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啊,刚刚都没有蹭到水。”

江净净一脸迷茫,她拍了拍自己的屁股,还真摸到了一手的湿濡,好像,还是暗色的。

她愣了愣,转而就是狂喜。

“我这是····”

“嗯,快去换裤子吧。”

江犹犹点头,笑容比三伏天的太阳还要灿烂耀眼,哎呀,总感觉自己的言灵术又增强了,她真棒!

“啊啊啊啊!”

江净净尖叫着内八字跑走了,高兴,害羞,紧张等情绪掺杂在一起,导致她除了尖叫什么都说不出来。

江淼淼疑惑的抬眸问她娘。

“大姐怎么了?她是生气了吗?”

“那我,我给她打一下吧,就只能打一下喔。”

他犹犹豫豫的贡献出了自己的屁股。

“傻瓜,那不是生气,你姐是高兴呢!”

江母也高兴的直抹眼泪,太好了,太好了!!!

江母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这两天的心情,忽上忽下,还大悲大喜,先是知道儿子差点被人给拐了,后是知道二女儿被县令那个贪官给看上了,再就是事情突然都解决了。

也不怕贪官报复了,大女儿的脸能治了,一直困扰她们心结的月经也来了!

现在要是有酒,江母都想畅饮一壶,以示开心。

江犹犹开心归开心,不过,她可没忘记自己的仇人呢。余年她爹大摇大摆的带着人来她家,眼里的恶意连掩饰都不掩饰,是觉得她回不来了吧?

呵呵,那她怎么能如他的愿呢?

江犹犹有仇从来不拖着,今天不报,明天也要报,总归不会拖太久,今天也是。

“娘,我出去一趟,正好也出门晃晃,让大家知道我回来了,省的到时候有些流言蜚语。”

“行,你去吧。”

江犹犹提着小篮子就出去了。

她刚出门迎面就碰上了王大婶儿,她拿着锄头,大约是要去锄地。

“犹犹,你,你你你,你回来了?这么快?”

她惊讶的都合不拢嘴,大家都说这回江犹犹是要完蛋了,被官老爷抓走,不是被关就是被糟蹋,哪能像现在这样慢悠悠的出来闲逛。

“是啊,之前就是有点小误会,就去了县衙一趟,马上就回来了。”

江犹犹耸耸肩,把自己干的好事一笔带过。

“哟,那你是得去村里好好的转一转,不然你这名声没法听了。”

王婶儿是个聪明人,立马就悟出了江犹犹的言下之意,连忙催促着江犹犹走,她自己也要赶着去锄地。

说来也是无奈,大家都是被生计所累,哪怕王婶儿知道江犹犹被抓走了,即便不忍心,还是无能为力,而且还要接着去干活。

只要不是爬不起来,总有很多活在等着去干,哪能停啊。

“确实。”

江犹犹特意从村头走到了村尾,偶尔还和相熟的人打招呼,还满足大家的一些好奇心,回答了一些问题,这才往余年家走。

“她这可真的是福大命大,这样还能回来,我听说啊,她明显是被官老爷给看上了。”

“可不是吗,以前都觉得她是灾星,现在想想,她福气也挺好的,她那一家子都是祸根,丑的丑傻的傻,可偏偏她好好的,这算不算福气大?

连落进县老爷的手里都能平安出来,我可听说了,那县老爷的家被烧的都不成样了,指不定就是她放的火。”

“呀,你要这么说的话,那也很有道理啊!那我们之前岂不是错怪她了?”

大家窃窃私语,对江犹犹的看法再一次转变了,从灾星到福星,只需要换个角度想想。

余年和她爹并不知道这回事,她们家正热火朝天的在盖房子呢,房子都被烧没了,不盖也没地方住了。

余年有些不满。

“爹,你就不能把房子盖大点吗!要是这样的话,我岂不是要跟余岁一个房间了!”

“那有什么办法,你也不看看这场火,烧了多少家当,哪哪都需要钱,盖了大房子,以后喝西北风去吗?”

余年他爹说起这事又有些生气,好在举报江犹犹这事,让他那道了二两银子,也算聊胜于无吧。最重要的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这个就很值。

“沈家的房子大,想住大房子,过好日子,你就加把劲,嫁到沈家去,到时候你不就是少奶奶了吗,还能帮帮你爹我。”

“你要抓紧机会,男人这个时候都是最脆弱的,你多去嘘寒问暖几次,保准那小子爱你爱的死去活来!”

余年他爹兴致勃勃的建议道,似乎已经窥见了他女儿嫁进沈家,他余家也跟着起来的盛况了。

“我去了,没找着他,不知道他去哪了。他一天天的怎么跟个野猴子一样四处乱跑,我怎么找?”

余年在江犹犹被抓走后也是兴致盎然的去找沈野望的,想趁虚而入,结果连个鬼影都没有看到,还趁个头啊。

“要早知道沈家那么有钱,就不给你缠足了。”

余年他爹瞄了一眼大女儿的小脚,有些后悔。

当初是打着主意让她嫁到县里的有钱人家去的,没想到沈家一声不吭,却那么有钱,真是失策。在村里,还是大脚丫跑来跑去的方便点。

“不行,还是得缠足,人家都乐意娶脚小的。”

余年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坚定的道。

重点是,自从缠了足,她什么活都不用干,天天过的跟个大小姐一样。像她妹妹,没缠足,一天到晚被她爹娘使唤着去干活,跟村里的野丫头一模一样,她可不想这样!

“醒醒吧,姐,就你这样的,你就是没脚人家都不愿意娶你。”

余岁一边给干活的人递水,一边不屑的道。

“哎你!”

余年恨恨的扬手,想揍她,哪有这么说自己亲姐的!

“略略略,你追的上我再说吧!”

余岁呲溜一下跑走了,她姐和爹都走火入魔了,也不知道最后有没有冤大头愿意娶她姐,可怜啊。

“爹!你看她!”

余年扭头就告状。

“行了行了,都是姐妹,她干活多,你让让她。”

余年她爹敷衍道,懒得处理这点姐妹间的小矛盾。

“哼!”

余年气的直绞帕子,她爹就是偏心!

江犹犹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这对父女面前的,她笑眯眯的,还拎着个小篮子,完全就是一个邻家小女生的清纯无害模样。

“你,你你你你你。”

余年吓的说不出话来。

她怎么在这,她怎么回来了!难不成是大白天的见鬼了?才这么会功夫,那个县老爷就把江犹犹给玩死了?

“你什么你,哟,结巴了?不过结巴挺好的,你就挺适合结巴的,不如以后就这么说话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