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且和春住 > 第35章 想揭过?不可能

“本以为这信里可能有什么线索的……”明明该累了,可却半点儿睡意没有,晏晚晚翻来覆去许久之后,也没有因着药效睡过去。

言徵便是将她拉了起来,让她别为难自己,睡不着便不睡。

他们俩便拿了盏灯进来,两人盘腿坐在宽阔的拔步床上,看起了洪玄知写给缃叶的最后那一封信,还有那封放妻书。

可将信和放妻书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晏晚晚也没从当中看出半点儿她想找到的线索来,不由有些失望,泄气地一歪身子,就栽在了绵软的被褥之中。

言徵看她一眼,笑了,将她随手放下的那封放妻书拿起,扫了几眼,“也不是当真什么都没有。”

本来已经瘫软了的晏晚晚突然又来了精神,一个挺身就坐了起来,“你瞧出什么了?”

“洪玄知并未背叛宋姑娘,相反,他很珍爱自己的妻子。无论是那封信,还是这封放妻书,字里行间都无半点儿贬低妻子之处,还有你说,随信寄去的还有五十两碎银子。”

“工部员外郎,从五品,月俸不过十四石,折合成银钱也才十二三两,上京居,大不易,六部官员没有官舍可住,光是租房的租金都所费不少,还有平日的吃穿用度,他再俭省,这五十两要存下来也是不易,可他却全都给了宋姑娘。”

“他若是有别的来钱路子呢?”

“那就得查过才知道了。”反正他说的只是猜测。

“如果我猜的对,那这信和放妻书是他为了让缃叶与他撇清关系,是不是说明他一早便猜到了自己会出事?”晏晚晚沉吟片刻道。

言徵望着她的眼睛,默然点了点头,“或许。”

“那按着这个思路,他应该留下些线索才是。”这也是她反复翻看信笺和放妻书的缘由。

“若我是洪玄知,明知是祸,便不会将祸端留给珍爱之人,只盼她能平安便好,所以,信与放妻书中什么都没有才对。”言徵说这话时,目光落在晏晚晚面上,眼目幽幽,底下暗潮翻涌,似要将人吞没。

晏晚晚突然觉得唇舌间生出燥意,喉间滚了两滚,没有将心里过了一道的“你又不是洪玄知”这句话说出,而是垂下眸子,两只手指轻轻捻了捻丝滑的被面,“那锭官银夫君怎么看?”

这话题转的有些快,言徵不知是不是没有明白,一时没有做声。

晏晚晚有些急了,抬起眼往他看去,“一个人濒死之时还死死拽着的东西,必然很是要紧。”

言徵回望她,神色平和,“这个就得看他们怎么查了。”

晏晚晚想想也是,还是耐着性子等等。

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等了不过两日,京兆府便派了人来,请缃叶过堂,告知了调查的结果,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根据工部提供的线索,我们找到了证据,洪玄知失踪前确实是与那家牙行签订了契约,作为证据的契书在此,你们可以看看确认一下是不是洪玄知的笔迹。他买下了这处小院儿,给的银钱虽非官银,却是被剪碎的银角子,加上工部刚好丢失了两百两的官银,上官怀疑他监守自盗,与他对质,他羞愤而出,不管是失足,还是自己跳了河,眼下案情已是明朗……”

“工部是因这种事不光彩,他又突然失踪,官府介入也未能寻到,与他家乡联系,也未寻着人,才草草结案。哪里想到,人竟是早已不在了。”

京兆府给出的人证物证俱全,缃叶哪怕满心的不信,可直到走出京兆府衙都是脑中一片空白。

晏晚晚将浑浑噩噩的缃叶送回春织阁,给她煎了一帖平日缃叶给她抓来放着备用的安神茶喝下,看着她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哪怕是睡梦之中,眉心仍是紧紧皱着,晏晚晚一双眼儿亦是幽沉沉,恍若山雨欲来。

缃叶手里紧紧握着一条长命缕,正是那日晏晚晚从她这里借去,第二日又送还回来的。

晏晚晚早已将那条长命缕与她从灼华那儿拿来的那一条比对过,果然凑成了一个圆。

晏晚晚看到结果时,并没有多少意外,毕竟,太多的巧合就不是巧合了。

那条长命缕是洪玄知的,又恰恰好都有那么一锭延和元年的官银,若说之间没有联系,打死晏晚晚也不信。

或许,那匣子里,除开血书之外的两个线索,指向的都是洪玄知。

可洪玄知的死眼看着就要这样轻飘飘揭过,她绝不能忍。

晏晚晚深看一眼沉睡的缃叶,蓦地起身往外行去。

出了缃叶的屋,刚好瞧见坠儿,便是招手将她唤来,“你替我跑一趟坊西,告知我夫君,今夜我留在这里照看缃叶,不回去了。”

春织阁上下虽然不是事无巨细都清楚,但也知道缃叶姐出了事儿,坠儿没有二话便是应下,像只兔子般蹦走了。

晏晚晚立在原处,看着她蹦出门去,她又凝着双目在原处站了一会儿,才脚跟一旋,回她的屋去了。

坠儿出了春织阁,转到春和坊正中那写着“春和景明”几个大字的牌坊前,就听着急促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坠儿忙避让到一旁,见边上有个人愣着,好似没有反应过来,她虽然性子大大咧咧的,却最是心善,便顺手将人拉过。

那人踉跄了一下,愣愣与坠儿对上眼,是个看上去老实巴交,有些木讷的年轻人。

坠儿见他眼神有些发直,皱了皱眉,问道,“你没事儿吧?”

那人张了张嘴,唇间细若蚊呐地吐出两个字,“没事……”

坠儿却根本没有听见,义愤填膺地抬手指着那正急急勒马的人,脆声道,“你怎么回事儿?闹市纵马,若是伤及了路人,可是要吃板子的。”

马上的人一边急急勒停马儿,挠着马脖子安抚,一边回过头来,本来也是心有歉意,谁知听着坠儿那语气心里就是不爽,哼声道,“小爷的骑术好着呢,断然没有伤着人的道理。”

坠儿听着更是恼火,径自就是挽了袖子,“你险些撞着人还有理了是不是?与你好好讲道理既是不通,那好啊,那你下来,咱们这就一起见官去。”说着,就要上前将人从马上拉下来。

身后却被人拉了一把,正是方才那个年轻人,坠儿被拉得回了头,他立时松了手,垂下眼去,一张微黑的脸胀得通红,嗫嚅道,“那个,我没事儿……不必见官,会……会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