了一眼,肚子早就已经饿扁、上气不接下气,却还是在兢兢业业、不断奋斗着的杨丽娟!凝声道。

“今天不干完活,就别想吃饭了!”

说罢,立刻就转头离去了,顺便还叫走了田浩。

“田浩,过来帮忙!”

“好勒!”

幸灾乐祸的田浩,当即就屁颠屁颠跑了过去。

只余下一个满脸愕然,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妮子!

杨丽娟莫名其妙地看着好像有些生气的姐姐,嘴里都忍不住喃喃自语了一句。

“什么情况啊!”

“姐姐不是说,要给我做最爱吃的酸菜鱼的吗,怎么突然间,又只顾着那个该死的小白脸了?”

好在她也不算笨。

转念一想,当即就气得不行。

“好啊!该死的田浩,混蛋小白脸……”

毫无疑问。

肯定是小白脸告密!

那个家伙本身就重色轻友,加上自己姐姐也重色轻友,到了最后,反倒是自己孤苦伶仃的!

不过没关系。

此时已经咬紧了牙关,心中早就对田浩充满了怒火,随时准备报复的小丽娟,当即又觉得自己行了,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气!

“田浩!你给我等着……”

“等我拿到了大白兔之后,我一定要你好看!”

院子里。

匆匆忙忙将几个用来装活鱼的大盆,都拿了出来的杨丽芳,当即招呼着田浩道。

“快快快!把鱼儿都给解开,要是死了,明天就卖不上价钱了!”

不得不说。

杨丽芳对于如何处理鱼获这一方面,还是比较细心的。

仅仅只是加上了些许蒲苇,就保住了绝大多数大鱼的品相,除了其中一些,实在不值一提的!

田浩也没有犹豫,当即应道。

“好!”

又是将近二十分钟之后。

可以看出。

田浩的弓鱼术,在这个时候的确派上了用场。

其中。

有七成以上的大鱼,都还保持着自己的呼吸,放进水里面,虽然有些呆滞,起码也是条活鱼。

不过也还是有几条鱼已经没了呼吸了。

虽然仍旧美味。

但如果他们保存的措施不当,只怕明天这条鱼,价值最少也要折上九成。

当即。

她就犹豫了一下,对田浩说道。

“田浩,要不你在家里做饭吧!我去问七叔借点冰块……”

这个年月。

冰箱虽然已经走入千家万户了。

但在这些小村庄里面,也是难得一见,不是人人能够消费得起的。

在村里。

也只有那么少数几户人家,能够拥有这些东西!

眼见着杨丽娟就要起身出门,田浩赶紧拦住她道。

“行了行了,你在这里,我去借吧!”

说罢。

田浩也没给他机会,径直就出门了。

反正那二十多条鱼都已近悉数处理完毕,小丽娟身上的鱼都是被她拿来练手,准备做咸鱼的。

也不在乎损耗!

不过。

当田浩真正与小丽娟擦肩而过的时候。

小丽娟却是终于忍不住了。

眼睛好似正在燃烧着的火焰一样,对田浩怒火中烧道。

“哼!小白脸,你这个该死的叛徒!”

课文书里面,叛徒都是要被人五马分尸、千刀万剐的。

可想而知。

小丽娟对田浩到底有多气!

但田浩却笑了,当即看着小丽娟后面那五条,起码也有将近百斤的大鱼说道。

“哎!是你们跟我说话吗?”

“我告诉你们啊!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不然你们暴躁的小仙女,要是拿了你们开刀的话,她的心情就会变得暴躁。”

“心情暴躁,就没有心思吃她的大白兔奶糖了!”

“噢,我差点忘了!她要是没心思吃的话,我岂不是又能够省下几十块钱?”

田浩忽然自言自语着。

看着小丽娟当场就语噎了!

她虽然小,但不笨。

田浩这分明就是在和她说话呢,而且还很不要脸的威胁她!她的大白兔奶糖……

为什么要落在这种可恶的小白脸手上啊?

当即。

她心里立刻恨得牙痒痒,看着田浩虽然半句话也没有说,眼神却是说明了一切。

“呀呀呀呀呀呀呀!”

“田浩,从今天开始,我和你势不两立!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很显然。

她已经处于奔溃的边缘了。

不过对于正在忙碌着,不断给鱼儿加水,保持呼吸的杨丽芳。

她看着小丽娟这一幕,却是立刻又被其气笑了!难得的发起火来。

“小娟!你还站在那里干嘛?回来!”

尽管。

不管是杨丽芳还是田浩也好,对于折腾小丽娟这一点,他们都是默认的,彼此间心有灵犀!

不过小丽娟哪里知道这一切啊!

只是用尽了全力,拼了命一眼,不去看那个该死的小白脸可恶的志得意满的背影。

一进家门,当即就委屈地眼睛里面都是泪花。

“姐姐!小白脸她方才欺负我……”

原本小丽娟还想等着姐姐帮自己说几句好话的,不成想杨丽芳的姿态却是足够坚硬。

只是狠狠地说道。

“活该!快点去洗米做饭,我来做菜!”

小丽娟差点就真的要哭了。

姐姐怎么这个样子啊,总是偏袒小白脸……

但眼见着杨丽芳转身就去掏起了酸菜坛子的时候,小丽娟一下子又不住地流下了口水。

仿佛已经闻到了酸菜鱼的味道!

当即很是热情地应道。

“噢!我来了,姐姐你忙吧……”

这一幕。

看得杨丽芳是何等的哭笑不得,既心疼、又气愤。

最后。

又只能化作满心的叹息。

唉!

杨爸杨妈不在,她们的日子本来就过得很苦,有时候没心没肺反而更容易活下去……

另一边。

田浩也徐徐来到了七叔的家门外面。

七叔的家里面,现在也还在亮着灯,想必还在处理着鱼获呢!

为此。

田浩当即轻轻地拍门。

嘭嘭嘭!

“七叔,开下门!我田浩。”

很快。

身上穿着一具厚实渔裤的七叔,当即一身水一声汗,满身狼藉地开了门。

看着门外的田浩笑道。

“怎么了这是,读书郎还跑我家里来了?”

田浩爽朗一笑。

“七叔,您就被夸我了!我就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是这样的,我今天钓鱼回来,鱼获有点多!”

“所以想过来问您借点冰块,好歹撑过今天,不然就卖不出去了!”

“噢?”

七叔一听这话,当即明白了,立刻又说道。

“还活着?”

“那靠冰块可不行!”

“这样,你等等,我跟你过去一趟,来来来,你也帮我趟点东西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