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穿成反派下堂妻 > 第五十章

一进堂屋,南枝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大对。

自家儿子怎么还是一脸气鼓鼓的。

大哥怎么一副做错事的模样。

二哥怎么一直冲着自己眨眼睛。

这是进沙子了?

“吃饭,吃饭。”

干笑两声,屋里的气氛好像更冷了些,南枝也笑不出来了,只招呼着吃饭。

“阿娘吃虾虾。”狗儿这次连林二成也不看了,只叉着筷子给南枝夹了一只虾仁。

“谢谢狗儿。”

“咳咳。”

南枝刚想喜滋滋的接过来,就听见林一成轻轻咳嗽了两声,转过头就看见自家这大哥脸上带着些求助的意味。

晓得自家大哥是惹了狗儿,怕他不高兴,南枝强忍着大笑一场的冲动说道:“哎呀,大哥二哥快吃饭,你们都帮着我们忙了一上午了,多吃点。”

“狗儿,舅舅他们帮阿娘做了好多事,狗儿是乖宝宝,是不是应该给舅舅他们也夹些菜?”

狗儿一向是以阿娘为重,阿娘说什么他都听,细细想着两个舅舅今天忙碌的样子自己也有了些不好意思。

“舅舅吃虾虾。”说着,夹起虾仁就下了桌,噔噔跑着夹到了林二成的碗里。

犹豫了一会儿才又夹了块土豆放进林一成的碗里:“舅舅吃土豆,土豆香香。”

林一成:……

“诶,谢谢狗儿。”林一成看着自己弟弟妹妹两个人憋笑的模样咬了咬牙,又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眼巴巴望着的小外甥只能笑着夹进了嘴里。

入口的滋味倒是和在家里吃的不大一样,不由得看向了南枝:“胖丫,你这做饭的手艺倒是好了不少!”

比起小时候不知道好吃了多少倍。

不过他学聪明了,当着狗儿的面说不得他娘。

听了他夸自家阿娘,狗儿对着林一成也没了冷脸,自己高高兴兴回了位置上吃饭。

一顿饭吃的四个人都格外满足,虽然这儿的调味料不够做出来的菜比不得馆子里的,但是和刚来那会儿的煮红薯和凉拌婆婆丁比起来,这简直就是珍馐美馔。

林一成和林二成就简单的多,这什么河蚌汤干锅虾的他们从来没吃过,吃起来滋味确实好。

吃过了饭林家两兄弟又拿着柴刀和家伙事准备往山上再去一趟,多给自家妹子砍些柴火什么的回来放着,不然就照着她们娘俩每天捡回来的那几根树枝,迟早有天天烧饭都烧不熟。

“晚些再去吧,现在日头大。”南枝看着屋外火辣辣的太阳劝到,这时候出门不中暑才怪。

“没事,现在出门今天下午我们能多跑两趟。”林二成摆摆手说道。

看着两个哥哥又出了门,南枝多少还是有些担心,哄睡了狗儿才去收拾了碗筷。

一个下午林家两兄弟跑了三个来回,把南枝家里的柴房就给堆满了小半。

一时间南枝看向自己的这两个哥哥的眼神就有些复杂了,他们是不是太有本事了些?

吃了晚饭两兄弟又跑了一趟山上,才和南枝打了招呼要走,想到今天早上的那只大甲鱼,南枝摆摆手让他们带回去,她实在害怕甲鱼,别说炖了给狗儿补身子,就是让她再看一眼都受不了,还是让哥哥他们带回去家里吃的好。

看着林一成林二成两人提着甲鱼走了,狗儿才扯了扯南枝的衣角问道。

“阿娘,舅舅他们回去了吗。”

“对呀,不过舅舅他们明天还会过来一趟。”

好像想到了什么,南枝看着狗儿问道:“狗儿不喜欢舅舅他们吗?”

犹豫了会儿,狗儿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小声说道:“舅舅他们欺负阿娘了,狗儿不高兴。”

南枝心里一暖,知道狗儿只是太在乎自己,才蹲下身子轻声哄道:“狗儿乖,舅舅他们都不是坏人,他们是阿娘的哥哥,是家人。”

“好。”

看着狗儿还是不大高兴的模样,南枝抱着狗儿亲了亲他的小脸:“狗儿在乎阿娘,阿娘很开心,阿娘也最在乎狗儿。”

“阿娘,那舅舅他们明天还来吗。”

“要来吧。”

“那,那明天,狗儿跟舅舅道歉。”小家伙搅了搅自己的手指。

“狗儿真乖。”摸了摸狗儿的脑袋,南枝才哄着他去睡觉。

刚要转身就听见门外传来了刘大娘的声音:“丫头,睡了没?”

“没呢,大娘,啥事呀?”南枝说着就要去开门,谁晓得一打开门就看见刘大娘拎着一条三斤多重的鲤鱼站在门口。

“中午你送来的那个什么虾味道可真是好,本来说晚上家里炖了鱼汤给你送些来,结果没弄成,正好下午我又去河里摸了些鱼回来,这条鱼你拿回去。”

“不用不用,大娘你自己留着给豆豆他们吃,小孩子多吃些这个也有好处的。”南枝连忙摆摆手,这要真是刘大娘炖了鱼汤给她端一碗来自己还能厚着脸皮收了,可这一条三斤多重的鲤鱼哪里能随便收的。

“让你收下就收下,跟大娘客气什么?”刘大娘作势有些不大高兴,“你要不收下,就是看不起大娘了啊。”

“那就谢谢大娘了。”南枝接过鲤鱼,感受到手里的重量心里多少有些感激。

“对了,这是你家的碗,收好了。”刘大娘见南枝收下了鱼,脸上才有了些笑模样,转身要走了才好像想起了什么,继续说道。

“明天我家那三小子跟着村里一些汉子要去镇上,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要帮你带的。”

南枝愣了愣,有些疑惑:“去镇上干嘛?”

“村口那些个呀,这天热,放不了的。”刘大娘看看周围才说道:“明天他们去镇上拉棺材,明天你就别带着狗儿出门了,要是撞上了不好。”

“不做法事什么的了吗?”南枝一时间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做啥法事哟,现在镇上都乱了套了,还不晓得明天他们去拉棺材能不能拉回来呢。”

刘大娘叹了口气,本来年景就不好,大家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偏偏又碰上个地牛翻身,听着说镇上的粮价又涨了好几倍呢。

“反正你记着,明天可别让狗儿出门,明早里正带人去挖坑,下午估计就直接给下葬了,小娃娃可不能出来。”

“诶,好。”

看见南枝点头答应了刘大娘才回了自家院子。

林家人却是都围成了一圈。

连着六岁的豆豆和四岁的毛毛都望着地上的甲鱼哇个不停。

“你这是哪来的甲鱼”这么大一只不得有个四五斤?

“我跟大哥去帮胖丫砍柴,回去的时候路过河边看见的,顺手就给抓着了。”

林一成对自己的战利品很是满意,那河里这么多人都没抓着,偏偏就他抓着了,能不得嘚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