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团。

高达五十多层的集团大厦,外形如同一枚核弹头,通体围着一层玻璃幕墙,矗立在A市最繁华的地带。

阳光下,闪着银光,仿佛随时可以一飞冲天。

一辆加长林肯稳稳地停在了集团门口,训练有素的保安立马走过来拉开车门。

里面的人却迟迟没有下来。

车里坐着三个人,一言不发满脸阴郁的江翊,规规矩矩坐着不敢说话的苏萌,还一位西装革履的“棺材脸”男人。

“棺材脸”名叫秦宿,是江喆的特别助理。

打从见到他,他脸上的表情就没有变过。

以至于,江翊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他可能是个面瘫。

“小江先生,董事长已经得知医院里发生的事情,您不要担心,董事长会妥善处理好这件事,不过,最近这段时间,还是希望您可以回家居住,以免发生不必要的意外。”

秦宿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面无表情地转诉江喆的要求。

不。他就是个面瘫。

“我不同意。”江翊的语气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定,“我要对我的病人负责,医院没有停我的职,我不可能擅离职守。”

“小江先生,这是董事长的命令。”秦宿提醒。

“那就麻烦秦特助,你转告我哥,我的事情,我自己可以处理,不用他插手。”

江翊的语速很慢,每个字都咬得格外清晰。

他知道他哥都是为了他好。

同样,他也尊重江喆,崇拜江喆,对他而言,江喆一直都是他的偶像和骄傲。

但他已经成年了。

他不想再像过去一样,遇到什么问题,都要依仗他哥帮他解决。

这件事,他有把握自己可以处理好。

秦宿不置可否。

这时,一道电话铃声响起来。

秦宿接通电话,毕恭毕敬地听着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后,说了句“好的”,然后将手机递给江翊:“小江先生,董事长让您接电话。”

江翊接过电话:“哥。”

“江翊,你听秦特助安排,现在你去我办公室等着我,我马上回国。”

电话那头传来江喆看似温和,却暗含压迫的声音。

江翊打心眼儿尊重这个大哥,沉下声来商量道:“哥,我后面还有一场重要的手术,我得回去,等我做完手术,您回来了,我们兄弟两个再好好谈谈,可以吗?”

“你说什么?”江喆的语气陡然变得异常严厉,“你还要回医院?现在医院门口堵满了媒体记者,这时候你要回去?江翊,你究竟是不是疯了!”

江翊低头沉默两秒后,再开口时,语气无比坚定:“我不可能因为这些无聊的人和事,去耽误其他患者的治疗。”

电话那头江喆许久没说话,半晌后他轻叹了一口气,道:“让秦特助带上保镖送你过去。”

“知道了。”

江翊没有拒绝。

昨晚晚上在S市,他住的酒店房间外面就有人砸门,他直接报警处理。

结果第二天早上起来,出门就看到门口被人泼了红油漆,门上贴满了“杀人凶手”的字条。

有更偏激的人,也不是没可能。

他没必要跟自己的人身安全过不去。

半个小时后,A市第一人民医院。

媒体记者全部都堵在医院东大门。

秦特助换了辆不会引人注目的奥迪,从南门开进医院,带上两名保镖护送江翊和苏萌回到科室。

得到消息的周燃,立马迎了上来:“江翊,你什么情况啊?”

“打你电话也不接,发消息也不回,吓死人了,网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去邻市开研讨会了吗?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啊?”

江翊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转头,面向秦特助,声线冰冷:“你们在这儿等着,不要打扰病人休息。”

周燃这才注意到,江翊身后跟着的三个“大冰块”。

其中一个“大冰块”,见他搭着江翊的肩膀,正目光不善地盯着他看,吓得周燃赶紧缩回了手。

三人走到江翊的办公室。

关上门,周燃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江翊,到底是怎么回事?楼下那些记者,还有网上的热搜,别自闭,说说啊,怎么回事啊?”

江翊没说话。

他背对着两人,脱下身上的外套,挂在衣架上,扯过一件医生制服穿在身上,扣上扣子。

回到位置坐下,他抬眼对上周燃急切担忧的视线,一愣。

江翊盯着周燃看了两秒,见他眉头拧得都能夹死苍蝇了,唇角逐渐晕开一抹笑意,带着几分邪气。

“这么关心我啊?”江翊拖着嗓子,明显不打算好好回答问题,“不过,哥有喜欢的人了,别爱我,没结果。”

周燃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

又过了好半天,才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一个“艹”字。

他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开老远,一脸嫌弃地看他。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阮茶茶跟你分手了,你这太特么骚了!滚滚滚滚,少占老子便宜!”

江翊像是被人戳中了痛点一样,捂着胸口,不断摇头。

“果然,爱是会消失的。”

“艹!你可当个人吧!我特么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告辞告辞!你自己慢慢玩儿吧!我特么就不该替你担心!”

被江翊这么一打岔,周燃果真不再继续追问,拱手告辞。

坐在一旁的苏萌憋笑憋的肚子疼。

等周燃出去以后,她正了正脸色,忍不住开口:“表哥,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江翊看她一眼,勾了勾唇角,没说话。

……

事情的反转出现的猝不及防。

网络上有人曝出一段十分钟的语音录音。

里面是医闹团伙和患者家属的对话。

对话用的是S市的方言,所以博主专门附上了字幕,方便大家看清。

简单来说,就是患者家属借着老人的死狠敲医院一笔,就从网上联系到了一家医闹团伙。

然后找到媒体,散播谣言,利用社会上大家的同情心扩大舆论,达到自己索要高额赔偿款的目的。

此音频一经放出,网络上的舆论开始发生偏移。

仍旧有不少人提出质疑,表示这段音频只能证明患者家属目的不端。

却没有办法证明江翊没有说过“老废物浪费医疗资源”这种话。

更无法证明在手术过程中,江翊作为主刀医生,有没有尽全力抢救患者。

这时候,S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官博上,直接放出四十五分钟的抢救视频,并配文。

【接受质疑,绝不接受污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