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年代之璀璨时光 > 第132章:知青院

姜清婉听到这话,哪里不明白,自己的便宜爹姜志明死地蹊跷,定是和这对狗男女有关系。

原本她还以为那是意外!

“好,不说那个死人了,我儿子怎么样,在姜家还好吧!有没有被姜家那些人欺负!”

姜清婉听完顿时瞪大了眼睛。

什么情况,感情自己的便宜爹还被戴了绿帽。

想想自己同父异母的那两个弟弟其中之一,居然是这个男人的孩子。

“还不是那样,我姑那个死老太婆一直宠着姜石头,什么都依着姜石头,小海经常被弄哭!”小钱氏吐槽道。

看来姜小海不是便宜爹的孩子。

男人狠狠地说道:“岂有此有,那死老太婆要不是你姑,我肯定揍她一顿,居然敢这么欺负我李三的儿子!不过我饶不了姜石头那个死小孩,到时候你看我怎么给我们儿子报仇!”

姜清婉面无表情地准备离开,不想在听这般恶心的动静,况且今天已经听到一个大瓜了。

还没等姜清婉走开,听到小钱氏的声音响起,还提到了自己的名字,“三哥,上次的事村长没怎么样你吧,也是姜大丫那个贱丫头运气好,逃过了一劫,否则她这时候肯定已经在李瘸子家受罪了。”

“放心,有我堂哥李宝柱在,姓姜的那个老不死的不敢把老子怎么样,就是训了一顿,要是他真敢把老子怎么样,否则我们姓李的也不是吃素的。”

说到这里,姜清婉才想清楚了小钱氏的奸夫是谁,就是之前骗她去小木屋的混混李阿三。

男子喘着粗气,接着说道:“至于你那个继女,上次是老子大意了,被村里那个知青给坑了,等我去镇上叫上我大哥和兄弟,铁定把你那个继女和坏好事的知青教训地老老实实的。”

李阿三之所以在村里谁都不敢惹,一来他堂哥李宝柱是大队会计,在白云村多少算个大官,一般人都不敢惹他,二来李阿三和隔壁几个混子和镇上的一个混混小头目交好。

“三哥,那说好了,一定要替我好好教训教训那个贱丫头,给我出口恶气。”

小钱氏的声音想捏着嗓子似的,矫揉造作地向李阿三撒娇,“你是不知道,我姑因为事情败了的原因都怪我头上了,这几天可着劲地使唤我,累得我都没时间出来找你了。今天是我姑不在家出门去了,我把活全扔给了老三家的才得空出来。”

“放心,你还不信我吗?”

随后又是一阵少儿不宜的动静。

姜清婉趁着他们动静正大,悄悄地离开了。

李阿三说要教训她和陆知青二人,想到陆知青和苏知青可能会因为上次帮助自己而惹上麻烦,于是准备去完姜家再去找下两位知青,提醒他们一下。

去姜家很快,没几分钟姜清婉就出来了,除了三叔一家没有欢迎她去,二叔和二婶阴阳怪气的,让她直接表明来意后就直接离开了。

管姜老七来不来,反正她已经来邀请过了,村里人也没啥可念叨的了。

离开前,她去了三叔三婶的屋子里,看了眼三丫,五丫和六丫,给她们拿了一些水果糖。

知青所离牛棚不是太远,这还是她第一次去知青所。

印象中,大概也就十个左右的知青在白云村插队落户。

因为白云村在枫溪公社比其他村要偏僻的多,所以下乡的知青大多去了其他的村子。

今年新来的知青有四个,其中就包括了陆知青和苏知青。

姜清婉来到知青大院,是由几间土坯房围成了一个大院子。

“你是谁,你来这里干什么?”一个面容姣好的,梳着两根麻花辫的女人站在院子里看着站在门口的姜清婉问道,语气中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意味。

“你好,我是来找人的,请问陆余珵陆知青在吗?”姜清婉没太在意眼前这个女人的语气。

女人眼睛里闪过一丝鄙夷,有一个来倒追陆余珵的农村丫头。

白慧媛并没有认出姜清婉。

因为此时的姜清婉和她之前见过那个面黄肌瘦的小村姑一样,一双桃花眼,顾盼生辉,肤色白皙简直不像是在农村日晒雨淋的姑娘,让白慧媛一个来自城里的姑娘都心生嫉妒。

“你们这些小姑娘,年纪小小,就知道来引起男人的注意,还知不知羞!”白慧媛恶毒的话语从嘴里吐出。

自从来了白云村后,她做梦都想着想要回去。

但她是代替弟弟下乡的,家里的工作已经给了弟弟,根本没有功夫再给她运作,找一个工作。

陆知青是她一眼就看上的,要是能和陆知青结为伴侣,以他的背景肯定可以带她离开这个该死的乡下。

所以陆知青是她的。

姜清婉对白慧媛突如其来的话语有些莫名其妙,自己都不认识她,干啥来的这么大的恶意。

“你回去吧,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这里的人也不是你高攀的上,尤其是陆知青。”白慧媛用尖酸刻薄的语气说道,提到陆知青分贝又提高了很多,刺得姜清婉的耳朵极其不舒服。

“请问你是陆知青的谁?有什么权利替陆知青回绝,我是有事情来找陆知青,不是你说的怀着龌龊的心思。”姜清婉语气清冷,淡淡地回道。

看来这女人应该是陆知青的烂桃花,看陆知青那剑眉星目,容艳骨清的模样,在哪里都是吸引大部分女人的目光。

“你......就算你牙尖嘴利,也别想见到陆知青,赶紧走吧!”白慧媛被姜清婉的话堵得面红耳赤。

这几个月,她和陆知青都没说过几句话,说不挫败是不可能的。

姜清婉不欲与她多说,敲了敲院门,往里面喊了一声:“有人吗?”

里面的人听到动静出来看,胡涛是知青所的老人,已经来了几年了。

胡涛见到院子里有些剑拔弩张还来不及收敛的白慧媛,以及院门口的站的小姑娘,“出什么事了?”

“胡大哥,没什么事!”白慧媛见胡涛出来,脸色一变,立马恢复了端庄优雅的模样,语气和刚刚完全不一样,“我刚刚在问这个小姑娘有什么来知青所。”

然后转头眼神示意姜清婉别乱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