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诸天源引 > 第119章 白眼狼(求首订)

“手下败将,还敢自讨苦吃!”

陆谦挥臂出击。

右拳打在灵器大盾,冥界之火立刻渗透进去,焚烧大盾中熊飞的法力烙印,顿时之间夺了灵器大盾的控制权。

左手捏住宝器飞剑,依法施为,须弥又夺得宝器飞剑。

法宝被夺,马元达,熊飞精神受损,齐齐咳血,急运法力护住周身治伤。

“滚!”

陆谦袖子一甩,强横的法力挥洒出去。

“天杀的陆谦,还我兵器!”马元达,熊飞大吼。

一个使出万水神诀,法力化作一支支雨箭,另一个挥动双臂,打出一只只山石拳头,迎上陆谦挥洒而来的法力。

三种法力凌空交击,迸发出道道璀璨极光涟漪,扩散八方。

马元达,熊飞的法力岂能与陆谦相比,神通法术瞬间被破,陆谦那如拍岸浪潮般的法力扑过来,重重地轰在二人身上,破开他们的护身法罩,打得二人翻着跟头飞了出去。

“这两件法宝,我先替你们保管,何时学会尊敬我这个师兄,就到我万象峰来取!”

陆谦用罡气包裹起五狱王鼎,领着小白飞离恶鬼峡,此刻,众目睽睽,不能收到万花林中,得先找个安静之地将五狱王鼎炼化了。

“二位师兄,没事吧?”那几个羽化门驾驭法宝急冲过去相救。

马元达,熊飞摇了摇头,几个羽化门弟子齐齐松了口气,到海域历练全靠二人保护,若二人有个好歹,他们连返回羽化门的能力都没有。

“这该死的陆谦法力又提升不少,一瞬间就夺走咱们的法宝,炼为己有,我的大盾只是灵器,丢了无所谓,可你的飞剑是宝器,还是借流云师兄的,如何向他交待?”

熊飞擦着嘴角鲜血。

马元达知道非常棘手,因为“流云师兄”是天人境强者,丢了人家的法宝,必定要赔偿,可他也赔不起宝器,咬了咬牙:“发符诏,叫流云师兄过来收拾陆谦,流云师兄就在附近历练,咱们打出万罗师兄的名头应该没问题。”

“可若是陆谦跑了,茫茫大海,我们到那里寻找?”熊飞道。

“你以为陆谦能那么容易拿走那宝器大丹炉?还记得,刚才咱们与那四个邪道打斗时,有人暗中传音提醒,陆谦要捷足先登,我们还在傻打呢!不好!那些散修大盗来了!”

马元达目光一闪,看到天边有四个黑点快速飞来,赫然是之前与他们拼斗的四个邪道。

“羽化门弟子,受死吧!”

伴随着狂笑声,四柄飞剑,从天际飞来,如流星赶月,杀进人群之中,带着一片腥风血雨,当下几名弟子的手臂,大腿被斩断。

马元达,熊飞顿时用法力为受伤弟子止血,旋即,联手打出神通法术阻挡飞剑,而后用法力裹着弟子们飞遁。

现在没有法宝,根本无法阻挡四人,只有逃跑一条路。

“哪里走,留下几条人命!”

四名黑衣人展开追击。

“咦?陆谦,你的同门被那四个邪道攻击了,要不要救?一般情况下,无论是妖宗魔门仙派,同门受伤,都得出手相救。”

小白大眼闪闪。

“那就救吧,不然这帮家伙逃回羽化门,指不定到天刑台如何编排我、诬陷我!”

陆谦倒不是怕天刑台,只是不想浪费时间打口水仗。

当下扭身回转,利箭般冲进战圈,连出四拳,噼里啪啦,打飞四柄飞剑。

“房子般的大鼎?哈哈!真是得来不费工夫,小子,就是那个打死绝命岛主的陆谦吧?”一名黑衣人大笑。

“不错!他就是陆谦!绝命岛岛主就是被他用碧焰七修芒烧死的,他是元罡境境界!”见陆谦过来解围,羽化门众人停在一边观战,马元达听到黑衣人的话,当即高呼。

他指出陆谦的功法和境界,很明显在提醒四个黑衣人。

“白眼狼!早知不鼓动你救他们了。”小白气的胸腹起伏,很是后悔。

“没事,全当我救了几条不知感恩的狗!”陆谦淡淡道。

“哈哈,听到了吗,兄弟们?十大仙门的羽化门竟然在这个时候起内讧,这要是宣扬出去,必定让羽化门成为玄黄大世界修行界的笑柄!”

黑衣人连连冷笑。

马元达本来还在得意,但闻听此言,顿时心中一阵慌乱。

“陆谦!识相的,立刻把宝器大丹炉双手奉送,否则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四人凶神恶煞,各持飞剑法宝,将陆谦前后左右四个方向围住,高声威胁。

“你们是何人,敢说这样的大话!”陆谦质问。

一名紫面男子冷笑道:“小子,你大约还不知道我们的厉害,我们乃是名传天下的四十大盗。”

“第二十八位,风冷!”

“第三十位,天绝!”

“第三十一位,柳蓝!”

“第三十三位,飞花!”

陆谦仰头大笑:“我当是什么牛人,原来你们都是通缉犯,听说你们的人头可值不少法宝,真是便宜我了!”

说话间,五指连弹,啪啪啪啪,四道碧焰罡气飞射出去。

一道化作飞剑,一道化作指头,一道化作拳头,一道化作掌印,分别朝着四人杀了过去。

“小小元罡境也敢在我们面前卖弄神通法术,也罢,便让你见识什么是真正的神通!”四人大盗也各自打出罡气。

他们的罡气法术凝结一头虎鲸,一头鲨鱼,一头电鳗,一头剑鱼,个个杀意凌厉。

相比陆谦神通法术,这四头罡气形成的生物多了灵性,如同真实的海中怪兽,都有万马奔腾之力。

这是阴阳境的特征。

阴阳!阴阳!罡气中有了阴阳,就有了造化,通灵成真。

然而。

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陆谦的四道罡气在于他们打出的四头罡气生物碰撞之时,如同烟花般骤然散开,在四头罡气海中生物飞过去之后,又诡异的凝聚起来,飞杀过去。

陆谦的罡气虽然没有阴阳,却如臂使指,并且参考大宋世界的内功真气手段,早已活灵活现,聚变由心,也能转化各种生物。

飞剑,指头,拳头,手掌闪电般轰杀而至,四人面色微变,急忙在周身凝聚罡气护罩阻挡,岂料四道攻击再变,在打到他们身上的之际,全都化作大网,将四人网住。

“该死!”

四人当即爆发罡气,企图震开火焰大网,但这时,每一个大网的网线上,齐齐爆发火光和黑光,冒出金色的太阳真焰和漆黑的冥界之火,前者扑向他们的罡气,后者侵入大他们的大脑之中。

双双,剧烈的燃烧。

陆谦屈指连弹,一道道由火焰罡气凝结生死符打了出去,射进四人的身体之内。

啊啊啊……

灵魂被冥火焚烧,身体又被生死符摧残,罡气也被太阳真焰燃烧,三种痛苦袭上心头,四人顿时抱着脑袋惨叫,大叫饶命。

陆谦唤出阴阳宝葫,将四人收进葫芦之中,冷冷瞥了眼羽化门众人,大袖一甩,与小白飞身离去。

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天际,马元达,熊飞等一干羽化门弟子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三招擒拿四名阴阳境顶峰,这个陆师兄,好可怕啊!”一名弟子喃喃自语道。

“现在我们得罪了他,将来他一定会报复,到时我该么办!”另一名弟子脸上写满恐惧。