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太子威武 > 第三十章 变局

贵州,凯里。刘文秀王帐设立于此。帐中,马进忠、冯双礼、祁三升、高承恩、狄三品等济济一堂,除了李定国带去征讨王自奇的部将,西营悍将几乎齐聚于此。大明爵位难封,甲申之前,武将能封侯已是极限,但隆武朝开始,为拉拢人心,开始滥发爵位。永历朝更是各类王爵、侯爵不要钱似的撒将出去,封了三个亲王,十数个郡王,数不清的公爵侯爵。此刻在刘文秀帐中的,几乎个个都有爵位,当然,这些老兵痞们是否真把永历的爵位当回事,那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刘文秀此刻在寝帐中,邓泽从罗大顺那边回来了,正在向他禀报哈喇巴儿思的事情。刘文秀静静听完,微笑道:“老罗竹杠敲的不错,但我猜,哈喇巴儿思大概是拿不出银子了。”

邓泽点头:“罗将军也担心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撤兵前扒光了鞑子的兵甲,说先拿点儿利息。”

刘文秀失笑,忽而又皱眉道:“罗大顺考虑不周。咱们要的是让济席哈对我军战力掉以轻心,诱使他轻兵深入。哈喇巴儿思连兵甲都保不住,如何让济席哈相信他打赢了?济席哈倘若对此生疑,多方试探之下,我的计划还如何实施?或者他干脆召回哈喇巴儿思,占着镇远不走,请洪承畴再派援军来,这场仗可就打的久了。”

邓泽一愣,心中暗骂罗大顺见钱眼开,愧道:“属下思量不周,没有及时劝阻罗将军,请王上治罪。”

刘文秀摇头:“你如何劝得住?此事虽有些漏洞,却也并非不可弥补。哈喇巴儿思那边情况如何?”

邓泽回道:“属下得报,哈喇巴儿思已率军向凯里而来。他已私下向锦衣卫输诚,一定配合王上计划,只求王上遵守诺言,放他回去鞑子那边。他说,银子他拿不出来了,但他可以将沈州献给王上。”

刘文秀点头:“沈州可取不可守,于我如鸡肋。你告诉哈喇巴儿思,没有银子,战马、耕牛、丁壮,都可以拿来抵账。殿下数次找我要人口送去四川,刚好,这事儿就着落在哈喇巴儿思身上了。当然,前提是我们能干掉济席哈。打输了,那自然一切休提,打赢了,我也不怕哈喇巴儿思赖账。”

“还是得试探一下济席哈,看看他到底起没起疑心。”刘文秀抬头看着帐顶,暗暗想着,半晌无语。

大帐中,祁三升坐不住了,直娘贼的王上还不出来,莫非被哪个老娘们绊住了?他对着陈建就开吼:“老陈,王上干嘛去了这是?连你都没带在身边,是新纳了小妾么?”

陈建黑着脸不说话,这厮刚打了胜仗,看谁都是鼻孔朝天,老子才懒得跟他计较。他扭了扭身子,心中也是奇怪,王上在干嘛呢,早早就召集了众将军议,为何迟迟不来?祁三升见陈建不理他,不满的哼了一声,旋即又对马进忠、冯双礼挤眉弄眼道:“汉阳王、庆阳王,末将职位低微,不敢擅闯王上寝帐,您二位也是王爷,不如去看看王上新纳的小妾到底美到了何等程度?”

马、冯二人也不理他,老子没听见,这小子最近膨胀了,敢和他们开玩笑,他们却不敢接话。再说了,蜀王何等人物,岂会把女人带入军中。军议不至,定然是有其他要事耽搁了。自己如果贸贸然闯进去,指不定闹出多大事端呢?

祁三升见二王装傻,撇了撇嘴,心中暗骂一声胆小鬼。他又对着陈建开始发炮:“我说陈大贱人,你可是王上的跟屁虫,去王上寝帐看看没事的。我们谁手上不是一大堆军务要处理,老这么挨着,多耽误事儿啊。回头鞑子如果突然打来了,我跟你说,到时候可全是你的错。”

陈建木然,你说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哈喇巴儿思都被你打残了,济席哈还在镇远,莫非能飞过来?他受不了祁三升的大嘴巴了,冷声道:“军帐之中,咸宁侯,还请安静一些,军议礼仪都不顾了么?”

祁三升翻了个白眼,陈大贱人就是矫情,他嘀咕道:“都是大字不识一箩筐的老粗,谁懂什么礼仪了,王上都不曾管,就你陈大贱人事儿多,扯着鸡毛当令箭……”声音不大,刚好让全帐都清晰可闻。众人尽皆失笑,陈建一脸黑线,却是拿这滚刀肉没办法,只好装作没听见。

乱糟糟一团之时,刘文秀缓步而入。众人凝然,祁三升也立刻正襟危坐,一脸严肃。陈建心累,这家伙还真是属变色龙的,变脸比翻书还快。刘文秀视若未见,沉声道:“情况有变,军议取消。马、冯、祁、高四将留下,余者各回本部,等候命令。”

众将凛然,起身拜退。陈建正准备出帐,刘文秀示意了一下,他登时了然,亲自守在了帐外。待众人离去,刘文秀方才皱眉道:“祁三升,你皮痒了么?在本王军帐也敢放肆!”

祁三升讪讪,没敢接话。刘文秀敲打了他一下,也懒得多说,这就是个二皮脸,说多了也没用。

“本王刚得到消息,济席哈大概生疑了。”刘文秀扶着额头,头疼道,“罗大顺扒光了哈喇巴儿思的兵甲,济席哈也是打老了仗的,定能瞧出些端倪。本王现在怕济席哈现在赖在镇远不动了,大家伙都想想,怎么把他勾出来?”

冯双礼好笑道:“罗大顺连哈喇巴儿思的盔甲都扒下来了?这家伙何时穷到这地步了。”

“贪小失大,让王上谋划付诸东流,济席哈若是不上钩,我定要收拾他。”马进忠恨恨道。

祁三升倒是无所谓:“鞑子也不是三头六臂,一刀下去照样完蛋,济席哈不上当,我直接去围了镇远,把这老建奴擒来献给王上。”

刘文秀心累:“少废话,叫你们来,是要你们想办法的,不是听你瞎吹大气的。本王放鞑子进贵州,是为了最后打攻城战吗?都给本王动动脑子。”

二王二侯面面相觑,半晌,马进忠道:“王上,是否已确认济席哈看出了破绽?”

刘文秀淡淡道:“哈喇巴儿思这蠢货,已经向济席哈讨要兵甲了,济席哈岂会不生疑?都是在战场混了半辈子的人了,本王问你们,你们打了胜仗,会丢光兵器甲胄,光着身子往后退么?”说到这里,刘文秀又无奈道,“三升啊,你下手也忒重了些,本王叫你多抓俘虏,你倒好,直接把哈喇巴儿思的部队给干掉了一半。你和罗大顺这蠢货,真是让本王好生头疼。”

祁三升继续讪讪,心中却不以为然。当初刘文秀与吴三桂在保宁大战,刘文秀轻敌冒进,没有等到白文选一起攻城,先胜后败,损失了王复臣这员智勇双全的大将,刘文秀也因此被孙可望夺权闲居。保宁之战,祁三升留守四川,未能参加。此刻被刘文秀呵斥,忍不住暗想王上也太过小心了些,别不是因为保宁之败失了锐气。

“王上,临阵犹豫乃是兵家大忌。”祁三升犹豫了一会儿,提醒道,“打仗哪有不出意外的,既然济席哈不肯上钩,堂堂正正碾压过去便是。我军远强于济席哈,本也不需如此谨慎。”

刘文秀耐心解释道:“打退济席哈不难,但本王要的是彻底覆灭这一旗,震慑鞑子,而不是打成缠仗烂仗。洪承畴只派济席哈来犯,试探我军的意味明显,若不能以雷霆之势将之剿灭,洪承畴必定还会增兵。旷日持久下去,我们耗得过鞑子吗?”

“我那义兄对我和晋王兄怀恨在心,想必已经把贵州防务向鞑子和盘托出。殿下也数次叮嘱,务必尽快调整贵州防务部署,不能让鞑子尽知我虚实。此战,要大胜快胜,让鞑子一时不敢西顾。否则,本王哪有时间整顿防务?”

众将默然,冯双礼试探着问道:“王上,哈喇巴儿思不是要来打凯里吗?我们把凯里给他如何?”

高承恩闻言,皱眉道:“庆阳王想的简单了些,济席哈想必知道王上就在凯里,哈喇巴儿思何德何能,能从王上手中夺下城池?这诱敌的意味太过明显了些。”

刘文秀也点头,他也想过放弃凯里,但济席哈上当的可能不大。马进忠这时说道:“咱们一直诈败,济席哈未必相信。但倘若我们先胜后败,那就由不得济席哈不信了。”

刘文秀眼前一亮,急急问道:“细细说来。”

马进忠理顺了一下思路,开口道:“王上,末将的想法是,咱们主动出兵去打镇远,把济席哈打疼,但又拿不下镇远。济席哈必然犹豫,咱们再摆出困兵坚城日久松懈的模样,给济席哈一个可以出城突袭的假象。一旦济席哈出城,那他就别想再回去了。”

刘文秀微微点头:“倒是可行,只一点,济席哈若死守着镇远,不肯出来又该如何?”他在镇远留有后手,倒是不怕济席哈真的死守,但这后手原本是等济席哈主力西进之后再动用,此时用出来易出变故。

冯双礼补充道:“王上,末将去镇远,消耗镇远几日,然后末将每日纵酒行乐,鞭笞部将。”见众人都盯着他,冯双礼没好气道,“看啥,就是黄盖的苦肉计,我也找个不怕死的去假意投降济席哈,约定时间出城偷袭,不信他济席哈不动心。”

刘文秀沉吟道:“斧凿痕迹太重,听说建奴把《三国》当兵书读,济席哈若是足够持重,上当的可能性不大。”

冯双礼一咬牙道:“若是末将营中哗变,末将身死,济席哈还能不上当?”

众人呆滞,老冯是个狠人啊,装死的法子都敢用。刘文秀沉思半晌,缓缓点头:“倒是可以一试。带上几门红夷大炮,打狠一点,让济席哈觉得镇远必然不守,他才会死中求活。”

又想了想,刘文秀无奈道:“本王原本打算在雷公山设伏,如今看来,只能在镇远城外解决鞑子了。庆阳去诱敌,鞑子出城,本王就派罗大顺偷了镇远,断了鞑子的后路。然后!”刘文秀大手伸出,狠狠握拳,“就在镇远城外,灭了这批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