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回1999当医生 > 第67章:清创包扎术

不知不觉,外科诊室的病号渐渐多了起来,吴向东一刻不停的在忙,连带着李亚楠也忙了起来。

“吴大夫,有个手外伤的,你过来看一下。”

“好。”

吴向东刚忙完一个病号,紧接着就被李亚楠叫到了清创室。

他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妇女,此时她正痛苦的捂着手指,洁白的纱布在此刻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而在她身边还有一个男的,此时正急的直跺脚,看样子想必是女人的老公。

吴向东见到这一幕心里还有点纳闷,今天急诊怎么会有这么多外科的病号,要知道在这个时候,很多人对急诊都没什么概念,再加上滨田医院的急诊刚开,因此来这里看病的患者是少之又少。

甚至一天下来,可能接诊量还不如医院门诊半小时内看病的人多。

“怎么回事?”吴向东没有废话直接切入主题。

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孩出现在她面前,让女人有点蒙,但那身白大褂让女人很快反应过来。

“我,我在家做饭的时候,一不留神用菜刀切到手了,刚开始我没什么感觉,直到后来看到菜板子上有血,这才发现切到手了。”

“起初我也没在意,就用布简单包了一下,可谁知道手指头越来越痛,血也止不住,就有点慌了。”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急的直打转的老公打断了。

“哎呀,别说这些没用的,真是急死我了。”显然男人对他媳妇表达这块很着急,于是直接抢过话语权,继续对吴向东说道:“大夫,我媳妇是一小时前切到的食指,大约有一个三厘米长的口子,用的切肉的刀,因为包着纱布还流着血,我不敢看刀口深度,你能帮忙看一下吗,还有需不需要缝针或者打破伤风。”

“这是她的病历本,你看完觉得大概需要多少钱,开什么药,我现在就去交钱把药拿回来,别耽误了治病。”

男人一口气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一时间清创室的气氛有点小尴尬,不过吴向东在听完主诉后到有点好奇的看了男人一眼。

还别说,他的表述基本把吴向东想问的问题都问完了,这时男人也见到吴向东的表情了,于是补充道:“我原本想考医学院的,奈何分不够,就上的地质勘探专业,现在是海上钻井平台的工人,同时也承担着卫生室的工作,因此懂得多一点。”

“原来如此,那咱们也算是同行了。”吴向东笑着点了点头,有时候当医生久了,只要跟患者简单沟通几句,大致的情况也就明白了。

随后吴向东走到女人身旁,说道:“既然这样,我需要检查一下你的伤势,一会可能有点疼,忍一下。”

“老公。”人都是怕疼的,女人听说要拆开伤口重新检查,她泪眼汪汪地看着自家男人,那模样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此时男人已经紧紧握住她另一只手,轻声安慰道:“媳妇儿,不要怕,我一直陪着你呢,咱们检查完伤口,如果没事的话就能回家了。”

“恩,知道啦。”随着男人不停的抚慰,女人这才微微放下心。

两人甜蜜的样子让吴向东微微一笑,忍不住说道:“你们结婚时间不长吧。”

“我们结婚快七年了。”男人笑着回答道。

这番回答倒让吴向东有些诧异,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不禁夸赞道:“那你们两口子的感情可真好。”

此言一出,女人不自觉的又往男人的怀里靠了靠,而后者也有些感慨:“我因为工作原因一直在海上,几乎成年的回不了家,家里的大事小事都是我媳妇儿一个人在忙。”

说到这男人眼眶有些湿润,特别是看到媳妇手上的伤口,心里又疼又难受:“这次我因为公司委派取资料正巧回来住上几天,媳妇知道我今天晚上能回来,从大早上就开始杀鱼炖鸡,忙里忙外就想给我接风,可谁知道我刚进家没多久就一不小心切到手了。”

讲到这,男人几度哽咽,刚开始媳妇还很抗拒来医院,毕竟一家三口好不容易团聚,不想浪费这么宝贵的时间。

可男人知道,如果刀口太深,不但容易感染,还有可能导致手指失去功能,这才强制着媳妇一块来医院急诊检查。

随着男人的话落,清创室的气氛显得有些安静,大家低着头沉默不语,耳边似乎只有女人微微的抽泣声。

最后,还是一旁的李亚楠打开了话匣子:“哎呀,苦日子总会过去的,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后更好的未来,毕竟苦尽甘来嘛。”

“是啊,一切都会好的。”吴向东趁着这个空隙,已经拆开女人的纱布,做了简单的检查。

所幸女人只是划伤了手指表皮,并没有伤及筋膜,也不会影响到今后的功能。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看到这男人才松了一口气,身为家里的顶梁柱,却不能给妻子分担,如果因为这事妻子的手再出问题,他会愧疚一辈子的。

不过吴向东接下来的话,还是让男人紧张起来。

“虽然手指功能没有受损,但考虑到她伤口的长度,必须进行清创,如果有必要的话,还得缝针。”吴向东尽量把语气放缓,生怕刺激到男人,他从刚才的交谈中也看出来了,男人的脾气虽然急一点,但对他妻子是真的关心。

“那,那需要我做什么,只要能让她少受点罪,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这样,你先去药房拿药,我根据清创的结果在考虑要不要缝针。”吴向东考虑片刻后,对男人说道。

“行,我这就去。”男人拿着单子立马朝药房跑去。

与此同时,吴向东对一旁的李亚楠说道:“你帮我从柜子里把清创缝合包拿出来,顺便把垃圾桶也拿过来。”

“好。”李亚楠听后立马朝身后的铁柜子走去,将吴向东需要的物品拿了出来放在治疗车上,而后将墙角的黄色垃圾桶推到了吴向东的身边。

这时男人也已经从药房把东西都拿了过来,吴向东见物品都准备齐全了,便撕开清创包上面的消毒指示条,而后戴上手套将里面的治疗碗拿了出来。

“接下来有点疼,稍微忍一下。”吴向东从男人手里接过过氧化氢和碘伏,拧开瓶盖将里面的液体倒在了女人受伤的手指处。

白色通明液体在接触到女人伤口的瞬间便冒起了白色的泡沫,伤口更是发出一阵沙沙沙的声音。

“啊!”女人只觉手指一阵发烫,就像是把手指放在炉子上烤一样,紧接着伤口传来针扎样的疼痛,让女人忍不住捂着嘴,豆大的泪珠从眼睛里落下。

“这是过氧化氢,也叫双氧水,用于伤口的消毒,你伤口现在泛起的白沫就是因为残留在伤口里的细菌在逐渐被杀灭,因为你用的是生肉刀,里面含的致病菌很多,万一感染,伤口就会化脓。”

没有办法,消毒这个步骤,吴向东无论如何都不能省,他快速的用双氧水和碘伏进行交替消毒,在确保刀口里不存在明显的杂质后,这才用生理盐水将周围的血渍、污渍清理干净。

“她的伤口不深,可以不用缝合。”吴向东再次确认女人的伤口,而后说道:“这样,一会我直接给她包扎好,等到明天你再去门诊挂个换药室的号,再换一次药就没问题了。”

“谢谢大夫,太感谢你了。”当男人听到他媳妇没什么大问题后,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来,绷带。”吴向东伸手,男人连忙将刚买的绷带递给了吴向东。

“咦,这种绷带怎么固定手指呀?”男人这才发现医院的绷带都是15cm长的宽绷带,这种绷带基本上是用于手腕以上的包扎止血,男人之前在钻井平台的时候,就给一个不小心摔伤的工人包扎过。

可是他媳妇伤的是手指,跟这又宽又大的绷带相比,就显得非常细小,根本包不住。

“要不,我再去药房问问有没有专门包扎手指的绷带。”男人很着急,他说完话就想转身前往医院的药房。

“不用,我有办法。”吴向东制止了他,“再说,医院只有这一种绷带,你去了也是白跑一趟。”

说话过程中吴向东直接将手里的绷带对折,然后在他翻转牵拉下,打结成一个7cm长的窄绷带,随后他又将绷带长度跟女人手指刀口对照了一下,感觉差不多以后这才进行手指的包扎。

他用绷带绕着手指转了一圈,在缠第二圈的时候又从手掌根部将绷带转了一圈,这样做的好处是为了固定,防止绷带滑脱。

吴向东的手法很老练,并且手非常稳,在包扎的过程中女人甚至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

“好了。”随着最后一圈缠好,吴向东将绷带尾端从中间撕开一个裂口,随后用力一拽只听一道撕拉声,绷带被吴向东分成了两个系带。

吴向东看了看长短,较为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从她掌心处打了个结,整个手指的包扎就结束了。

“原来绷带的包扎还可以这么用。”一旁的男人瞪大眼睛,他第一次近距离观看外科医生的包扎,在对比之前他给工人的包扎,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见男人有点傻眼,吴向东笑道:“别看只是一个小小的包扎,但针对不同的部位包扎的手法也大有不同,如果你有时间,我可以教你。”

“不过现在,你还是先带着她去一旁的治疗室准备做破伤风的皮试吧。”而后吴向东又指着男人塑料袋子里的抗生素说道:“如果皮试没事,打完破伤风把我给你开的药吃上。”

“一天两次,每次两粒,吃上一星期,基本刀口就愈合了,你也不用太担心,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医院。”

吴向东包扎结束,接过女人的病历本,将需要注意的相关事项一五一十的写清楚,即便是在这段时间男人因为工作需要出差,他也能保证女人接下来的治疗是安全有序的。

这边的治疗刚做完,屋外又传来痛苦的呻。吟声,这次是一个老太太,此时她捂着肩膀,因为疼痛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

而跟老太太一块来的,是一个彪形大汉,此时他因为没看到诊室里有人,便扯着嗓子大声喊着:“大夫,大夫在哪里,快给我出来!”

咆哮声不停在走廊里回荡,特别是看到他一脸煞气的模样,立马吓得众人纷纷低头,不敢与之对视。

而清创室的几人脸色也同时一变,此时男人也知道又有伤员赶来急诊看病,不敢在耽误吴向东的时间。

“谢谢你,吴大夫,那,那我下次回来再当面好好感谢您。”男人双手接过病历本,匆忙说道。

“行,你先跟护士过去打针吧。”

此时外面的嚎叫声还在持续,吴向东叮嘱了两句后便皱着眉走出了清创室。

随后朗朗说道:”我是外科医生,是谁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