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逍遥记 > 第二章(1) 从师冲虚

众人听得尽皆侧目,只见门外进来两人,当先一人年纪也就二十多,俊朗逸雅,着一身蓝色绸缎,肋下挎一把宝剑,极为华贵、引人注目。他身后那人年纪稍微大一点,昂首阔步,虽一身朴素打扮,却减不了他脸上的英气,胸前抱了一杆短枪,枪尖寒光闪闪。

太史雎、魏宣几人眼前一亮,赶紧上前行礼,并对堂内弟子道:“你们都听好了,”说着用手毕恭毕敬地摊向那位华贵的年轻人道:“这位就是孟宗主的大公子,孟焕孟公子,他如今的到来可是我们逍遥堂蓬荜生辉呀。”

孔追曲也赶紧补充道:“孟公子年纪虽轻却已是武艺盖世,真可谓是人中龙凤。”

堂内许多弟子听得诚惶诚恐,不知所措,他们哪见过这样的人物,有的甚至直接跪下来磕头。辛伏清在堂中看得只是皱了皱眉头。

介绍完孟焕后,魏宣才指向年纪较长的道:“这位是龙见营中的鹰眼卫萧冲冠萧大人。”、

这时,孟焕走到辛伏清面前道:“辛师哥武艺高强,在下佩服、佩服。”说罢抱拳行一礼。

辛伏清心下一阵厌恶,勉强还一礼,道:“惭愧。在下虽不知孟公子是何方神圣,但能在魏宣口中如此之神,在下也是佩服。”

孟焕心中恼怒,但脸上还是不动声色,平静道:“辛师哥,我渊默派这些年来唯才是举,像你这般身怀绝技的人,困死在这三山也太可惜了。”

“孟公子,你这话能说服本门的叛徒,却也别想败坏我百年逍遥门。”

魏宣道:“公子,这小子实在是冥顽不化,在下知道您有爱才惜才之心,但留着他终将是个祸害。”

太史雎也进言道:“公子,这厮武艺不低,咱们还是要小心应对。”

孟焕微笑道:“我在江湖征讨之时遇到武艺高的还少了吗,今日可用逍遥阵法拿下他。”

逍遥阵法讲究的是以布阵人的逍遥自如来一步步困死阵中的人,逍遥自如的人只会把自己的武艺发挥得淋漓尽致,而被困住的人只会缚手缚脚,最后只有束手就擒。逍遥阵法本身讲究“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因而阵中有六个方位:阴、阳、风、雨、晦、明,同时也对应着逍遥剑法的六类招式。逍遥阵法也是通过六气的汇集,从而发挥出惊人的威力。

辛伏清听得大惊:“你是如何知道我逍遥门的阵法?”

孟焕笑了:“莫说逍遥阵法,你门除了盈虚剑法的其他两大剑法我都已悉数掌握。”

魏宣看着辛伏清惊异的表情,道:“我带领逍遥门既要和龙见营合为一体,自然和他们就是一家人。孟公子也愿花重金买下。我门规模庞大,但常年经济来源少,一直过得清苦,这叫人如何过活?况且人孟公子师承号称天下第一杀手的“绝风血客”东方越,又怎么会把我们这点微弱武功放在心上?”

辛伏清不知道东方越是何人,只是惨然笑道:“叛徒。”

杨克见状,劝道:“辛哥,你太执迷不悟了,死守着门规,荒废了一生啊。”

辛伏清失望地看着他,摇摇头。

“既然如此,那辛师哥,得罪了。”孟焕一摆手,看了一眼杨克,道:“大家一起上,制服他即可,别伤着他。”杨克感激地朝孟焕点了点头,便迅速站住了自己的方位。

辛伏清冷笑道:“就凭你们,还伤不到我。”他情知今日众叛亲离、已无退路,只有放手一搏,当下趁他们立足未稳,一招“云间不际”直刺孟焕所站的明位。

孟焕看得剑锋闪烁,似风声中有无数把剑朝他刺来,他无法分辨,只好死守着方位,挥剑乱舞护身。

辛伏清见他破绽大开,待要变招时,却听到耳畔边四处风起,心中暗道,来救得这么快,便只好放掉孟焕,剑圈一回,同三把长剑相撞。饶是辛伏清心法内力雄厚,也被震得手臂酸麻,当下一招虚招疾刺,反身闪过他们的第二次进攻,又回到了阵中央。刚刚辛伏清冒险疾突孟焕之时,后背已是门户大开,他本想着刺后回身应付救援仍游刃有余,但他不知道逍遥阵法变阵速度极快,五位联合的出招十分迅猛。若不是刚刚一招灵巧的侧刺虚招分散了攻击,他此刻便会血溅大堂。此刻,辛伏清才意识到这逍遥阵法实在是不容小觑。

太史雎在一边看得暗自窃喜,虽然他武艺微薄不能上阵助战,但能看到辛伏清受制,自然也是兴奋不已。他忽瞥眼看见站在下首的姬非,这小子平时和辛伏清走得很近,他心中恨恨道:“我先拿住这小子。”于是拔出佩剑,向姬非挥去。

其时,姬非正焦心于堂中的打斗,丝毫未注意旁边坐着的太史雎,但李蕙一早就注意到他的神情和拔剑了。由于有门规规定弟子一辈不得带剑进入大堂,正当太史雎的剑马上挥向姬非的千钧一发之际,李蕙情急之下拔出姬非的佩剑奋力格开了这一击。

姬非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跳了起来。李蕙则手持宝剑将姬非护在身后。

太史雎气急败坏道:“你个不入流的弟子也敢这样,看我怎么用门规冶你!给我让开!”

李蕙摇摇头,道:“太史师叔,你可能同辛师叔有一些误会,但是你和非弟却是无冤无仇吧?你可以理智清醒一点吗?”

太史雎本来多年的忍耐在此刻爆发,他此刻无法忍受一个弟子也敢对他忤逆。他当下不答话,冷哼一声,径直攻来。李蕙见状大吃一惊,也只好全力守御。

太史雎尽管武功平平,但毕竟修行已有将近二十年,很快李蕙便左支右绌,落入下风。一边的魏沧海目光从未离开过李蕙,眼见她柳腰急舒、楚楚可怜,不禁颇为心动,大声对太史雎道:“太史师叔,您手下留情、且歇一下,我来帮您拿住这小子。”说罢,从边上道卫手中抢过一把剑,众道卫知他是门主之子,也不敢轻举妄动。魏沧海拿了剑,抖擞精神、轻舒臂膀,跃起便朝姬非疾刺去。

姬非自小读书,习武哪有魏沧海一般充足?眼见剑锋来势急速,别无良策,姬非只好仰头躲过,情急之下失去重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难堪非常。

魏沧海阴阳怪气道:“姬师叔,你这招王八朝天也是有趣得很啊。”

姬非狼狈爬起,恼怒道:“你不会只会这一字长蛇吧,我还以为你武艺有多高深呢。”

“那你看这招如何!”魏沧海又是一招削来,姬非急忙闪过,身后的桌子被深深劈了一道裂痕。好在姬非平时也常修习逍遥心法,身手较为敏捷,在饭桌板凳间辗转腾挪,勉强能躲开魏沧海的杀招。而魏沧海一边想快点在太史雎面前邀功,出招急切,一边也想在李蕙面前多展示展示,出招浮夸。两人便在大堂一边你追我跑。

但在大堂中间,逍遥阵法不断变化、层层相攻,辛伏清一人虚实百出,左御右格。武艺的决斗到这个阶段已演化成了彼此内功的比拼。辛伏清虽然内力渐渐不支,但仍虎虎生威、愈战愈勇。但逍遥阵法的六人已逐渐力不从心、满头大汗。

曹芙在六人间似乎是内功最弱的一人,她出汗虽不多,却已经是气喘吁吁。

宇文雄发现妻子的不对劲,着急地低叱道:“练阵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你怎么回事?不应该啊!”

孔追曲的表情已经逐渐痛苦起来,焦急道:“这厮怎的如此厉害,几大变阵都用完了,还是没拿下他,该如何是好?”

孟焕的心中岂不是同样着急?孟焕自以为辛伏清武艺一般,其是万万抵不住这多次练习的逍遥阵法的。而如今,他见辛伏清在阵中仍精神抖擞,奋威仍在,他实在想不到辛伏清的武艺已经高深到了何等地步,萧冲冠又不识逍遥阵法无法加入,他不禁为自己的轻敌冒进感到后悔、心生怯意。

魏宣喘了口气,也着急道:“公子,怎么办,还攻吗?”

孟焕怒道:“没用的家伙,现在来问我了?”

正当阵型开始散乱时,忽听得堂外传来一男一女的声音。女声娇媚无比:“焕哥,攻城为下,攻心为上。你看我给你带什么礼物来啦。”

男声粗鲁非常,应和道:“夫人,您这招真妙,以后我都跟着你干。”

孟焕像是看到了什么希望,宝剑一回,马上带领众人再次站住方位。。

辛伏清也不急着反攻,他朝门外眺去,只见似乎有一女两男向逍遥堂走来。

他想眯眼仔细看清楚,不多时,惊恐顿时弥漫了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