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耀阳在半空没有进行任何借力,一个纵跃,便轻松跳上了足足高达30余米的龙首。

他双手抱臂,迎面吹来的风将他黑色风衣的后摆吹得猎猎作响。

紧接着,姜枫感觉到周围有一股炽热的风莫名涌现,轻柔地环绕他的腰间。

下一秒,他只觉腰间一紧,眼前微微一晃,自己便身处于张队长身侧。

“张……张队,不是说人类肉身孱弱,无法与魂兽相匹敌吗,那您是怎么?”

姜枫此时心中充满好奇,一上来就迫不及待地询问张耀阳到底是如何做到方才那一幕的。

张耀阳并未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道:

“九黎精通于培育兽类魂兽、龙宫拥有珍贵的龙窟、楚歌掌控元素之力,这些机构各有擅长之处,你觉得身为夏国第一御兽师机构的御兽师协会,最厉害的是什么?”

说话间,匍匐于地的红色巨龙撑起庞大的身躯,人立而起,面朝天空,澎湃的火元素聚集于它的后肢处,随后,用力一踏!

轰!

下方瞬间荡起一圈恐怖的气流,泥质的地面向下塌陷数米,只见巨龙几乎没有怎么动,便扶摇直上,抵达高空青冥。

巨龙张开一直延续至数十米之外的宽阔双翼,轻轻一煽。

仿佛穿越了空间一般,周围的景象变得模糊扭曲。

姜枫有些头晕地收回目光,脸上依旧残留着一丝惊骇之色,他这才想起回答张队长的话:

“人……人多?权力大?综合资源广?”

“这些都算是其中之一,但御兽师协会能在御兽方面和其他机构媲美的是——整个夏国最为先进科学的精神力冥想法。”

“即为你们学习的四象冥想法。”

“当你修炼到北斗七星之后的冥想图录,就可以从虚空之中,接引一缕星力入体,用以淬炼体魄,强化肉身。”

“当然,其他机构的冥想法也各有淬炼体魄之效,不过从效果上来说,同等级之内,四象冥想法要比其他冥想法好上20-30%,具体因人而异。”

张耀阳瞥了姜枫一眼,似是猜出他心中所想:

“你是不是以为修炼了四象冥想法,人类的体魄就能堪比魂兽,比拟紫晶族了?”

“是,也不是。”

“人类到底是人类,一名修习四象冥想法的四阶御兽师,长期淬炼体魄的情况下,肉身强度大抵只相当于D资质预备级普通兽类魂兽的身体强度。”

“五阶战士级、六阶战将级……一直到八阶,才能堪比领主级魂兽体魄。”

“而与人类精神力修为相同的紫晶族,他们却能拥有和手下魂兽一样的体魄。”

“紫晶族……竟然这么强大么……”

姜枫倒是明白一些御兽师精神力与手下魂兽等级之间的联系。

毕竟魂兽越强,移动速度也就越快,御兽师的精神力若是跟不上魂兽发育,那么他们更不可能看清高等级魂兽的战斗。

一阶御兽师,可以很好掌控指挥预备级、战士级魂兽的战斗。

二阶,战将级。

三阶,领主初期、中期。

四阶,领主后期、极限……

这种联系并不绝对,但是这么多年来,人类御兽师总结出的最和谐的等级差。

一对比,四阶的御兽师拥有预备级魂兽的体魄,倒只能说是防止突然暴毙。

反观紫晶族,简直强的可怕……

想到这里,姜枫愈发迷惑:“那……我们人类到底是如何击退紫晶族的呢?”

张耀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语气中带着自豪:

“科技与御兽相结合,等你在协会内的职位,或者说精神力等级变高之后,就自然能懂了。”

科技……

姜枫想起蛋饼进化时,赵菁菁给它注射的巨龙精血。

返回夏国的时间,出乎意料地短。

姜枫估计仅仅只在一个半小时之后。

便感觉到脚下微微一顿。

红色巨龙停止住了飞行。

周围的景色重新恢复正常。

此刻他们正身处于阴冷昏暗的深空之上。

下方的视野远处,隐隐可见一点细微的黑色小点。

应该是城市。

他的耳畔,传来了张耀阳的声音:“今天就破费一把,给你见见世面,开开眼界。”

话音方落。

姜枫只听前方惊雷炸响。

浓密的乌云从四面八方向前方汇聚,铅云滚动,旋转,逐渐形成一个巨大深邃的铅色漩涡,雷芒涌动,狂风怒吼。

云层剧烈颤抖,无穷无尽的蓝色雷光尽数炸裂。

一抹雷光自下方城市内高速电射而来,没入铅云之中。

瞬息之间,滚滚雷鸣之音不绝回荡,蓝紫色的雷光肆意炸碎,跳跃。

汇成一位头戴虎头冠尖嘴獠牙,背生双翅,左锤右钻,足有数百米高的威严神人,阻拦在他们面前,双目射出双道骇人雷光,口中雷音乍现:“前方华夏,来者止步。”

滋滋滋~

姜枫全身上下顿时浮现出一道道不断跳跃的电芒,精神陷入短暂的呆滞状态。

站在龙首的张耀阳并未答话,抬手对准神人口部,射出一点红色灵光。

双方之间好似通过某种神秘的交流,完成身份检测。

顷刻间,神人眼中雷光熄灭,身躯炸碎为漫天雷芒飘散。

乌云散尽,前方一片清朗。

姜枫也从麻痹状态中回过神。

巨龙已经带着他们降下高度,快速飞往城市边缘。

“张队……刚刚那是什么?”

姜枫觉得自己今天见过的大场面,简直比他两世加起来的还要多。

“道门雷部秘法,用以协助御兽师协会守护夏国边界,凡是有高于主宰级魂兽气息接近,都会触发,若5秒内不回复或后退的话,来者一律击杀。”

“那您说的破费是?”姜枫不解。

“要是让雷部那些人知道我是故意激发,肯定会抓着敲诈我一笔。”

“这笔钱就从你的工资里扣怎么样?”张耀阳半开玩笑道。

“啊……这……”姜枫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唉,开个玩笑,身为我的属下,没有见过世面怎么能行,见过的世面越多,就越不容易被异族的三瓜两枣所蛊惑策反。”

张耀阳轻笑一声,似是话里有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