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鸿声一本正经地对着马英骏的脸说:“马兄,你这就见外了。鹦鹉洲只是我对外人的ID,你我什么关系,直呼我真名即可。”

马英骏一愣,有点懵逼:“你告诉我你的真名吗?”

陆鸿声惊讶不已:“我告诉过你啊!难道你居然忘了?”

马英骏回头看看他身后的四位保镖。这四位大汉齐齐摇头,表示不记得对面那个家伙的名字。

“你叫?”马英骏皱着眉头问。

陆鸿声认认真真地说:“马兄我叫: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再说一次: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马英骏:“……”

身后王龙一拍额头:“没错!老板。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的确说过他的名字是这个……”

“蠢货给我闭嘴!”马英骏暴怒!

朝自己的保镖发完一通脾气后,马英骏终于冷静下来。

这里是江心岛,不能起物理冲突。否则得罪那位传奇大神,哪怕是他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马英骏“哼”的一声冷笑:“我听说江心岛的规矩是贫民与狗禁止入内,你这是怎么混进来的,还勾搭上我的未婚妻?!你就不怕我告诉守卫,赶你出去?”

陆鸿声呵呵一笑,低声说:“其实江心岛的规矩没那么严。那天我跟在你后面,走到门口时被门卫拦住。我不服,指着前面就说:你看人家马老板都能进去,贫民怎么就不行了?门卫一想也是,就放我进来了!真的!”

马英骏听了一愣,念头转了一圈才反应过来,顿时勃然大怒。

“你敢骂我是狗?!张虎!李豹!”

“在!”身后两位彪形大汉齐声应道。

马英骏冷笑说:“给我整个拍卖行找,凡是看到有鹦鹉洲这个ID拍过的东西,都给我加价!”

“是!”张虎和李豹领命,两人马上在展示厅寻找起来。

没多久,李豹就发现了陆鸿声刚才加价的那件内甲:“找到一件!有买家拍8万,他拍8.1万!”

“给我加到10万!”马英骏冷冷地说。

“是!老板!”李豹领命。

几乎是同时,陆鸿声的腕表就发来“竞投失败”的提示。

【您竞拍的芙蓉内甲有人出更高价钱。您押的8.1万明珠币解除冻结。点下方链接查看此拍卖物品的详细情况。】

“不是——你知道那是什么吗就抢?”陆鸿声说。

“我不在乎!你知道为什么吗?跟你们这种穷酸不同,我有钱!我挥霍得起——李豹!”马英骏高声叫道。

“老板,我在!”

“那个什么内甲,给我再追加十万!”马英骏冷笑着说。

“老板——这个内甲的一口价是12万!”李豹说。

“……买下!”马英骏有些恼羞成怒地说。

陆鸿声摇头走开。

这个男人是魔怔了。陆鸿声才懒得理他。

“王龙!给我跟住他。凡是他拍的东西,一律给我加价!大大地加!”马英骏在陆鸿声背后大声喊。

陆鸿声:“……”

陆鸿声心想要不是自己不认识这里的买主。自己能当一个绝世好托啊!

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就陪马老板和他的精壮大汉们逛呗。

陆鸿声转了一圈,看到有人卖宠物用“狗狗乐”魔法狗链。效果是闪闪发光,特别醒目,还搭卖传音狗哨一声,只要在500米之内,主人一声狗哨,狗链上的狗就能听见——所说还能驱避蜱虫和虱子,超级实用。

狗链单价8000一个,4只狗哨共2万。

陆鸿声果断出手,以6万的价格拍了这套狗狗乐。

王龙一看这狗狗乐全套一口价才8万,顿时乐坏了。直接划钱,一口价买下。

买完还示威地看陆鸿声一眼。

那智商感人的小眼神,差点让陆鸿声的表情管理失败。

与此同时,李豹捧着店员交付的芙蓉内甲,屁颠屁颠地来到马英骏的跟前,献媚似地将芙蓉内甲双手捧上:“芙蓉内甲我拍下来了。老板您请看!”

马英骏一看这内甲布料似乎有些不太对劲,连忙将内甲拎了起来,一比较大小,顿时傻眼:

——这,这个不但是女款,还是小孩款的内甲吧?

自己连孩子都没有,拍下这内甲,是要去小学拐卖小女孩么?

马英骏强行压下自己的怒火,淡淡地问李豹:“你拍这件内甲的时候,就没注意它的尺寸?”

李豹一脸懵逼:“啊?还要看尺寸?”

马英骏额头上青筋暴起,觉得自己开始脑淤血:“这件内甲你带回去,明天穿着它来见我!”

李豹顿时傻眼。

就在李豹想解释什么时,只见王龙喜滋滋地跑了过来:“老板!我把他要买的狗链和狗哨一口价拍下来了!”

马英骏看着王龙手中那四根亮晶晶的狗链,气得有点神情恍惚。

左右不过几十万明珠币而已。这点小钱,对马英骏来说根本不是事。

但是伤害性虽然不大,污辱性可是太强了!

一把抓过狗链,马英骏直接扔到了王龙脸上:“你们四个人,从今天开始每人一根狗链给我戴起来!我不发话,这狗链就一直戴着!睡觉也不许取下来!”

李虎、陈鸮:“……”

就在马英骏大发雷霆地训斥四位门神的时候,陆鸿声不知从哪里又兜了回来:“马老板,这狗链挺别致啊!看来你对你的部下真是没得说!”

还没等马英骏生气,陆鸿声话锋一转:“我看你竞拍鲛珠了?那可是7500万!拍卖行的MVP产品!马老板果然厉害!”

马英骏舒服地哼了一声。

本来是不想理这个穷酸的。奈何这穷酸的那番恭维恰巧挠在了他心里最痒的地方,让马英骏有些心花怒放。

要知道当鲛珠刚开拍,底价还是5000万的时候,马英骏便悍然拍出了7500万的高价!果然,这个价格在此后一两天内,无人撼动!

其实马英骏根本没打算购买鲛珠。他只是为了向整个明兰市的冒险者群体证明他的财力,证明“高华酒馆”在明兰市的统治力。

——像鲛珠这么珍贵的东西,7500万根本拍不下来。

马英骏慷慨出钱,只不过是想打个时间差,在更高更强的世家们调动现金流之前,高调地出来打个广告而已。少则两三天,多则三五天,更强大的买家肯定会出手,将他的盘接下来。

这是最好的广告。而代价,不过是一点利息而已。

“小子明白了?这叫格局!”马英骏得意地说。

“等等!我的钱好像到帐了!”陆鸿声突然打断了马英骏继续显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