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当游戏策划成为制卡师 > 第四十九章 告别

和愤愤不平的何兴业相反,陆离和林妙菡这边的气氛比较欢乐。

陆离是因为赚了钱,小林同学是因为暑假没有荒废,甚至还学了一种奇怪的制卡理论。

“每一枚星符的位置是固定的,按规律微调它们的位置就能实现星卡属性的调整。”

将嘴里的羊肉咽下,陆离接着说道:“比如一阶星卡,小火灵,完美情况下是10点能级。”

“嗯嗯,小火灵是典型的攻击型召唤物,一般来说是7点攻击,3点血量。”林妙菡对于各类常见星卡如数家珍。

一阶以上的星卡都有所谓的“可分配属性值”,也就是能级总量。

可以分配到包含攻击力、恢复力、护盾值、耐久度等等,比如小火灵的属性就可以理解为7攻3血。

“将第三枚星符的位置上调一厘米,再将第十枚星符的位置下两厘米,第十四枚星符......”陆离一边想象着“小火灵”卡面的回路,一边报出改动。

小林同学则是放下手中的羊肉串,跟随这陆离的描述,一同在脑海里想象调整参数后的回路结构。

“只要这样,这张小火灵就会有2点攻击力转化为防御力,这样它就没那么偏科了,不至于一碰就碎。”陆离说完又啃下一口羊腿肉。

这种参数调整的练习,他从小就做,一阶星卡的改造步骤近乎本能地从大脑中蹦出。

但是小林同学就不一样了,她能在脑海里想象出改造后回路结构,却弄不懂这样改造的原理。

突然,林妙菡微微蹙眉,朝马路对面看去。

“怎么了?”陆离问道。

“我好像感受到有星卡师在窥伺我,但也就是扫过一下的程度,估计他也没有什么恶意吧。”小林同学没有用感知去追究,只是拿起一根羊肉串,小口地吃起来。

“没恶意应该就没事,我还以为你们星卡师会一言不合就打牌决斗呢。”陆离鼓着腮帮子咀嚼起来。

作为前世的游戏行业大佬,熟知各种决斗游戏。

像是宝可梦训练师,只要眼神交汇了就像宝可梦决斗呢。

也不知道星卡师的战斗是怎么样的,不至于在手臂上佩戴撞上决斗盘,喊一句“我的回合,抽卡”吧?

......

......

何兴业始终用余光暗中观察着交谈甚欢的少年少女。

一想起自己背黑锅的经历,眼神中的阴翳就更甚一筹,但是以目前的实力,他根本没有资格去复仇。

这两位星卡师年轻有为,背后的势力也肯定是他惹不起的,倒是余馨,只靠着美色就傍上了高阶星卡师。

“切,真特么不公平。”老何重重地将白酒瓶摔在桌上,顺手又拧开一瓶。

他真的很憋屈。

就在刚才,他又回想了一遍两家星空馆对抗的始末,余馨陆离作为成功者自不必说,刘高旻和胡思远虽然是失败者,但也有后路。

只有他一人,赔了夫人又折兵,摆在何兴业面前的只有花光积蓄重新配置二阶、三阶星卡,去星力源泉内部放手一搏。

成功就会所嫩模,失败他就是......惨死兽口。

“真不公平,刘高旻那傻子,不就是有个好爹吗?余馨不就是长得好看吗?胡思远这货,不就是集团内部有靠山吗?”老何越想越气,“陆离这小子不就是天赋好一点吗?”

白酒不断下肚,要不是有星卡师的身体素质扛着,何兴业早就已经喝死在大排档了。

一直到最后,他还是没敢动手。

光是那少女他就没有赢的可能,更别说身为“老师”的陆离了。

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何兴业又让老板上了一打白酒。

陆离二人在吃完烧烤后,乖乖地回家。

一人研究星卡,一人做作业,和谐得很,没有发生起点不能描述的事情。

所以......略。

......

......

翌日。

“走吧。”林妙菡将最后一张收纳卡放进卡包。

她已经收拾好了所有行李,倒是次卧的家具都放在原地没有动,倒贴型打工人不差这点钱,这些东西已经完成了它们的使命。

“怎么买了这么早的票,下午走也行啊。”陆离一脸困倦地从主卧里走出来。

现在才早晨七点,鄞城和海城之间每日往来的高铁少说也有十几班,林妙菡非要挑一趟最早的。

“下午张院长找我有事,我要去学府一趟,应该是关于明年星卡大赛的事情。”小林同学乖乖地解释道。

“星卡大赛?”陆离回忆起来。

作为这个世界排名第一的娱乐项目,包含了各式的制卡、御卡比赛,他每年都有看。

只不过是坐在大屁股显示器面前,当个不太安静的观众,对着参加制卡比赛的选手指指点点。

“对,大概是让我参加学府对抗赛的选拔赛。”林妙菡说道。

“这有什么好比的,直接把冠军给星海不就好了。”陆离表面上这样说,实际上有些吃惊。

学府对抗赛的选手一般都是大四学生,而林妙菡才大二啊。

“怎么可能,每个学府还有很多选手参加选拔呢,而且像大疆学府、帝都学府的学生也不弱呀。”对于另外两大强校,小林同学如数家珍,“而且不能小看各地英雄啊,其他学校也有厉害的。”

“那我就看你表现咯,不要丢师傅的脸。”陆离笑呵呵地臭不要脸。

作为出行方便的老城区,仅仅三站地铁就到高铁站了。

这十五分钟的路程,林妙菡旨在榨干陆离的每一滴......汗水,最后再问几道作业。

“我走啦。”在走进高铁站的那一刻,腿精少女朝陆老师挥了挥手,潇洒地走进大门。

“嗯,开学再见。”陆离顶着一群人羡慕嫉妒的眼神,笑着告别。

将近一个月的朝夕相处,一下子分开还有些不习惯。

看着满分长腿淹没在人海,陆离伸了个懒腰:“去医院一趟吧,又要自己吃药用卡了,也不知道最近赵老爷子有没有空来打两份工。”

而且三阶制卡姬走了之后,制卡方面的工作又要他亲自来,这又是一笔不小的药物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