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农家有女代清允 > 第24章被抓

“我们代家一大家子刚回村里,谁也不得罪!王翠花竟然敢蹬鼻子上脸公然在我们家门口骂人!张里正你说,这事怎么解决!”

林氏这次决定不再松口,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去他的吧!再不心狠一些,别人都要登堂入室打人了!

张里正看林氏动了怒,这会儿真想大嘴巴抽王翠花。

“王翠花!快点给代家道歉!这事本就是你不对!”

“我凭什么道歉!我说的都是事实!”王翠花咻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不屑地的说道“你问问村里人,现在镇上谁不说他们家的事儿!怎么!敢做不敢承认呗!”

“我今儿非打死你!”赵氏一听立马转身抄了门口的扫帚,狠狠的朝王翠花身上打去!

王翠花一边躲一边喊,“张叔你看到了是她动手打我!”

代清允这时立马上前拉住赵氏。

赵氏回头一看是允儿,立马停了手,嘴里骂道,“你再胡说八道我揍不死你!”

林氏目光也冷飕飕的看着王翠花。

代清允这时走上前,站在林氏身旁,脆生生的开口说道,“里正爷爷,今日我和二哥去了官府,林捕头说这种恶意散播流言的人都要收监打板子呢。”

然后一脸严肃的指着王翠花,“里正爷爷,我们抓她去官府吧,今日林捕头都说了会给我们代家一个清白的。”

“而且她还故意寻衅滋事,我觉得官府大老爷会狠狠惩罚她的!”

林氏见代清允故意天真烂漫的说了一通默默拉着她的手,给她偷摸比了个大拇指。

“啥?抓我!”

王翠花被唬住了,吓得半死,官府是那么好去的吗!不死也脱层皮的地儿!一般百姓都是对官府敬而远之,而且听代清允说的一板一眼,她又是个无知妇人,所以王翠花才会害怕。

“不行不行!张叔!不能抓我!我,我……”王翠花眼泪唰的一下掉下来了,她觉得村里打架吵嘴很正常,从没想过会犯法啊!

张里正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她,“你还不快些道歉!一天到晚没事做背后乱嚼舌根子!”

村里人纷纷说着不至于见官吧,只要王翠花肯道歉就完了。

张里正脸色难看的扫了一眼叽叽喳喳的村民,心里暗骂这群眼皮子浅的玩意!代家虽然蒙冤,但是家里还有两个秀才!前途无量!代老爷子那也是经过层层考试高中的!只要代老爷子在,代家就不会落败!这些眼皮子浅的只看到眼前的!

王翠花委屈的撇着嘴,完全没了刚才的嚣张气息,又有这么多人看着她,她实在开不了口。

“这么不情不愿的啊,那就算了,娘我们报官!”孙氏双手叉腰,一改往日柔弱姿态,今日她可是被这糟货气的够呛。

王翠花见林氏要说什么,也不纠结了,立马弯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嘴贱!别报官!”

“我今天脑子进水了!才会说这胡话!婶子我错了,求您原谅我吧!”王翠花作势就要跪着。

林氏立马用力拉住她,狠狠一推,“别来下跪这一套,我现在比在淮安府城的时候好说话多了,但是不见得我们代家谁都可以欺负!你给我记住!再有下一次谁来求都没有用!”

说罢眼神冷冷的扫了一眼周围的村民。

“今日的事情就此作罢,多谢张里正了。”

说完林氏拉着代清允的手进了屋。

张里正看着大家被林氏震慑住的样子,冷哼一声,一甩手走了!

大家这才惊醒,代家确实是他们惹不起的,虽然不是官老爷了,但是家里还有两个秀才老爷!就刚才林氏散发出来的气场足以吓到一片无知村民。

王翠花跛着脚回了家,等待她的又是一场暴风雨。

代家堂屋里。

二郎说了今日去县里发现的证据。

大家心里有了底,相信官府很快会查明真相还她们几个丫头清白了!

果然第二日代家众人正在吃早饭,就听见外面乱哄哄的声音,四郎噔噔噔跑过去开门一看,连忙朝大家喊。

“有人被抓走啦!”

代清允正喝着稀粥,闻言抬头和二郎对视一眼,果然是王七!

“不对不对!他们过来了!奶!他们过来了!”四郎边说边跑进堂屋,毕竟四郎才五岁,还是有些怕人高马大带刀的官兵,

林氏不解的看向打哑谜的代清允和二郎两人,“怎么回事?”

“应该是那个胡乱传谣言的被抓了吧!”

代清允轻轻挑眉,嘴角带着笑,不错不错,林捕头办案速度值得点赞。

“什么?走走走,开门看看!”

“是村里面的?”

“我倒要看看是那个王八羔子吃饱了没事做!”

这会儿代家人都在,一听那人被抓了,气的都想出去揍他一顿。

一大家子乌泱泱的打开门,刚好林捕头压着王七过来了,后面还跟着一大堆村民还有王七哭的撕心裂肺的老娘。

林捕头对着代老爷子抱拳,“代老爷子,我们已经查明,近日县里和镇里散播流言的凶手正是石头村村民王七,我们现在将他游街示众押回县里,一路告知百姓王七所做之事!届时县令大人也会给他定罪,还代家一个清白!”

林捕头自从上次和代老爷子打交道后,调查了一番,代老爷子原是个好官!

所以现在才会对他这样毕恭毕敬。

“多谢林捕头!办案堪称神速!若不然我家几个孙女怕是要一辈子蒙冤遭罪了!”

代老爷子深深的给他鞠躬,满满的谢意!

代家众人也跟着致谢,没有什么比女儿家的清白更重要了!

林捕头连忙扶起代老爷子,“快快请起!我本就是为民做事!老爷子无需客气!”

“县令大人还等着我回去交差,告辞!”

说罢林捕头几人押着王七就要走。

突然王七的老娘猛的扑上来,跪在林捕头旁边,一个劲的磕头,“不要带走我儿子!求求你们了!”

“让开!你儿子做错了事就该受罚!”林捕头办案多年,什么难缠的人没见过,语气冰冷。

王老婆子又连忙朝代家磕头,“求求你们了帮帮我帮帮我!”

“王七知道错了!呜呜呜!别抓他!”

“乡亲们求求你们了!帮我求求官老爷!”

王老婆子磕的额头流出血,双手合十不停的搓着,在场的村民无不动容!但是他们哪里敢出声。

官府下令,王七不仅仅犯案一次,镇里县里没少偷鸡摸狗,这次还糊涂到差点害了几个姑娘!还有县里那个杂货铺家也不罢休!好端端做生意被这样侮辱!

所以,王七这次有去无回……

“娘!你别求他们!娘你快回去!”王七看着老娘凄惨模样,双眼圆瞪,充血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吓人。

“你既然知道心疼你娘,为何要做这些事!”代清允冷不丁的问道,在场的人都诧异的看向这个女娃,又好奇的看着王七,是啊,为什么?难道就因为上次他偷东西不成被打的事情?

王七胸口剧烈的起伏,他想扶起老娘,奈何他已经被上了锁。

猛地听到代清允的话,转头看过去,几个呼吸间,王七眼里闪过挣扎,遂又消失,脸上还是那副愤恨的表情。

“为何?与你何干!与你们各个何干!娘!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王七说罢不等官差拉锁,他便往前走去,于是林捕头看了一眼代清允连忙追了上去。

“王七!我的儿啊!”王老婆子趴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都怪我啊都怪我!没把你教好!你要我现在一个人怎么活啊!”

张里正心酸的叹口气,让人帮着把王老婆子扶回去。

然后又看着剩下没走的村民,郑重其事的说道,“你们看到了王七的下场!我希望你们再不要在背后乱嚼舌根子!否则今日的王七说不定就是明日的你们!”

说完,张里正和代老爷子林氏打了个招呼就回了,他今日心情十分不好,毕竟是几十年的村民,王七也算他看着长大的,唉……

代家这边各个笑逐颜开,种什么因吃什么果,王七自己活该!

然后大家都在热烈的讨论明日酒馆就开业了。

只有代清允微微皱着眉,她回想着王七刚刚和他说话时的表情,总觉得哪里不对,如果王七真的是因为上次偷东西的事情怀恨在心,可他那样的脑袋,做得出这些事儿吗?

“允儿想什么呢,你二伯娘问你话呢。”林氏温柔的拍拍她的手。

代清允回神,“啊,明日开业咱们一家子都过去,爹和娘也去,就在后院看着就行,今晚上我和玉儿姐,三个伯娘,二哥,就睡在那边,明日大伯你们再过来帮忙。”

钱氏听了点点头,现在天还热,卤货不好先做,今晚上过去卤,明早开业味道正好!

“对了玉儿姐,我们有个礼物送你!”代清允代清蓉代清依三人神秘一笑,然后去代清允房里拿了东西递给代清玉。

代清允有些惊讶,然后高兴的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副崭新的算盘!

“哈哈哈,这礼物送的好,有这新算盘,玉儿明日可就要大展拳脚了。”

代之礼哈哈笑着。

其他人也是跟着笑起来。

“明日大哥三哥来了,可不能让他俩闲着,去帮着玉儿姐收钱才是。”代清允开玩笑的说道,一月不见,不知道两个哥哥看见代家小酒馆会不会惊讶。

“就是就是,我们在家忙这忙那,明日也让大哥三哥好好累一累。”代清蓉满脸坏笑,惹得钱氏嗔怪的伸手给她一个脑瓜崩。

于是大家收拾妥当,带着满满一车东西向县里奔去。

到了县里已经是下午,大家一鼓作气先将卤货弄干净放进厨房大锅卤起来,赵氏和孙氏随便弄了点饭菜,喊着在楼上收拾的三个下来吃饭了。

其实小酒馆早已经收拾的十分干净,代清允不放心还是带着两人仔细检查,防止明日有客人看见什么不该看到的。

听到赵氏在喊她们,代清玉连忙应声,三人下楼吃饭。

“明日玉儿姐主要负责收钱,大哥三哥算数好你教他们怎么收,让他们也能帮帮忙,大伯娘带着大伯负责在楼上招呼客人,二伯娘和二伯蓉儿姐就在楼下负责招呼客人,三伯娘带着依儿姐负责把所有卤货称好装油纸,二哥带着三伯负责帮忙运酒水,我就全场巡视。”

代清允一口气说完分工,大家都点点头,楼上桌子只有十张,楼下有十五张,这样安排很合理。

“哎呦,明日就要开业,我怎么还有些紧张。”赵氏揶揄的说道,之前在府城管七八间铺子她也没紧张过啊。

“我觉着我也是。”钱氏孙氏也笑了。

晚上大家又各自检查了一遍,这才睡了。

代清允见代清玉翻来覆去睡不着,伸手握了握她的手,“别怕,明日我们大家都在。”

代清玉听完不由得鼻子一酸,点点头,没说话,这本该是她好好爱护的妹妹,自从代家出事,允儿总是这样懂事,时时刻刻注意到她的情绪,带着她走出那个死胡同,带着她找到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