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何追录 > 触景 三

原文:

雨,是纤细微小的,是空阴纯净的。我喜欢细雨,柔软,轻缓。常是默默而来往无常,扑捉不定。

坐在车里,车速时缓时快。细雨已经悄然布满了车窗。不一会,便被雨刮“唰”地扫飞了。

或是大雨,猛的砸在车窗上。街边的人们往往是回避,咒骂着不如意的天,无可奈何。过了许久,雨滴不知飞向了何方,无影无踪。唯余暴虐后的柏油路面的斑驳,但即刻又被忘记,复原。

我不禁想起了他们。对于成绩平平却口技超长的同学,我们总是以一种厌烦嫌弃的心情去面对。他们大多时候是很粗鄙,甚至可以说是下流。但无可否认的一点是,他们也能做贡献。在一些体力或是偏门的方面,我们不如。同伴说:“我的灵魂看不起他们。”否认,也认同。诚然,他们常令人讨厌,可并非一无是处。反倒是我们。

总是只在老师面前表现,隐藏自己的虚伪,不断更换着自己的衣冠。

不禁又想起了雨。

他们颇有这种味道。既能引人憎恨,亦能使人展颜。

他们颇有这种味道,默默地,反复,但纯粹,不需要淘神费力地揣度。

坐在车里,天还是下着雨,不大不小吧。路上并不是人人都打着伞。

补叙:

这是处景篇中我最惦念的一篇。我儿时常去亲戚家玩,那一带喜雨,不坐副驾驶便会晕车的我,将看雨打车窗视作一大乐趣。

向来封闭的我,很早就想要为此作一篇文章了。而这一篇触景,也就是触景的最后一篇,便在初三的寒假诞生了。

可我并未能作出理想中的那种美文,终究没能摆脱社会背景的干扰。也是,长期处于那样的状态,什么事情都会想到他们,以他们为延伸。

或许这篇文章在我还未离开初中时看起来刚刚好,时间长后便显得索然无味,立意不深了。可我现在很欣慰。

这不就是经典么?心心念念的一个事物,那个年龄一瞬的感悟与提笔,并以此灌注出年幼的想法,纵使迟暮也能回味到指点江山的那段日子。。

所谓隽永,便是我几年间心中对车窗上那些雨的观察吧?不是——是车窗上的雨,或点点密布,或刚刚溅裂,或飞翔在雨刮两侧,对我念念不忘的一个回应。

现在是傍晚,倒是庆幸,窗外正下着雨呢,虽然不在车上,但追忆的速度难以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