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道士凶猛 > 第五八章 鎏笛

“让我死吧……我求你让我死吧……”

程媛媛喘着气,喃声道。

刘天天抱着程媛媛,虚弱地说:“有大师在,什么事都能解决,别怕。”

“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我皱眉,沉声再度发问。

“你别问我好不好,求你了,别问我。”

程媛媛死死地咬着嘴巴。

她的双眼中,充满了恐惧,嘴唇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媛媛!你就告诉大师吧!”

这个时候,刘豪荣不知道什么闯了进来,他出声说。

我看见他的闯入,有些意外,但也没多说什么,而刘天天却吓地松开了手,避嫌似的与程媛媛拉开了一段距离。

刘豪荣其实看见了刘天天与程媛媛的亲密行为,但他好像很平静,镇定的有些超乎寻常。

见此,我也算又明白了些什么。

其实,可能刘豪荣早就知道了他们娘俩暗通款曲,但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对刘天天的溺爱,对程媛媛的愧疚,让这位老实的刘豪荣,并没有点破他们的私情。

想想也是,他们一家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刘豪荣只是老实,可能赚这么多钱,表明他并不是傻,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呢?

刘豪荣走到床头,扶住她的肩头,又说:“天天说得对,有大师在,不用怕的,大师手段非凡,什么事都能解决。”

可程媛媛却是摇了摇头,她绝望地说:“我不能说!我要说出来,全家都得死!”

全家都得死!

这句话落入我的耳中,令我的表情微变。

但这个时候,刘豪荣却说:“你不说就能活吗!你、天天,还有我,难道被害的还不惨吗!你们的孩子死了,我们全家迟早也要陪葬!”

轰——

他这一声,算是平地惊雷,让程媛媛与刘天天呆滞在了原地。

我也有些诧异地看着刘豪荣。

刘豪荣接着说:“天天被这人所害,你还要因为这人自杀,媛媛,这家已经碎了,你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

他的话说到这,语气已经软了下来。

而程媛媛在脸色惊变之后,终于开口了:“我说……我都说……是一位自称国后的人帮了我。”

“国后?具体名字叫什么?”

我立刻来了精神。

“我不清楚。”

程媛媛摇头。

我双眼微眯,这个名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当然,我才刚下山不久,眼界不宽,对玄学界很多人,很多事不熟,所以我没听说过,也并不意味着程媛媛在欺骗我。

看她这副模样,也不想有所隐瞒的。

“此人是男是女?住在哪?”

我又详细的问道。

“我不知道国后是男是女,住在哪我就更不清楚了。”

程媛媛看了我一眼,低着头说。

刘豪荣听不下去,对程媛媛说:“媛媛!你要跟大师说实话啊!如今,只有大师才能保护我们!”

我却摆了摆手,让刘豪荣不要出声,我继续问:“那你们是怎么联系的。”

程媛媛将手伸进裤子口袋中,拿出了一根金色的笛子。

笛子大概有食指大小。

她说:“我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她的,那天,我在酒吧喝酒,遇到几位见色起意的人,是这个人救了我,不过这个人全身都裹着黑衣,看不到脸,声音也听不出男女,救我之后给了这根金笛,说以后要是遇到什么事,在未名湖的亭子吹笛。”

我接过这根笛子,有些讶异。

这么神秘?

我仔细的看着笛子,很快在笛子上发现了一个字。

——鎏。

一个“鎏”字,令我瞬间屏住了呼吸。

鎏者,金也,鎏就是金子,这是鎏笛!

这会是鎏国的东西吗?

这个发现,令我一时失神在了原地,此人跟鎏国有关?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同时,也让我的心跳不由加速,此人跟鎏国有关,也就跟无极盒有关!

“吹笛后,这人就会出现吗?”我问。

“还要等一个小时。”程媛媛回我。

数秒后,我道:“你拿着笛子,跟我去未名湖亭子吹笛!”

“好。”

程媛媛也没啰嗦。

但她的眼中还是有些后怕。

“你们就留在家里,她的安危你们放心”我又对刘豪荣父子说。

刘豪荣父子点头。

随后,我跟程媛媛在刘家佣人的驾车下,来到了离陕省大学不远的未名湖。

这是一块人工湖,周边是一个占地面积不小的公园,此时行人游客不多,未名湖的湖中,有一个小亭子。

“去吧。”

在下车前,我就跟程媛媛一前一后的分隔开,她去亭子吹笛,我则在湖边远处的座椅上装作游客坐着。

程媛媛有些害怕的左右看了眼,但她还是鼓起勇气的吹响了手中的笛子。

笛声古怪,很是低沉,像是阴府下的亡魂曲,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一曲吹完,又过了一个多小时,程媛媛口中的国后,却并没有出现。

我凝神观察着四周,心中古怪了起来。

难道是这位国后发现了异常,甚至是发现了我,所以这次没有现身?

可我跟程媛媛进入公园时,就已经分开而走,此刻,我更是坐在距离未名湖至少百米外的座椅上。

程媛媛也感到了不对劲,她再一次的吹起了笛子。

但又过了一个小时,那人依旧没有出现。

见此,我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朝未名湖走去。

看到我,程媛媛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次国后竟然没有出现。”

“笛子给我,你去公园外面等我。”

我沉声说。

程媛媛将笛子交到了我手中,离开了公园。

而我手握这根金色的笛子,站在了未名湖中间,这个小小的亭子中。

方才,我听笛子的声音后,便发现这根鎏笛的诡异之处。

此笛是黄金制造而成的,外面用了火镀金的工艺,也就是鎏金,而在笛子的里面,却是内藏洞天!

就是因为这笛子内部的特殊,才发出刚刚那一道道阴森低沉的笛声,如阴府地狱传来的声音!

这笛子不是凡物。

“不出来么?那好,我断了这根鎏笛。”

我喃喃自语了一声,随后在亭子中,折断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